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布里斯班风情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10:00:02   关注人次[]

     布

里斯本

昆士兰

州的首府,也是澳洲的第三大城市。

  

  早上4点半,Morning Call把还在沉睡中的我们叫醒,带上宾馆准备的盒装早点,我们告别

悉尼

,乘早班机前往艳阳之都布里斯本。

  

  约有400多万人口的

昆士

兰州

位于Australia的东部,而布里斯本则是紧临南太平洋的一个沿海城市,尤以

黄金海岸

闻名世界。从在机场开往市区的沿途,我们看到道路两边有许多漂亮的房屋。导游介绍说,这些都是极富当地特色的传统建筑,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所有的房子都是架空的,可以任意搬迁到其它地方。它们看上去有点象我国傣家人的竹楼,不同的是,一个是用竹子搭建而成的,而另一个则用的是桉树。

  

  导游说,这些房子之所以建造成这样,主要是因为当地人喜欢目田的生活方式,他们不愿意一生老死在一个地方,因此会常常心随所愿地把家搬迁到一个新的环境中,如此就有了这样的、可以搬走的“家”。这和我们中国人追求安宁稳定的生活理念有着截然相反的差距……想来,搬家会连同整个房子一齐带走,真的是很有趣的事情呢。

  

  更加有趣的是,我们看到了当地最大的啤酒厂。就在路边高耸似烟囱般的建筑物上极为醒目地、呈纵向标着四个大红色的XXXX——这便是当地大名鼎鼎的“4X”啤酒厂。听导游说,这家酒厂的创始人在创建工厂之初,因文化太低而不知给酒厂起什么名字好,几番苦思冥想后,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用四个“X”做代号吧,却没料到在多年后这个不伦不类的名字,竟然成为一方名牌……

  

  那个生在

香港

长在

新加坡

后来

移民

澳洲的导游,在车上老练地打趣着他的“客人”们:“上车睡觉、下车尿尿、景点拍照、拍照傻笑、回家什么都不知道”。如此体切又生动的比喻,引得一车人哄然大笑起来,早起赶路的疲惫也随之减轻不少。

  

  在市区,我们观光的第一站是布里斯本曾经的市政大楼,它建于1930年目前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博物馆。然而同行的许多人对它似乎没有什么兴趣,有些干脆等在门外,所以基本没用多长时间就直奔下一站——南岸公园了。这是1988年澳洲举办世博会的旧址,位于昆士兰河边上,呈S形的布里斯本河蜿蜒流过市区,一边是高楼林立,现代化的立交桥上车水马龙;另一岸是花香四溢,绿树成荫的南岸公园。

  

  天空湛蓝、阳光明媚,鸟儿目田飞翔,行人悠然漫步……更有象我们一样的观光客,忙着拍照留影。随后的

袋鼠

角和故事桥,就只是在车上从导游的嘴中“袋鼠角里没袋鼠,故事桥上没故事”被一带而过了。不知道是我们到达太早,还是这个城市实在小得再没有其它内容可看,导游后来加送了一个景点叫库塔莎山,登上山顶可以远眺

布里斯班

市全景。然而这里留在我记忆中的却是超好吃的冰淇淋!香糯柔滑、甘甜爽口,澳洲的冰淇淋——绝对好吃!

  

  午餐是在市区的

-街

上一家中国餐厅吃的,坐在这家极富本国特色的餐厅里,望着四周醒目的大红中国结和国画,人会恍如身处国内一般,滋生出亲切而踏实的感觉来。

  

  中国菜就是对中国胃!这一餐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美味,但总算是可口。饭后悠然漫步在-街,中国人象征吉庆的大红灯笼沿街高挂,醒目的中国字招牌随处可见……几天来第一次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传统佳节的气息,但似乎来得太迟、陌生而又遥远;暮然间,我那颗向往流浪、喜欢游走的心感到隐隐作痛,象任性而远行的孩子般开始怀念起曾经熟悉却漠视的过往……那一刻,我体会到一种情感叫思乡!

  

  跟团最大的坏处就是走马观花。这种赶场式的游走让许多人徒生疲于奔命的劳累感,加上午餐后的条件反射,多数人上车后便开始晕晕欲睡,导游于是也提早结束观光活动,带大家到了当地的

酒店

。(汗!,又忘记酒店的名字了!)酒店装修的风格非常-,应该是孩子乐于停留的地方。内部硬件设施比悉尼那个好了许多,于是同行中有人开始感慨说:“这里才看上去象个星级酒店的样儿,在悉尼住的简直就是招待所……”中国人出门大多是规矩而胆怯的,通常如果不是遇到过份的事情,都会遵循老0的教导“凡事忍为先”。最多也就是如此这般私语一番,以解心中不快罢了。

  

  我们按导游的要求各自在房间里沐浴、休息两小时后,换上特别的服装(泳装、拖鞋)带着对上次在邦迪

海滩

未能完成的心愿(下海游泳),来到了来到了举世闻名的黄金海岸。然而导游却说:这里以浪潮汹涌而名扬天下,被誉为冲浪者的天堂。为了安全起见,禁令下海!如此,我们此行澳洲下海戏水的梦想彻底破碎。无可奈何,远道而来的我们在此只能看看海景,吹吹海风,感受一下海水的清凉和沙子的细软,抱憾而归。

  

  黄金海岸

  

  黄金海岸一年中有300天阳光普照,70公里延绵的海滩铺满金黄色的细纱,蔚蓝的天空和海水连成一片,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烂生辉,闪耀出金子般的光芒,这里因此获得了黄金海岸的美称。而我们到达之时,已是下午五点多,烈日变成了夕阳,气温也随之下降了许多,长长的海岸上显得苍茫而空旷,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沙滩已渐渐褪去了阳光下的熠熠生辉,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汹涌着、一层层的海浪冲击着海滩、翻滚不息……

  

  这里的沙子细极了,几乎没有杂质。我脱掉鞋子,光着脚丫踩在轻柔的细滑、冰凉的沙滩上,几次试着用力去踩踏看似坚固的小石头,但始终不会有被硌痛划伤的感觉,细沙如金绵延百里,整个黄金海岸都是这样的沙滩。一望无际,天地合一,一排排巨浪、排山倒海、非常壮观、震憾人心。仿佛这里才是真正的天之崖、海之角。

  

  赤脚站在海边,眼前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涛翻滚。大浪汹涌而来时,脚下的沙便随之向四处散去,人会突然有种天旋地转的眩晕,随时倒下的感觉……这是来自浪潮的威力!那一刻,我体验到在人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微弱,而生命却又是何等的坚强和勇敢!不信吗?就请看看那些搏击巨浪的弄潮儿矫健的身影吧!

  

  海边——当老外遇到“老外”

  

  当我独自在海岸边拍摄时,突然有一男一女两个40来岁的老外来到我面前,面带笑容地问我是不是

日本

人?

  

  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小日本,我来自伟大的中国。

  

  这已经是我短暂澳洲游之中第二次被误认成小日本了(吐血!),难道我长得象日本人吗?后来才知道,据说,黄金海岸的旅游资源还是小日本最先开发的,日本人曾在这里买下了80%的房产。因此曾有许多日本人来到这里,使得当地人一见到

东方

的面孔就联想到日本人。

  

  听说我来自中国,两个老外似乎格外开心,一起对着我…%$%&*#·@…如同这海浪般冲过来,我晕倒!一个一个地说,还在全力以付呢,竟然两个一起说!当我本地人?过份!

  

  不过,没关系,我深知在此地咱是“老外”。于是我面带微笑、神态自若地告诉他们:抱歉,因为我的口语“VERY POOR”,请放慢语速…%$%&*#·@…(脸不红心不跳,心理素质嘎好呀)。

  

  老外,够聪明!一点就透,马上放慢了语速极为耐心地继续和我“交流”(晕倒,晓得啥叫“老外逼你开口说话”了吧!)

  

  当然,如果一个一个说慢点的话,我还是可以对付的。嘻,当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时,又问我从中国什么地方来?是不是来自

北京

?我告诉他们,我来自

上海

。其中一个老外,听到上海马上热情洋溢地说了一大通赞美上海的话…%$%&*#·@… 我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也非常热情地,想要赞美一番美丽的Australia……然而,如鲠在喉,没理曲却词穷,汗!没关系,不会说我会笑!笑就是友好的表现、笑就是赞赏的表达,此时无声胜有声(自我安慰得多么到位!)于是超级傻笑秀开始了……

  

  不知道,是我的傻笑充分表达了“国际友好”,还是这两个老外平时可能没怎么见过来自东方的“老外”,竟然意无视我的尴尬,摆足了要和我“神侃”的架势(什么叫“老外逼你开口说话”?那就是不管你说的多么“VERY POOR”,都无所谓,反正聊定你!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老外,指着沙滩上的游人们问我,这些人是不是都和你一样从上海来?

  

  我说是的、是的……

  

  老外于是又热情洋溢地、大大地表示了一番对来自中国*上海的游客们的热烈欢迎……

  

  我也不得不主动代表那帮美滋滋戏浪的同胞们,热情热情洋溢地、大大地表示了一番对澳洲人民的由衷感谢……(哪有空想什么语法、句式!说吧,反正让老外们听懂就算我大家了。)

  

  自此,西方人热情奔放我算是领教了。不过,如果长期呆在国外,那我们的口语水平估计想不进步都难。

  

  晚饭之后我们中部分人自费参加了导游强烈推荐的“夜游”自费项目。80澳币/每人,内容如下:1)参观澳洲中产阶级家庭;2)畅游Nara River;3)吃宵夜。

  

  据说澳洲人既三大梦想,房子、车子、游艇之后,又多了一个梦想,那就是直升飞机。房、车两大件在澳洲已很普遍,尤其是汽车的普遍率在大城市已达到每2人一台。但游船就不一定容易拥有,因为一艘游船每年的停泊位都要4万澳元以上(折合人民币约20万元以上)。而且有游船的最好是近海边的房子,但近海边的房子起码需要100万澳元以上。

  

  况且澳洲人和我们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喜欢群居、热闹,而他们则喜欢休闲、宁静、喜欢往大自然中享受人生。(怎么在中国土生土长的我的生活习惯会和他们人一样?!)所以,在黄金海岸那些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私人游艇和直升飞机;以及海岸对面的绿树丛花中隐藏着一座座的渡假别墅和以范思哲名字命名的六星级超豪华酒店等等,都在无言之中告诉所有人一个不争的事实——黄金海岸是富人的天堂。

  

  为什么外国的富人好象都在渡假、玩水;而中国的富人好象都在工作呀工作?是不是外国富人的生活方式就等于是我们老0所说的那种“败家子”的行为?!

  

  夜游:参观当地中产阶级家庭/乘豪华私人游艇

  

  由于Australia0对教育这一产业十分重视,为吸引外国优秀的学生进来,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如动员一些本地的家庭敞开让中国人参观,通过家庭窗口让中国人对澳人生活有更多的了解。0采用自愿报名的方式,选择愿意游客到自己家参观的住户。但要事先征求邻居的意见,如果邻居没意见,0就可以批准。而被选中的住户0每年会给补贴。(在中国,需要补贴的人家都是特困户,还什么中产阶级。)

  

  我们和一拨来自

江苏

的游客共乘一辆大巴,穿过黑夜来到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僻静的街道,然后其中一半人换乘一辆中巴,大约行驶有七、八分钟进了一片住宅区。通常这种“夜游”活动的导游,多是些在当地的中国

留学

生,她们风趣地把自己称为“昏导”——意为黄昏时分的导游。一路上,我们“昏导”游滔滔不绝地介绍当地的历史、文化、教育等情况以及自己留学的亲身经历。当然不会忘记交代:走路要轻点,因为天晚了(晚9点左右),不要大声说话等注意事项。

  

  我们参观的这家房子的主人是老两口,年龄60左右,男主人原来是汽车司机,女的是家庭主妇。据说,澳洲的中产是税后年平均收入5万到6万澳元的样子。主人的房子700多平方米,二层楼,地上铺着澳洲产纯羊地毡(这种容易寄生螨虫的玩意儿,老外怎么那么喜欢?)装修得并不豪华,但简洁、明亮、舒适。一层有两个客厅,大人与孩子各有一个客厅。二楼有两间房,可供外国学生寄宿。选择进入家庭寄宿的外国学生,与主人同吃同住,但不能自己“开伙”(估计是因为老外受不了中国的油烟),每星期的费用大概在180澳元左右。

  

  兼职导游现身说法讲述着寄宿的优点和不足,好处是能很快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同时有一个语言环境,使学生尽快地学会英语或是当地语言。坏处就是,大多数学生都无法忍受当地人单调的饮食。那种天天吃

汉堡

、喝冰牛奶的一成不变的生活,如何让我们的“天之骄子”——父母的心肝儿宝贝们承受?!看来“洋插队”这个词儿,不是凭空想出来的。

  

  简短的不到半小时的参观过程,对我们留下的感觉是,在澳洲中产阶层的概念似乎和我们的有所不同。当地所谓的中产阶级论收入和生活水平,如果在上海应该算下中阶级才对。团友们普遍认为太一般了,来自江苏的一位妇女说:“我们家比他们家好多了!”。想想或许我们的房子比他们的好,甚至我们挣的钱也不比他们少,但是我们没有他们的那种医疗、养老福利呀!我们还要上养老、下养小……在澳洲,小孩子只要到满18周岁都会离开父母单独生活,而国内同龄的“宝贝儿们”,哪个不还是偎父母怀中的“娇儿”呢?

  

  在Nara River的一个码头,我们一行人又分成三组。一组登上了一艘价值80万澳元的豪华私人游船;另一组登上了一艘1917年制造的复古木船;剩下一组呆在码头等着换乘……复古木船分上下两层,上层是观光平台,下层是机房和机舱。机舱里有顺着船身的四排座位,尾部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摆着六个竹篮子,每个篮子里放了不一样的东西,有茶叶包、糖包、鲜奶包、咖啡包和一种非常好吃的小点心,桌子后面有电动热水器,几打一次性口杯。

  

  游客们吃着小点心,导游开始介绍了Nara River两岸的地价和,那百万、千万的身价不是一般人购置得起的……其实面对着黑夜中影影绰绰的轮廓和灯火,任她怎么表述,那些豪宅也只能停留我们在的想象里。木船行至中途,全班人马调换到豪华私人游艇上。价值80万澳币的游艇,看上去和香港电视剧中,那些“财主们”玩的差不多。

  

  它的上层是个敞开的平台,驾驶室在前部,视野比复古木船开阔许多,下层是密闭的,有一间卧室,放上一张大床就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侧面有个小卫生间;有一间小卧室;两间卧室之间是一个厅,一个

长沙

发,一个小厨房,楼梯通向上层。游艇的行驶速度自然比木船快许多,载着我们乘风在夜色中穿行……澳洲的夜晚是不能和上海相比的。看惯了繁华如昼般夜景的上海人,对眼前的漆黑一片和点点灯火的景色不免感慨:这样的夜景怎么和上海比哦!

  

  从游艇上下来,大巴将我们送至Top One,宵夜十点开始。每人一份清蒸生豪和一碗泥蟹粥(粥可以再添),一盘椒盐鹌鹑,一盘洋葱炒袋鼠肉,外加几样普通菜。一行人不知是玩累了还是为付出的美金所不值,各个如狼似虎大吃特吃,泥蟹粥一添再添。我不吃生豪、不吃鹌鹑、不吃袋鼠肉……就只剩下喝粥的份了。如此,价值80元澳币的夜游,最终给人的感觉是多少有些不值的。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