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印象中的阿德莱德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09:49:57   关注人次[]

     感觉Adelaide要比Melbourne好,倒不是因为Mel去过的缘故,只是整个城市的感觉比较好些。总是不太喜欢Mel那种新旧建筑夹杂的感觉。而且也许天气也太冷了一点了吧。

  

  下了车,先坐了shuttle bus去bus station,把行李寄存了,感觉好像行李越来越重的样子,是缺少锻炼吧。打算先去看看那间St Peter’s Cathedral,可是走了好久也找不到King William St,只好倒回去Victoria Square 坐 BeeLine。 开始的时候傻乎乎的上了Glenelg,感觉很像18世纪古老的火车,后来发现要打票的,然后马上又跳下车去。后来觉得傻了,其实可以先照照片再说的。汗。

  

  Beeline是黄色车身的花俏bus,写着大大的FREE,很容易认的,如果要去博物馆的话就坐CityLoop的99C。

  

  博物馆真的不少东西可以看,最重要的是可以照相,不过不可以开闪光灯。碰上了在装修,所以没有照正门。有时候总是觉得自己还是恶俗难改,总是要有照片存证,以滋证明自己曾经到此一游才甘心的样子。

  

  准备走的时候碰上了有一个free tour guide,然后又跟着再看多一遍。不过听听导游说也还是有点不同的,嘻嘻,自己走的时候没有看见有

埃及

的展馆,这次刚好补上)

  

  博物馆旁边就是Art Gallery,不过没有太大兴趣,遂离开。对面是David Jones,外墙装修的极其可爱,是几片立体的树叶。可惜没照照片阿。

  

  出了博物馆,决定走去St Peter,因为来时在路上看见了King William St/Rd, 估计走过去也不会太远。

  

  走了一段路,看见远处有一幢

歌德

式建筑的教堂,想了半天,以为走回到了St. Francis Xiaver教堂,遂往回走。经过Haigh’s Chocalate,买了一包,味道果然不错,可惜接下来的行程尚多,不然的话,买回去做手信也不错。

  

  经过Town Hall,看看不对劲,考虑了半天,又走回头路,因为我发现刚刚看见的那间就是我想去的St Perter’s 教堂。呜呜,是不是年纪大了阿,居然把King William Rd记成了King William St。 汗。(后来证明这个决定没有错)。

  

  教堂是对外开放的,进去里面,才发现里面的窗子也很漂亮。整个教堂给人很安宁的感觉。如果要照相,只要去隔壁的商店里面交2大元,然后拿一张photograph permit就可以在里面随意照相了。(again,no flash pls)

  

  坐在教堂里面,听着钢琴的乐韵,发现心是宁静的。是不是流浪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宁静的港湾?走的时候买了个用教堂基石做的十字架。也是走了出教堂以后,觉得心里好像还牵挂着些什么,又往回走了。

  

  人是不是,注定许多时候,都要在同一条路上来来回回?如果有阴司路,是否也因为人间有着太多的牵挂和留恋,所以才有那么多千年不散的相思积聚?那一个个踌躇的身影,眷眷不愿过忘情川,不愿和忘情水,是否,也是因为不忍放下心里那声渴望的呼唤?只是,那些一直来回的身影,最终又有多少是真正得偿所愿的?当他们发现心底牵挂所在的时候,又是否愿意捐弃前尘,义无反顾的往回走?而真正往回走的人,回程的风景又是否依旧如昔?

  

  心越来越迷茫,自己总是在不断的赶路,城市留下过我的脚印,教堂里还回响着我的祈祷,只是夜幕降临,我又将再次赶路,何时才能找到停泊的地方,何处才是我心的家园?也许,这就是佛所谓的凡尘牵挂太多,六根未净?

  

  在haigh’s巧克力的对面有一家叫Qubic的bubble tea,很有个性的一家小店。买了一杯金桔柠檬,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着路上车来人往,又开始了我的发呆生活。是不是坐在窗边写日记的我太奇特?常常发现途人的目光总会有意无意的飘进来,观察了一下,发现吸引人的是那两个帅哥店员吧。进来的都是MMs。哎,自尊心有一点点受损,没想到来了澳洲以后,真的一点行情都没有了耶。

  

  Qubic,是否源于丘比特?临窗的3张椅子,给我坐了以后,估计其他人也不能坐了,呆了一个小时,就一个黑人GG在旁边呆了一会儿,还好我写的是中文,谅他也看不懂,我可是瞅着他偷偷的看我在写什么东西了。(嘻嘻,捂嘴偷笑)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