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之说,你听过么?
澳华中文网 2011-07-18 14:31:56   关注人次[]

  那时分我正读初中,学校已经安排早晚自习了。我跟我们那般大的孩子们一起,每天强迫着自己习惯这早出晚归的生活。

  夏天缓缓来临,人们说的七月半也悄然而致。突然有一天,我不肯吃饭,不肯吃零食,一天到晚就连水也不想喝。我是个从小就只喜欢的零食的女孩子,大人最初几天还没发现我有什么异常,只觉得象我这种爱零食的小女孩,一两顿饭不吃是常事,就没怎么上心。直到过了4.5天,妈妈突然发现我的眼白有点发黄,说话有气无力,等她细细想起来,我已经有这么多天没有进食了,可贵的是还每天去上了课。当时,爸爸的黄胆肝炎还没好全,妈妈怀疑我是染了爸爸的病出现眼白发黄的症状,赶紧请假带我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说我什么病没有。妈妈就犯急了,又没病,又不肯吃饭,连水都没喝一口,每天还坚持上学,再好的身体也会累跨啊!奶奶是个佛教的信仰者,她一口咬定说到了七月半,肯定是被什么脏东西吓到了,眼白都吓黄了。她还危言耸听,说什么我是因为被吓久了,那边在缓缓吸我的魂魄,如果还不快点把我的魂招回来就会有生命危险云云。妈妈怎么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将信将疑去找奶奶口中所谓收吓之神人。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七找八找,原来我们自己机关守大门的邓爷爷就是个会收吓的神人。邓爷爷叫妈妈回家拿我贴身穿的小背心,说他要施个小法术我才能好。妈妈拿来了我平时穿的小背心,我只观察邓爷爷把那小背心放在左手手心,右手在空中打着我们看不懂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不一小会儿法术就施完了。他奥秘地靠近我,声响低低地说:“你回家,把我施过法的小背心放在你枕头底下睡一觉。”然后转过去跟妈妈讲:“你带她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会有人喊她(指我),她可以跟别人讲话,但你肯定要记住一点就是她不可以回头去看别人,这是关键!”

  妈妈一边答应着,一边说谢谢,一边拉着我出了门,我还在想:邓爷爷这话真是多余,从传达室到家这有几分钟的路程呀,哪有那么多人跟我讲话,还需要回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