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留请求资金数千万元 留学中介变成金融机构
澳华中文网 2015-04-20   关注人次[]

  北美留学[微博]华诞报讯(@CollegeDaily) 编者按:如果位于上海的李雷留学教育咨询公司(匿去真实名字)是一家上市公司,那么当人们看到它今年财报的时分会惊奇地发现他有如此高比例的营收是来自金融投资和现金产生的利息。最高的一年,现金的投资收益会占到他的净利的三分之一。投资者们如果细心研究他们的财报会发现,李雷教育公司账面上有近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投资在地产股票及其它金融理财产品上。

  一家留学教育机构如何能如此依赖投资收益呢?他又是如何有如此庞大的一笔现金去做投资呢?

  答案就在一些留学中介行业的潜规则上。

  很多中国的主流留学机构在于客户签约时都会签署一份退款协议,明确承诺如果孩子请求失利,则会全部或者部分返还请求费用。以上海的留学市场为例,通常情况下请求费在3-5万元之间。而请求失利的退款金额在100%-40%不等。以李雷公司为例,他们的退款比例为50%,每年处理全国案例近万个,其中需要退款的案例占到20%左右。每一年光退款这一项现金流就超过5000万元。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请求失利了,这笔钱什么时分能还回来呢?

  一提起这个话题,向本报爆料的家长[微博]宋阿姨就气不打一处来。

  即便是和中介签署了协议,但退款工夫部分故意写得模凌两可,只是一句“双方商议决定”和“不超过6个月”来限定。而从什么时分开始算请求失利,成了这家机构大耍无赖的关键点。

  2013年的11月,宋阿姨交了5万8千元给一家留学机构,并且得到承诺如果请求季结束时,没有任何一家美国排名前50的学校录取宋阿姨的孩子,那么机构返还给她50%的请求费用。但直到2014年的5月,所有美国大学offer发放完毕时,宋阿姨的孩子拿到的最好的offer是一所排名70多名的学校,严格意义上讲,机构构成违约,需要赔付50%的请求费。

  但此时这家机构开始玩起拖延战术,而宋阿姨则忙着给自己孩子做赴美留学的行前准备,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上这所70多名的学校,不然就要再等一年的工夫。但直到孩子已经飞到了美国开始新了大学生活,这笔退款仍旧没有打到账上。

  宋阿姨到机构去理论,咨询顾问则跟她玩起文字游戏。关键点便在这个请求季三个字上。如何定义请求季开始和结束的工夫,根本没有一个靠谱的依据。美国大学最晚到6月还在发放2014秋季入学的offer。而协议上规定在请求季结束后6个月内返还退款,则理论上要等到2014年的12月才能拿到退款。

  这一理论解释彻底激怒了宋阿姨和其他几名同样情况的家长。在几番理论和施压下,机构最终于2014年12月10日将退款打到了家长的账户上。然而这距离宋阿姨将5万8千元现金交给这家机构已经过去一年的工夫。

  回顾事件的整个过程,宋阿姨发现自己可能应证了坊间的传言,既有些留学中介机构以超低的门槛接纳顾客并且许诺一个不太实际的结果收取高额请求费。但拿到钱之后就拿去做资金池做投资,而孩子的请求根本就不专心去做。

  以宋阿姨孩子的托福[微博]和SAT成绩,本来就符合大多数排名前50学校的要求,但咨询顾问依然承诺她可以请求到,并且很慷慨地阐明了退款政策,而当时家长根本就想不到机构的真实目的。宋阿姨把他的疑虑在当地的一个留学家长群里提出来了,结果发现很多人也碰见了同样的情况。

  同一个城市的另一位家长李先生也遇到了同样地问题,而且触及金额更大。李先生的孩子是要冲击前20名校的高材生。他找到了一家小著名气的机构。机构特别慷慨且毫无保留地向他解释了收费政策:请求费18万元起,保证前35的学校,如果出了35名,则退款一半;如果进入前20,则追加收取8万元做为机构奖金,如果请求进入常青藤则加收12万。 这种明码标价梯度收费按绩效收费的标准很符合李先生胃口。当即就拍下18万元。但请求季结束后,孩子只请求到了排名38名的一所学校。而退款部分也是苦苦地等到8月份才拿到。从支付收款到拿到退款,整整经历了一年的工夫。

  据日报记者初步计算,每年因为像宋阿姨和李先生这样的案例被截留的请求费退费金额保守估计可以高达数亿元人民币。大部分的截留资金都会被持有超过6个月以上。很多机构以不切实际的请求目标和“特别透明”的退费标准吸引家长去购买最高规格的请求服务。而机构截留下来的资金多数投资进了房地产和一切稳健的理财产品,少数也有投资到股市中,获取巨大收益。

  “钱生钱的生意总比实际的服务好做” 一名曾经任职于某知名大留学机构的员工小J告诉本报记者:“整个请求季会长达6个月以至一年之久,我们都用各种方法劝家长早点交钱。而且不论是收费还是退费都是按照最终结果说话,家长也觉得ok。

  很少有人会询问这笔钱在这期间去哪里了。 ” 小J告诉我们最高一年他们公司利用请求费截留资金池投资获利千万元,几乎相当于当年净利的30%,已经成为长期稳定运转的模式。

  小J也告诉记者,其实他们机构还算好的,并非会像有些机构那样故意圈钱。如果孩子资质不够,不会给他们建立不切实际的目标,套取更高额的请求费。而有些机构就不一样了,故意打出托福不过100分也能上前多少名名校这类招牌,明摆着就是去套钱的。一些机构以至内部成立了投资部,来处理过剩的请求截留资金。而这一切,普通学生和家长都不曾知晓。

  “只要一听到自己孩子有希望上名校,他们(家长)就什么都不顾了;只要你跟他说能保证结果,他们就会乖乖掏钱。有的家长工作上特殊精明,但一到自己孩子的事情上,就轻易冲昏头脑”。小J跟记者吐槽到。(作者:Fury)

>>栏目内容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