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得莱德感受到的温暖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09:49:53   关注人次[]

     从

袋鼠

回到阿得莱德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们预定的是一家背包客旅店,Annie’s Place,这类旅店到晚上九点后就没有服务人员了。房间是我们去袋鼠岛之前就订好的,订房间的时候,老板娘(我猜就是Annie)给了我们两个密码,一个是进大门的,一个是进房间的。

  

  我们的房间是在另外一套公寓里,显然这套公寓的密码锁设计的非常也不友好,在输入密码之前要按一下C键,所以我怎么也打不开大门。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又是深夜,我和老婆被锁在门外,街边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街道上极其安静。我们有可能要露宿街头了,老婆有些着急了,不过我还是显得很镇静。我想到去主楼里求助,我们到达阿得莱德的第一天就住在主楼里。

  

  Annie’s Place 的主楼离我们的公寓楼只有几百米远。主楼也有密码锁,不过这个密码锁要简单的多了。进了主楼,我在厨房房间看到一位小伙子在煮东西,便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小伙子并没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也许他看出来我们需要帮忙,便问:“有什么他可以帮忙的?”我解释了碰到的困难。他立刻拿出手机,然后在墙上开始寻找求助电话,很快在门后找到了Annie的手机号。接通Annie后,我知道了开锁的诀窍。谢过小伙子后,我们又回到了公寓楼,并且顺利的打开了大门。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解决了。进了公寓,我发现我的房间门上,留了个条,说是我的房间换到3号房间了,然而我用老的密码怎么也打不开3号房间。尝试了几次,我决定再次求助澳洲小伙子。这次他仍旧非常热情,并且我知道他叫Will。接通Annie的电话后,我才知道她把房间的密码写在了字条背后。我真是蠢啊,如果玩寻宝游戏,我肯定什么也找不到。跟Will告别时,他非常热情,并且嘱咐,如果有问题还可以再来找他。

  

  也许,真应了他的话。回到公寓里我撕下字条,在背面果然写着一串数字。然而,不幸的是

  

  这串数字仍然打不开房门。于是,我又再次找到Will。这次Will什么也没说,拿起一杯酒就和我一起出门了。路上我们聊起了他手中的酒,他说这是Roadey(不知道拼写对不对),

澳大利亚

人的传统,意思就是边走边喝的酒。早就听说澳大利亚多酒鬼,又多学了一个单词。到了公寓里,Will也无法打开房门,于是他再次给Annie打电话,也许Annie也有些愧意,她决定立刻赶过来一趟。

  

  在Annie赶过来之前,Will决定陪着我们。于是,他来到客厅,烧了一壶开水,像主人一样为我们每人泡了一杯茶。我们就在客厅里喝着热茶,聊开了。Will是澳大利亚

昆士兰

州人,所以他把我们-人当成了客人。Will的家里是开牧场的,据他说家里有成百上千匹牛马,他就是个地道的牛仔。他目前在读大学,他是随同学一起到阿得莱德来参加橄榄球比赛的。我们还聊了茶道,聊了中国,聊了中国的发展,聊了我对澳大利亚的印象等等。那是一次非常愉快地聊天。

  

  聊天让我们忘却了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Annie赶到了。她非常歉意。本来我也有一肚子的怨言,不过愉快地聊天化解了一切。本以为Annie会非常感谢Will,不过他们只是互相平淡的问候了一句,也许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应该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之后,Will也礼貌的告别了。

  

  在阿得莱德的这个夜晚本是个不顺利的夜晚,但是与Will的萍水相逢,令它变得难以忘怀,也让我们的旅行多了一个闪光点。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