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辟邪的宝物
澳华中文网 2011-06-29 13:39:18   关注人次[]

  第四:鸡头狗血

  鸡狗都是家养禽畜,但是在古人观念中,它们的来历非平常动物可比。纬书《春秋运斗枢》称“玉衡星散为鸡”,《春秋考异集》则谓“狗,斗精之所生也”。如此秉赋,是与人们将它们身上的某些部份作为法宝用有直接联系的。

  狗血作为辟恶破妖的法宝,《史记》中已有记载。秦始皇杀狗课四门以御凶灾便是一例。此后,杀狗涂血于门户上,一直是民间辟除不祥或抵御邪恶的基本方式之一。俗信又以为狗血鸡头是化解妖气的最简便方法,特别是雄鸡头,黑狗血更具功效。

  倘遇上“妖人”运用法术,如剪纸为马、撒豆成兵时,也可将狗血泼去,破其妖术。 民俗中鸡血与狗血共同运用以厌妖邪的现象也很普遍。 第三:小豆

  古人称豆为寂,但是据《广雅》、《博雅》等书的进一步辨析,还有大豆称寂而小豆名答的区别,凡黑豆、黄豆、青豆等,都属大豆,如赤豆、绿豆、白豆、豌豆等,就属小豆。在中国民间传统风俗里被看作有神通有灵验的豆,都是小豆。

  此外,本土佛教信仰和习俗内,也有用黄豆作“舍缘豆”派用处的。小豆的神通首先在于辟瘟避疫。

  如《杂五行书》云;“常以正月旦,亦以辟疫病甚灵验。正月七日,七月七,男吞赤小豆七颗,女吞十四枚,经无病,令疫病不相染。”显然,这种有时讲究、男女区分等条件的小豆施术,并不是药物上的观念。再如《岁广记》曰:“立秋日,以秋水吞赤小豆十粒,止赤白痢疾”,其理相同。还有接指认赤小豆就是厌鬼物的说法,《岁时杂记》云:“共工氏有不才子,冬至日死为疫鬼,畏赤豆,故是日作豆粥厌之。”此前我们已知,服赤豆限于冬至,凡正旦、元宵、七夕、立秋均有眼之辟疫的灵验,原来它正是“疫鬼”最害怕的东西。

  这个传说不但在中国很风行,而且在流传到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即使在今时今日,在那里的民俗中也广有”撒豆驱鬼“的行为,只是所驱的鬼各有不同而已。

 3/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