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基金的魅力
澳华中文网 2011-06-22 12:45:54   关注人次[]

  他到过泰国的橡胶园,他总在那些爆发政治、社会和经济骚乱的国家中寻找有投资潜力的公司;他每年的空中行程长达10万英里;他没有个人生活,几乎以旅馆为家;他被誉为投资界的“印第安纳·琼斯”。他是马克·默比乌斯,全球新兴市场的代名词。

  马克·默比乌斯出生在一个复合型家庭,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来自波多黎各,家里经常聚满了来自波多黎各讲西班牙语的亲戚和讲着德语的朋友,默比乌斯回忆,这种环境培养了他全球的思维模式。
  默比乌斯与新兴市场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其大学时期,默比乌斯有过一段香港的经历,1972年,他出版了一本小册子《投资在中国》,为那些想在华投资的西方人提供指导。

  1986年,默比乌斯作为基金管理人开始向新兴市场投资,当坦普尔曼基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请建立“新兴市场”基金时,以至都没有“新兴市场”这个概念,那时的新兴市场还被称为“欠发达国家”,到后来,作为世界银行的组成单位之一的国际金融公司才发明了“新兴市场”这个词。

  在喧嚣躁动布满了各种各样不确定性的“新兴市场”投资,默比乌斯有着“印第安纳·琼斯”一样的探险冲动和热情,他勇敢而乐观地面对新兴市场上来自国家政治经济诸多领域的风险,比如,1989年,菲律宾政变,默比乌斯依然坚持投资,“我们的结论是,无论政变的结局如何,这个国家还会顺着以往的道路连续下去,当时的经济发展势头比较好,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投资的风险值得一冒。”现实跟默比乌斯预计的一样,3年后,当时他们投入的资金翻了一番。

  与印第安纳·琼斯不同的是,作为一个专业投资人,默比乌斯对每一笔投资都保持着应有的谨慎和当心翼翼,比如,严格的自下而上的个股精选策略, “对新兴市场而言,想得到宏观政治经济环境的消息特别困难,得到的多半是过期的,不准确的,与其费力地寻找宏观统计数字,不如遵循自下而上的方法”,比如,对于价值投资的坚守,“价值就在于别人不买反卖的东西中”,这种逆向思维衍生出另一项投资美德——耐心,“你必须要有很强的忍耐力,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一旦他认定并买进了一只股票,它往往就会在坦普尔曼的投资列表上保持5年,这是坦普尔曼基金的平均持股期。默比乌斯告诫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如果没有比手中现有股票便宜15%以上的股票可买,那就绝不要卖出手中的股票。

  无疑,马克·默比乌斯的新兴市场淘金之旅是成功的:他在泰铢崩溃之前放缓在该国的投资步伐,在俄罗斯经济就要起飞的时分加大投资力度,又在该国市场崩溃之前撤离俄罗斯……坦普尔曼新兴市场基金在建立后的10年中,年平均收益达到23.3%,而同时期美国普通投资基金的年平均收益只有11.4%。

  正如默比乌斯所说,新兴市场的故事是正常和希望的故事,“无论明天我们在哪儿降落,那儿都会是个值得探访,值得开发的迷人的地方。”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