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德莱德和动物一起玩的快乐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09:49:53   关注人次[]

     九月二十六日晚下班后登上了飞往

悉尼

的飞机。下班后虽有些疲惫,但还是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这是我的

蜜月

之旅,也是第一次和老婆一起乘飞机,飞往一个陌生的国度。筹划准备这次旅行花了2个多月,现在终于成行了。澳洲,我来了。

  

  27日早,经过10多个小时的飞行终于看到了澳洲大陆。十点不到一些,飞机在悉尼机场降落了。我们订了下午去阿德来德的飞机。一打听,原来我们在国际候机楼,去国内候机楼还要搭乘公共汽车。上了公共汽车,司机兼售票员是位中年妇女,黝黑的皮肤,非常胖,很热情健谈,不过短短的5分钟车程,一人居然要收5澳币。

  

  离起飞的时间尚早,我们在国内候机楼里买了午饭,然后找了个靠窗的沙发,边休息,边欣赏窗外的景色。大厅里很安静,每个人都怡然自得。两个小孩,像是混血儿,趴在窗前,边吃着饼干,边看着窗外的飞机;有一些大人在玩报纸上的拼字或者数字游戏;还有一些人在读书,看报。澳洲人很喜欢阅读,很多人都会在包里放一本甚至几本书,在旅行的闲暇读一读。看着窗外碧蓝碧蓝的天空,窗外一架飞机接着一架飞机,滑行然后起飞,我也渐渐忘却了昨天的繁忙,慢慢体会澳洲悠闲的空气。

  

  下午3点多(阿德来德时间,阿德来德和悉尼有半个小时的时差),我们到达阿德来德。在机场找到问讯处(Visitor Information Center),拿了张阿德来德的

地图

,顺便问了一下去市区的线路。电梯里碰到一位黄帽子,也许看我们像游客,问我们去哪里,然后他解释了半天,我也听不明白,最后他索性一直把我们送到公共汽车站。澳洲人的英语口音很重,不容易听懂,好在他们都非常乐于助人。机场离市区不远,公共汽车也只开了20分钟不到。

  

  阿德来德是

南澳

(South Australia)的首府,虽说是

澳大利亚

的第四大城市,但是人口只有100万。整个城市看不到高楼大厦,都是一些2层或3层楼的欧式建筑。阿德来德被称为教会城,这里随处可以看到一些教堂。这些教堂看上去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这是一座安静平和的城市。到了晚上7点多,几乎所有的商店,饭店都关门了。街道上的行人非常少,路灯也很昏暗,马路上时不时传来摩托车轰鸣的马达声,这让我们两个习惯了喧嚣的都市人,有些不适应和害怕了。

  

  我们乘坐的是“

袋鼠

精神号“(Spirit of Kangaroo Island)渡船。这是一艘货客两用船,有两层甲板,上层载客,下层载车。海水非常蓝,船开的并不快,也许是为了观光的缘故,据说如果运气好的话能看见海豚和章鱼。甲板上的风很大,但是比我们想象的要暖和,也许这就是澳洲天气的特点,只要太阳出来了,就不冷了。同船碰到一对

墨尔本

的华人夫妇,他们是到这里来度周末的。先生个子不高,

福建

口音,非常热情,还给我们留了电话,邀我们到墨尔本时联系他;那位女士话不多,一直在用剪刀修剪她的头发(常见到女士会拿着镜子补补装,剪头发倒是头一次见到),偶尔而看看外面的风景。两人都非常平静温和,这是澳洲人给我的整体印象。

  

  袋鼠岛离大陆最窄处约15公里,长约155公里,宽约55公里,面积相当于

新加坡

的七倍。全岛有长达540公里的绵延崎岖的海岸线,据说02年悉尼大学在全澳州举办过一次最美丽的

海滩

的评选,Vivonne Bay 位列榜首,Vivonne Bay就在袋鼠岛的南海岸线上。岛上最吸引人的是,保持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和丰富的动物种群。岛上一半的丛林和原始森林仍旧保持它们在1802年袋鼠岛被发现时那样。

英国

《星期日电讯报》(UK Sunday Telegraph)把袋鼠岛誉为“地球上最后的处女地(unspoilt refuges)”。

  

  我们在岛上租了一辆车,Budge的。Budge是个大租车公司,但是在岛上,却像个夫妻老婆店,接待我们的是一对有意思的老夫妇。老太太负责登记资料;老头负责向我们逐项讲解合同的每一条款和注意事项。老头的口音也很重,还好他刻意的放慢了语速。但是我还是有些地方不清楚,就在老头重复解释某项条款时,也许是觉得有些被冷落,老太太抢过合同一边比划一边给我解释。只是,老太太的口音更重,但是看到老头尴尬的脸色,我也不好意思,只能不住的点头,yes,yes的算了。看来全世界的夫妻都差不多,这让我们倒更有亲切感了。

  

  发动汽车,我们在和煦的阳光下开始了袋鼠岛的游程。第一个目的地是个动物园,Paul’s Place,显然男主人的名字叫Paul;但为什么不叫Paul’s Zoo or Paul’s Park呢?后来才明白那里不仅是动物园,更是他的家。

  

  在岛上开车是一种享受。道路两边是参天的古树,阳光像被筛子筛过一样,你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却不会被晒到;海风夹着青草的芳香吹拂在脸颊上,沁人心脾;车窗外时而闪过一片片草地,成群的牛羊在阳光下低着头,吃着草,一派田园风光;一脚油门,我们在主干路上奔驰起来,这里没有红绿灯,需要注意的只是要过马路的袋鼠。

  

  在路边我们时常能看到注意袋鼠出没的标志,开始我还不以为然,但我们真的两次碰见了袋鼠。第一次,在一段山路中我们远远的看见一只袋鼠,然后我放慢了车速,慢慢的靠上去,它并不害怕汽车,也许是见多了,直到我们到了跟前才一蹦一蹦的窜入林中。第二次就惊险许多了,一只大袋鼠带着一只小袋鼠从右向左过马路,天色已暗,我并没有注意到它们,直到跟前了才急刹车,好在车速不算太快,大袋鼠正好从车前跳过去了,小袋鼠还没动。我停下车回头看那两只袋鼠,它们似乎没有惊慌,小袋鼠悠然的三蹦两跳的过去了,我们倒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从出发地到Paul’s Place 大约有120公里,开始估摸着2个半小时足够了,所以开始时走走停停看看了,但是没想到最后一段是石子的小路,根本无法开快,所以1:15才赶到,比关门时间晚了一些(早就听说澳洲人慵懒,没想到下午一点就收工)。在门口喊了半天没人应,我就自己打开大门把车开进去了。

  

  Paul’s Place不是公园而是个农庄,所以没有售票处。进了农庄我们碰到一位金发碧眼的

美女

,像夹着个麻袋一样抱着一个小女孩,后来才知道是老板娘。老板娘的身材高挑,穿着一条牛仔裤,说话声很响亮,一看就像一位豪爽的女牛仔。她说这里已经关门了,最后一批是一队春游的学生,才开始不久,如果我们愿意,可以加入他们。当然愿意,我们奔驰了120公里难道再回去吗?

  

  农庄非常大,南北的一条大道把农庄分成两块,东面是一个很大的草场,里面放养了许多牛、马;西面是住家和一些饲养动物的院落。鸡和孔雀一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小袋鼠(Wallabies)像小狗一样在人群中荡来荡去,等着别人给他喂食;鸵鸟、梅花鹿和羊群们一起在围栏里奔跑;只有各种各样的鸟儿被单独关在鸟棚里。

  

  游客不是在看动物,我们是和动物一起游戏。Paul设计了许多游戏,使我们能尽情享受和动物一起的快乐时光。我想这些游戏他已经玩了数百数千遍了,但他依旧非常热情,丝毫没有倦意,他的热情也感染了每个人,让每个人都兴奋异常。

  

  树袋熊被从桉叶树上请下来,每个人都有机会抱一抱这个胖胖的家伙;鸵鸟成了洗头工,我被Paul拽上去示范了一下,稻谷洒在我的头上,一只鸵鸟从我的头上把这些稻谷啄走了,感觉就像干洗加按摩;鹦鹉被我们顶在了头上,铜头蛇被我们围在了脖子上;绵羊、梅花鹿和鸵鸟围着我们追逐我们手中的稻谷;还有针鼹鼠、刺猬以及一些说不上名字的鸟儿。这里的动物并不多,也不是什么珍希异种,但是我们却在这里感到了和动物在一起的快乐。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