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女子一年多甩掉23个男友
澳华中文网 2011-06-02 10:39:19   关注人次[]

  烟台30岁女子小罗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在她的心目中爱情是纯洁无暇的,不能有半点瑕疵。于是一年多来23名男友都因“太俗气、太流氓”被她甩掉,这让小罗的父母很烦恼。专家认为这是由于小罗接受的性教育让其不能准确对待性导致。

  “请‘七姐妹’帮一下我女儿吧,都30岁了,一谈恋爱就‘吹’,也不明白是怎么了,人长得也不错,我觉得是心理有问题。”家住山东省烟台郊区的刘阿姨打来电话求助,在刘阿姨的说服下,下午记者见到了她的女儿小罗。

  小罗看起来很内秀,扎高高的马尾辫, 鼻梁上架着眼镜,一看就是个读书人。从见到记者开始,

  小罗就满脸不快乐,可能是因为妈妈拖她来,所以很不乐意,一句话都不讲。刘阿姨开始讲述女儿的恋爱史。小罗是刘阿姨的独生女,某名牌大学毕业,“我和老伴教育孩子很严,不让孩子过早介入感情,所以孩子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小罗25岁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可依然没男友,着急的刘阿姨开始给她张罗起对象来。“可我女儿眼光很高并且很挑剔,谈个朋友没多久就分了,我们老两口都觉得挺不错的小伙,和她都谈不过两个月,一年多就‘吹’了23个,现在都不敢给她介绍对象了,我觉得毛病应当出在我女儿身上。”

  “什么叫毛病出在我身上,那些人都太俗气,太流氓,品位也低,很恶心的。”小罗气冲冲地打断了母亲的话,开始纠正母亲的说法。“每次和男生谈朋友,总是没见几次面,要么动手动脚,要么说什么同居,除了这些低级的东西,基本就没有什么了,多么龌龊的事1从小罗的话语里记者缓缓理出了头绪,小罗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在她的心目中爱情是纯洁无暇的,不能有半点瑕疵。

  “记得我和一个男士初次见面,他就约我去他家里坐坐,我礼貌地答应了,去了他家我才明白是他个人的家,没过一会儿他居然摸我的手,说要我搬过来和他住,才第一次见面就这样,那还了得?回家后我恶心了好几天。”小罗不屑地说。还有一次,小罗和一个男士谈得挺投机,男士突然和她讨论起“性”的问题,小罗当即甩了那个男的几个耳光,就再也没有见面。一年多的工夫里,小罗多次相亲,可每次谈到和性有关、和同居有关、和亲吻方面有关的问题时,就不欢而散。“我现在越来越讨厌没结婚就和我谈同居问题和性问题的男人,多龌龊的话题。”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