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兔
澳华中文网 2011-07-16 12:08:12   关注人次[]

  过了这一片桦树林,就是乱葬岗了。

  月朗星稀,又逢清明刚去,惨青色的月光下,蒿草野灌木此起彼伏,隐在其中的坟头上点缀着红绿黄的飘纸和遍地的白钱纸,偶然一阵冷寂的微风,吹得哗哗作响,静谧里更添几分诡异。

  这是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自行车在坑洼不平的路上抖出金属的颤音,像是心里那一丝恐惊泛出的回声。想大吼几下来平息这感觉,却又害怕割破这安静,露出背后的狰狞!越发觉得后背冷飕飕,心跳擂鼓一般振动!

  我并不敢向路两旁那些鬼气森森的坟头多看,憋着气,认真蹬车。车轮这时分也好象变得千斤重,短短一段路怎么也蹬不完。就在这时分,我听到了毛骨悚然的“吱吱”声!

  这“吱吱”声像是有人把喉管切开逼出来的凄厉笑声!我脑子“嗡”一下仿佛炸开,心如一块锈铁被指甲狠狠来回刮擦,再被猛推至喉咙口。

  什么东西?不要去看,不要去看,我心惊肉跳告诉自己。

  但眼睛不经意一瞥,就看到那只希奇的兔子!

  这兔子蹲在一个高大坟头的茅草丛中,看起来不是特别真切,在坟墓和飘纸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妖异,身子影约模糊,一双血红的眼睛和龟裂上翻的兔唇却分外明白,它们共同构成了一张兔子的笑容。

  一只兔子在笑!发出喉管断裂的笑声!

  老人家常说:在坟场里遇到任何古怪的事情,最好的应付就是你走你的路,不要看,不要理。

  我的嘴里原本叼着一支烟,这时一阵风迎面袭来,迷离的烟熏弥漫了我的视野,我头皮发麻,背心生凉,拼命蹬车!

  大约有小半分钟的工夫,我才得以睁开眼,看清前面的物事。

  而我,竟发现!我居然还在原地。

  我登时出了一身冷汗。“鬼打墙”,常听老人们说的故事,我碰上了?不管我多用力蹬车,双腿运转如飞,那自行车生了根似的,毫无动弹!

  这时兔子就伸出一只手。兔子只有爪子原本就没有手的概念,但那只兔子伸出来的就仿佛一只附在兔子身上的人手,那只手向我一指,又缩回去,做了个夹烟的姿势。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