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阪电脑专家失业后饿死家中
澳华中文网 2011-07-20 09:56:12   关注人次[]

  日本大阪,一名男子衣着整齐地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他看上去表情平静,像睡着了一般。他的皮肤呈黑灰色,他在那里已经躺了一个月。尸检的法医吃惊地发现,他的胃完全是空的,这名男子是被饿死的。公寓里的冰箱同样空空如也。锡罐里有几枚硬币,还不够一顿饭的钱。各种求职杂志和一张求职表散落在地板上,这名男子已经往里面填上了自己的工作履历。

  大阪这名失业男子饥饿致死的消息,震惊了世界第二大工业化国家日本。他的极端例子让日本人意识到,在应对此次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方面,他们的社会福利体制是多么的差劲。这起案件之所以令人震惊的原因是,死者不是孤苦无依的老人,而是拥有强烈工作意愿的年仅49岁的电脑专家。直到2007年春,他还作为一名收发员供职于银行,由于健康原因被迫离职,但当他能再次工作时,发现已经找不到工作。

  2009年2月,日本出口同比已下降50%,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对自己的职位忧心忡忡,国内消费濒临崩溃。截止3月31日刚刚结束的上一个财政年,日本有16000多家公司倒闭,比前年增加了12%。虽然3月中以来,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股价业已回升,日经指数攀升到9000点以上,但日本公司很快就要发布年度财政报告,广泛预期中的恐怖数据可能让市场再转头向下。日本仿佛正在向那场集体噩梦沉沦———1990年代初经济泡沫破裂后长达十年的经济萧条,让日本人直到2002年方从那场噩梦中逃出来。

  失业者假装如常上班

  乍一看,当前日本的危机仿佛并不显著,尤其在灯火通明的首都东京,几乎没有任何抗议,也没有人对公司主管们的无能施以道德讨伐。但诸如丰田和本田公司,已开始剔除高级主管。丰田公司创始人的孙子丰田章男将在6月掌舵,以让这家苦苦挣扎的汽车制造公司起死回生。

  日本注意日常生活礼仪,很多不再有工作的公司武士阶层,作为通勤大军,他们像往常一样耐心,早上离开公寓,挤入塞得满满的地铁,假装上班,希望对家庭和邻居遮掩失业的羞耻。日本各地的网吧里满是求职者,很多人以前是合同工。他们是危机的第一批牺牲品,成千上万地被解雇。在很多情况下,失去工作即意味着失去公司公寓楼里的房间。

  几个月前,41岁的Umeshita失去了自己焊接工的职位,如今驻扎在东京的一家网吧里寻找工作,以至睡在一间租来的小卧室里。网吧像是无家可归者的避难所,配有淋浴和泡方便面的热水。将为数不多的行李装在一件蓝色包里的Umeshita,愿意接受任何工作,但因为没有永久通讯地址,他的前景特别黯淡。

  倒闭潮促自杀率上升

  日本目前的失业率是4.4%,但很可能还要上升。索尼公司计划在全世界裁减16000个职位,而NEC和松下公司也正打算分别削减20000个和15000个职位。各个公司都试图牺牲供应商,努力降低费用。但是,很多高度专业化的小公司近年来都使消费流水线化,破产潮很可能会连续下去,破产的工厂主和被解雇的员工自杀数量想必也会上升。

  东京小企业聚集的安达充区,当地政府已发起预防方案,防止自杀的上升。安达充街区是自杀传染病的起爆点,1/3的自杀案都归因于经济困难,因为很多沮丧的人为了逃避职业和生意的失利而自杀。区卫生主管部门建立起早期预警系统,通知从税务局到失业登记局所有公共部门的公务员,寻找市民自杀倾向的预警迹象,以帮助经济低迷时期脆弱的牺牲者寻找方法对付困境。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