加留学枪手披露代考细节:家长直接代子咨询
澳华中文网 2015-04-20   关注人次[]

  中新网12月27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Victor老师,最近回多伦多吗?还有最后两门期末考试想拜托您!您机票钱我出!”电话里,一名加拿大约克大学的四年级中国男生言语恳切。

  最近,北京晚报披露了一条应海外富二代留学[微博]生需求而催生出的产业链:留学枪手。互联网、微信或是熟人介绍,都是他们的销售渠道。一些枪手还有自己的网站,针对本科、硕士及博士分为不同级别,收费也不同。例如,研究生论文250字以上保A起价是50美金,如果要得急,还会有相应的加急费。

  在北京长大的Victor是一名加拿大籍华人,目前是某跨国企业的总裁助理。此前,他的身份是一名枪手,帮在多伦多留学的中国学生写论文和考试。“做得好的时分,一年能赚4万到5万加币。”“在多伦多一些高校,一半以上的中国留学生,是不上课、不写论文也不参加考试的,全都花钱雇人完成。”

  上个月,英国《每日邮报》关注海外年轻华人炫富,并称其中大半为北美名校学生。Victor称,“在多伦多一些高校,一半以上的中国留学生是不上课、不写论文也不参加考试的,全都花钱雇人完成。”而在加拿大,像Victor这样的学业“替身”已颇具规模。

  代写论文千字150加币

  “我在餐馆端盘子时,发现可以靠给人写论文赚钱的。”Victor回忆,“我听来吃饭的学生抱怨写不出论文,就问他们要不要代写。他们当场就付钱了。”

  2011年,英国硕士毕业后,Victor本已在北京找到工作,但因拿不到工作签证只得返回多伦多,借住在朋友家。他在社交网站上建了一个账号,招揽代写论文的生意。一个月后,他通过代写论文赚的钱,已经够他自己租一个房间,搬出朋友的家了。

  “中国留学生在这边有几个圈子,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就形成了口碑。”Victor打开手机通讯录,字母E序列下连续出现几十个以“Essay”(论文)开头的联系人。他说:“合作一次,以后只要有论文都找我。”

  每次“交易”,双方在网上约好,学生先付现金,Victor再按照约定工夫把写好的论文发到学生的邮箱。伴着“客户”越来越多,Victor代写论文的价格也在两个月之内从千字50加币涨到了150加币,而客户量只增不减,他又在多伦多大学雇了两名经济学硕士帮助。“即使这样,忙起来还是应付不了。”

  一篇期末作业论文多则要求3000字,平时的小作业不满千字的也按千字计费。Victor每写千字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如果接到不同学校学生类似的科目,就直接复制一份过去。据他估算,“代写论文,换算成时薪大约是90美元。”

  一年后,Victor发现“代写论文的赚钱速度变慢。”因为在多伦多,代写论文的竞争对手很多,“比如有些女生在北美高校毕业,结婚后当全职太太,就接这种活儿赚零花钱。一些有规模的代写组织开始兴起。”从那时起,他慢慢放弃了代写论文,转而代人考试。

  经济学是代考“重灾区”

  “第一次替人考试的时分,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Victor笑着说,“第二次就不紧张了,我发现监考老师查得很松。”位于多伦多的约克大学、百年学院和圣力嘉学院,是Victor做“枪手”的主要战场。“一方面,这三个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特殊多,又有钱;另一方面,期末考试不用刷卡进考场。不像多伦多大学,考试必须刷磁条。”

  代人考试前,Victor会让学生办一张假的学生证,证件换上自己的照片。这些假学生证是在一家中国人开的打印店制作的,和真学生证一样,只是磁条刷不出。“把证在监考老师眼前一晃就成了。女生也可以,反正证上名字都是拼音,老外认不出男女。”

  金融专业毕业的Victor,与经济、数学相关的课程都可以应付。据他了解,“在这里念书的中国学生,基本都是学经济的,因为他们的父母大多在国内做生意,送他们出国也是想让他们接自己的衣钵。我在考场注意过,一个经济学的班上一半以上都是中国人。”

  这些中国留学生考试前一个月通知Victor考试的工夫地点,并把复习材料和考试重点从助教那里要来,供Victor复习。一场期末考试,他需要6到7个小时的工夫复习,收费为1000加币。期中考[微博]试或小测验,不需要特殊准备,收费500加币。每次考试,他承诺学生考到B-,如果偶然发挥不好考了C,他会帮这个学生在另一门课上拿到A-以做补偿。

  一名学生如果多次考试同时交给Victor,他还会给他“套餐价”。比如两个期中加一个期末收1750加币。但如果提前通知不及时,他还会收100到200不等的加急费。每个学期,他大约可以接到7个期中考试和15个期末考试,赚取近2万加币。

  某些高校学业“替身”扎堆

  除了校内考试外,Victor还曾代考过托福[微博]、雅思[微博]等英语考试,但成本和风险都太高,他只替与自己长相接近的男生去考试。Victor说,“在老外眼里,中国人长得都差不多。”

  对于7岁就随父亲从北京移民[微博]加拿大的Victor来说,考试本身并不难。因为风险高,所以收费定在3000加币。找他代考的,都是在入学前已来到加拿大,准备在当地请求的学生。这其中一部分,又成为他“全程护送”的对象:从请求前的英语考试、入学时的能力测验,到在学期间每门课程的论文和期末考试,全部由Victor这个“替身”来完成;而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Victor的要求选课、安排考试和在每学期开始时注册一下自己的信息。

  “这种事就是这样,你帮他考一次,他就想下一次。考了一门,就想所有门。”Victor说。Victor并不是唯一的学业“替身”。据他观察,在多伦多三所学院里,中国学生至少有一半是常年不上课的。“我来到考场,发现很多中国考[微博]生看上去都不像本科生,穿戴也不起眼,而且彼此不打招呼。这很希奇。”考完试,他随口问了几个“考生”,果然他们也都是“替身”。

  “把考试承包给我们,那些留学生真是比我们还放心。2013年冬天,我正在多伦多这边帮一个女生考试,她自己飞回北京玩去了。”Victor说:“四年留学,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很长的假期。”

  “富二代”背后的包庇纵容

  与那些学生认识后,Victor感觉“这些富二代怪可怜的。虽然开着宝马、疾驰,每个月零花钱有5000加币,但出国并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专业也由家长[微博]安排。他们不爱学、学不会,很正常。”

  Victor本也是“富二代”。上中学和大学时,父母在加拿大忙生意,安排他回北京名校就读。家长常年不在身边,送孩子出国只为一个毕业证。Victor说,本科四年,“男生每天就是打英雄联盟,女生就找各种男朋友带自己出去玩。父母只管给钱,并不在乎孩子的情况。有的家长明明白孩子在找人代考,每个月还特意多打钱过来。而代考托福,很多时分是家长直接联系我的。”

  北美留学教育专家冯思赫告诉记者:“我常接到家长的电话,问能不能找人帮孩子考托福。我明白有代考托福的组织,但不会推荐。这是严重的欺诈行为,之前有中国学生帮人代考,都入狱了。”

  代考校内的考试,一旦发现,不仅学生会被吊销学籍,还会影响学校的招生政策。“这是‘断后路’的行为。”冯思赫说,“北美学校对信誉极为看重,有的期末考试无人监考。在那种氛围下,一旦被发现作弊或代考,你所在的城市和高中毕业的学校及专业,都会进入‘黑名单’,对学弟学妹的请求会产生很大影响。”

  “还好我干的那几年没出娄子。”Victor说:“不过每天也睡不安稳。找到现在的工作后,我立马不干了。

 

>>栏目内容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