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投资的生活性哲学
澳华中文网 2011-07-06 09:49:34   关注人次[]

 也许是形式逻辑的缘故,诸多投资思维的重点放在涨跌的因果图腾上,要么是事前根据一些变量去预测价格的涨跌,要么是事后根据涨跌的结果去附会一些原因,细究这些因果关系和逻辑链条,背后都有一个框,一种先验的、机械的决定论的框。

  比如估值,总是有一种思维,认为估值低就表示有价值、就可能涨,投资估值低的标的就是价值投资;或者相反,估值高就表示成长性好,估值高还上涨仿佛就表示成长性看好,估值高还下跌仿佛就符合价值投资,等等。其实,估值只是结果,是参与市场的投资者博弈的结果,而不是投资与否的原因。金融市场的本质就是人类活动,其他一切指标都只是人类活动所产生的,而不是这些指标来决定人类活动的方向、路径与节奏。对于人类活动的分析,分三个层次,首先是人与人的关系,其次是人与物的关系,最后是物与物的关系。

  人类活动有一个特点,不存在规律和真理,这里的规律和真理的意思就是必然的因果。虽然说历史可重复,但那重复的模式让你在当时感觉不到是重复。

  毕竟什么在决定市场呢?未来,一个很玄很酷的东西。未来,本质上是不可知的,也是不确定的。这也是那么多大家反复强调敬畏市场的原因、反复强调必然犯错的原因、反复强调控制风险保护本金的原因。

  索罗斯曾经说他不是证券分析师,而是不安全分析师;在一线管理基金期间,他每天都要自我批判自我否定,不断根据新的信息和对信息新的理解来证伪当初的投资观点,寻找当初投资观点的缺陷。其实,他的一系列思维,看不出啥框,基本是一些本能般的生活智慧。

  考察巴菲特的历史,他一样具有不安全感,一样相信不可知论,并不像市面上风行的那些断章取义神话般的分析。比如2008年10月份,他账上有几百亿美金的现金,可他只买了不到百亿美金的股票;如果他像市场上那些分析的神话,那么有天分、先知,为什么不一步买满呢?有的分析说巴菲特擅长选股,其实,看看巴菲特历史上几次大的投资,无一不是在价格提供了极端安全边际的机遇,在那个时点,买多数股票也是大赚的啊。正是因为不安全,所以才需要去寻找更安全的。

  投资没有理论,理论只是成功后的一些说辞而已。也许,投资中需要的不是理论,也不是理念,需要的是生活性哲学!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