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华人部长引咎辞职 华社憾声四起
澳华中文网 2010-12-22 18:47:39   关注人次[]

  中评社香港11月16日电/据《新西兰联合报》报道,因违规运用国会旅行津贴而被迫辞去妇女部长和少数民族部长职务的华人议员黄徐毓芳,并没有因为辞职而得到解脱:一方面,据11月16日The Dominion Post报道,反对党工党连续借事发难,并将“挖掘”重点,转到和黄徐毓芳丈夫有关的生意联系上;另一方面,由于她是新西兰首位华人政府部长、国会议员,担任国会议员长达14年之久,和当地华人社区有广泛的联系,因此黄的辞职在新西兰的华人社区引起轩然大波,不管是街头巷尾还是电台、报端或网站上,一时成为华人社区最热的一个话题,各种看法兼而有之。 
 
  据The Dominion Post报道,有关黄徐毓芳议员丈夫Sammy Wong和新西兰国家党前总理Dame Jenny Shipley之间的生意联系,开始进入媒体视野。工党已经对一家由Sammy Wong和Dame Jenny担任股东的公司,注册在由纳税人出资的黄徐毓芳奥克兰选区办公室表示质疑。

  工党议员Pete Hodgson指,Dame Jenny的丈夫Burton Shipley,在和黄家合股的公司中担任总裁。另外黄家还有一家公司Sampan Enterprises,同样注册在相同的选区办公室地址上。

  根据新西兰议会有关规定,尽管国会议员如何花费其手中的纳税人资金,是可以由议员自行决定,但所花费的项目,必须是和社会公众有关联的。

  工党议员Pete Hodgson指,这条规定要求议员在运用公费时要遵守责任、花费过度、项目公开、账目透明——而将家庭成员的私人公司注册在公家的选区办公室,看起来并不符合上述要求。

  对此,新西兰国会议长Lockwood Smith不愿意发表评论。而和黄家生意有关的前总理Dame Jenny,自上周黄徐毓芳议员事发后,对媒体的电话和短信一律不回。

  新西兰国会服务部给予议员用来维持选区办公室运营的费用为64000一年。新西兰电视1台的“早餐”节目16日早间联线采访了正在奥克兰机场的新西兰总理约翰.基,请他就此事发表看法。对于个人公司注册在选区办公室,约翰.基说,这件事情“不是那么严重”,“很多人因为各种不同原因有一个通信地址,你选什么当作通信地址必须很当心……有时仅仅因为你要搬家,所以放一个较为固定的地址通信更方便。”

  黄徐毓芳议员自事发后,除辞职声明外,尚未发表其它的言论。国会议员旅行津贴丑闻在新西兰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而黄徐毓芳议员因辞职并接受调查,使要求废除国会议员旅行津贴制度的呼声再起。在这几天,新西兰执政党和反对党纷纷表态,对抛弃国会议员的旅行津贴均表示赞成。

  新西兰华人国会议员内阁部长黄徐毓芳引咎辞职的消息,也在当地华人社会引起强烈反响,不少人感到意想不到和震惊。在华人电台的Call-in节目中,主持人不得不要求听众中断对这个话题的讨论,因为持各种观点的听众电话火药味渐浓。

  华社知明星士,前国会议员王小选先生听闻黄部长辞职的消息深为之感叹,他说:“当初黄部长在被任命部长的时分,我由衷地为她感到快乐,曾发邮件向她祝贺。而今天却听闻她辞职的消息,我与全体华人一样都深深为她感到遗憾。我认为黄部长能够引咎辞职是比较恰当的选择。我希望通过这件事情,黄徐毓芳今后会做得更好。同时我也相信华人在今后参政的道路上会越走越成熟。” 

  奥克兰大学政治系闻名学者杨健博士说:“作为一名华裔,黄徐毓芳从最初的参选到当选国会议员,又从国会议员成为内阁部长,这是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是很不轻易的。她毕竟是咱们华人第一位参政成为国家部长的人,那时我们曾为她骄傲。今天她引咎辞职的消息的确让人痛心。我认为,做错了没什么可抱怨的。作为一名华裔国会议员国家部长,从政就必须自律,越是身居高职就越应当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应当常常辰刻考虑到华人的形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都为她感到惋惜和遗憾。”

  新西兰亚太文化交流中心主席张培军对黄徐毓芳的辞职深感惋惜,他感慨地说:“黄徐毓芳自1996年从政以来,从默默无闻直到当上部长,经历了十几年风风雨雨。她是我们华界风云人物之一,我们也曾为她骄傲过。今天当听到她出了这种事后我从内心为她感到遗憾。希望黄徐毓芳议员总结教训,振奋精神,重新做起。”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