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泽赴私隐署投诉无功而返 公署无权要求赔偿
澳华中文网 2011-06-29 13:35:00   关注人次[]

日前,黄宗泽被周刊狗仔队拍下在家中“裸露”,并刊于封面。黄宗泽前日在无线高层乐易玲陪同下,往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投诉,指周刊侵犯其个人资料。但按上诉庭判例,任何人被传媒拍照,若不公开其个人资料,便未必受个人资料条例保障。

(左起)王浩信、陈自瑶和黄宗泽一起去私隐专员公署投诉。
(左起)王浩信、陈自瑶和黄宗泽一起去私隐专员公署投诉。

    金羊网-新快报6月29日报道 无线电视小生黄宗泽被周刊狗仔队拍下在家中“裸露”,并刊于封面。黄宗泽前日在无线高层乐易玲陪同下,往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投诉,指周刊侵犯其个人资料。但按上诉庭判例,任何人被传媒拍照,若不公开其个人资料,便未必受个人资料条例保障,黄宗泽或“去错衙门”,乐易玲亦可能为下属“出错头”。

    黄宗泽与曾遭八卦周刊偷拍在室内亲热的陈自瑶和王浩信,在无线制作资源部总监乐易玲等人陪同下,前天到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递交投诉信,录口供。公署专员表示,按口供、照片及杂志资料,初步可见周刊在当事人不知情下,从单位外远处拍照,涉不公平方法搜集个人数据,或违反个人数据私隐条例中的保障原则。

    公署无权要求赔偿

    专员解释,公署将再搜证,若证明周刊违例,会发出执行通知,不准再偷拍艺人,若不遵守,周刊等同犯刑事罪行。但他同时建议,投诉人可循民事索偿,因公署没权力要求违例媒体赔偿受害人。

    黄宗泽起初郁郁寡欢,录口供后展笑容。他说:“我希望公署表态,证明(屋内偷拍)可以投诉。”

    然而,个人资料专员公署的权力,并非全面保障个人私稳,而只限于个人数据的运用。

    无拉窗帘恐难证偷拍

    

    根据上诉庭2000年一宗案例的裁定,个人资料可透过拍照而搜集得到,但不表示所有相片肯定是个人数据,即使相片显示某人样貌,没包含该人姓名或其他个人数据,相片一般不会被视为个人数据。由于黄宗泽名字人人熟知,其裸照有否侵犯其更多个人资料,成为疑问。但上诉庭指偷照他人行为,可能要负上民事诽谤责任。

    立法会议员表示,艺人被偷拍是否侵犯个人资料,视乎个别个案,要看被偷拍者是否有合理期望不被偷拍,若居所窗户可被路人明白看到屋内举动,被拍者不应有合理期望不会被拍,反而应拉上窗帘防避。

    另外,还视乎拍摄者有否运用特别偷窥器材,“如果吊器材过去,或遮掩,令被拍者看不到被拍,这样就大有机会(投诉成立)。”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