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股票:一个普通股民的劫
澳华中文网 2011-07-20 13:42:01   关注人次[]

  我是一个普通的股民,今年才开的户,家里没有电脑我只能去证券交易所。由于那一阵股市一路高歌,我也从中获利不少,于是毅然辞掉工作,到证交所“上班”去了。

  或许是财神爷保佑,我原先那10万血汗钱翻了10番,让我一下有了上百万,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户了。有朋友劝我买台电脑,可我却喜欢去证交所,因为那里的大厅、大户室、以至厕所都弥漫着一种气息,这气息混和着股市震荡时的紧张,上涨时的喜悦还有下跌时的痛苦。我可以一边咀嚼这种气氛一边盯着屏幕。直到有一天,我咀嚼出一种杀气,那天很多人都想杀人或自杀,因为他们都看好并大量买入了那支所谓的优质股、蓝筹股,可是它一跌再跌。很可惜,我只顾着自责没在意那种杀气!

  那天真的让我很痛苦,用全部身家押的这一注我输的太惨了,买入后的第二天我就想自杀,可我只是想想,有人却很快附注施行了!那个胖胖的略带秃顶的,在我临近位置上的那个光棍,就是外号胖子的那个,在关盘后直冲到证券大厦楼顶,跳了下来,落在我前面。当时赔傻了的我第一工夫从他的尸体上踩过,一身的血,一身的脑浆却没有察觉,直到摔倒在地。原来我踩到了胖子爆出去的眼球。我趴在地上听到胖子说“别进了!”他可能是叫我别进股市了!不过他的头已经摔扁啦,摔扁的头不会再说话了,所以警察在听了我的口述后明确告诉我那是幻觉,是我太紧张产生的幻觉。于是我打着颤颤回家了!

  当我认为快要到家的时分,才发现自己走错路了,到了我原来的家。没在股市大赚之前我一直住这儿,和老婆,儿子住在这50平米的房子里,那时的我没有100万,只有10万,这10万是儿子的教育金,是全家的风险金,是乡下老父母随时要用的救命钱,后来它变成了100万,再后来它变成了一叠垃圾。我坐在路边想了很久,认为再炒股炒下去,我的头就会像胖子那样扁了!到那时我的一家老小都要完了!所以我要退出,从危险和疯狂中退出。我需要赶紧回家,用新买给儿子的电脑把手头的股全卖了,我还能收回20万呢,而且大房子也买了没了后顾之忧,再从新找一份工作……我越想越快乐,打的回了家!

  “你还有钱打的,老不死的。”我兴致勃勃的准备告诉老婆我的撤退计划时,老婆却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她说她观察我买的那个什么狗屁蓝筹新股跌了一大节,要我赶紧把赔了的钱还给她,她闹啊,叫啊,跳啊,打啊没完没了,让我热血沸腾却不知所措,这时儿子哭着跑出来了!我一伸手就打了他两耳光,他哭的更凶了,老婆也骂的更凶了,说我赔钱拿儿子出气,还要和我拼命。其实我当时也懵了,我怎么会打儿子呢?不可能我不会打他的,那个人不是我,我疯狂了,我要打老婆,不打儿子我要打老婆,我疯子般在儿子面前一把把老婆掀翻在地!儿子不哭了愣在那里,老婆也不闹了,像胖子一样趴在地上,只敢偶抽泣几声。我却害怕了,因为我分明观察自己睡在地上,血和脑浆贱了一地,眼珠在不远处打转,扁掉的脑袋说话了“去啊,去把钱重新赚回来啊!”然后我就什么也不明白了,眼前一片乌黑。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