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因不听从法官,被法警铐在篮球架上暴晒
澳华中文网 2011-07-14 10:01:39   关注人次[]

  昨天,玉溪市澄江县人民法院发生一起怪事:一名律师因没有顺从法官的意愿,法官竟叫法警用手铐把律师铐在法院篮球架上晒太阳40分钟左右。事发后,云南省律师协会有关人员随即赶到澄江了解情况。澄江县法院副院长洪家敬对省律协工作人员说:“事件主要责任在法官,法官对律师采取强制措施没有按法律程序办,法院也觉得事件发生骄傲外。”

  事件起因

  庭后签字引发纠纷

  昨天,昆明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先生到澄江县法院代理一起土地运用权转让纠纷,澄江县法院民事一庭庭长洪猛单独负责审理此案。上午8点40分,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到齐后,法官公布开庭。被告方律师何先生当庭提出:“审问长,本案原告触及到夫妻共同财产,应当把原告的媳妇追加进入本案参加诉讼,我们15天前向法庭请求要求追加诉讼当事人,法庭的意见是什么?”审问法官说:“不用追加了,我现在口头告诉你。”

  事后,何律师转述了他与法官的对话。何律师说:“审问长,不同意追加原告媳妇为当事人,是不是遗漏了当事人,程序上存在问题。”随即,洪法官说:“你的意见可以在法庭辩论时阐述观点,现在不用说了。”上午10点40分左右,庭审结束后,法官叫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在庭审笔录上签字。“我拿过笔录,首先在笔录第一页上签了字,翻开笔录第二页,笔录上遗漏了我的辩论观点。”何律师说,辩论观点遗漏了,把“法官口头不同意追加当事人的观点补在笔录。”此时,法官说:“不准动笔录,有什么意见可以另外提交书面意见。”何律师说:“笔录是记载整个庭审过程,如果不加上,我就不签字。” “随便你签不签字,你爱签不签。”法官当即回答。随即,何律师把自己签在第一页上的名字划掉,并在第二页笔录上补充:“我要求对庭审笔录进行补正,但未获准许,被告代理人拒绝签字,并写下自己的名字。”

  法官拿过笔录一看,大声说:“你有哪样权利在上面随意写字。” 何律师回答:“这是庭审笔录,代理人有权在上面签字,代理意见不完整的,我有权利在上面写上自己的意见。”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