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厨生涯--布里斯班备忘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10:00:12   关注人次[]

    

  来这里之前,我刚从

法国

回来的死党就跟我说,我一点儿都不担心你吃,你会很出名的。因为他是我们中间做饭最不成器的一个,在法国的两年间,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厨!

  

  除了口头鼓励,她还给了我一套秘籍,大家都已经见过我的《私房菜谱》了吧,那就是她独门传授的。

  

  刚到的那段时间里,是我的经验积累期,我每天除了买菜做中国传统菜之外,还积极吸取西方优秀的饮食文化,比如我现在已经会做好多高难度的东西了,烤蛋糕是和我们房东的姐姐学的,烤鸡翅膀是和我们同学的房东学的(我同学去偷师,然后告诉我),我们房东还说教我下次做饼干哈哈哈~~```我寻思我啥时候会做冰激凌和巧克力,我就能省不少钱了 。

  

  但是仍然值得说明的是,我做的饭菜若是在家里,也就跟普通的爸爸妈妈坐得差不多,但是这边的中国学生大多在家里养尊处优,不太会做这些家务,所以羊群里头不可能有骆驼,我只是一只肥羊。

  

  每天中午我们是要带饭去学校的,和前四周中的他们住在homestay家里每天带的午饭比起来,我的是格外丰富。首先我每天都可以吃到质量上乘的米饭,其次我自己做的家常菜也非常可口。我觉得每天中午在我开启饭盒的那一刻,隐隐约约的收集到了好多关注的目光,热气带着香气散发出来以后,我的骄傲感觉也慢慢扩散。

  

  对了,他们还说教我作馅饼出去卖,上个星期天两个在这便跟我关系最好的同学顶着烈日,驱车(自行车)半个小时为了过来吃馅饼。结果半路想去超市买点东西还迷路在购物中心里边,本来说好四十分钟到,结果我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人影 ,打个电话过去,那俩还不得要领,只好我

骑车

过去接。折腾了两个多钟头这俩人才吃上馅饼,一边吃一边儿还嘿嘿乐,嘴里叨叨着“值,值…”

  

  继而他们就把我夸出去了,其中一个跟他以前的邻居一个

台湾

太太说,他有一个同学什么都会做,自豪感毫不逊色于那个大厨是他自己,他许诺给人家,一定要把我带到她家露两手。但是那个台湾太太这几天就回台湾过圣诞节了,我想她是带着遗憾离开

澳大利亚

的 ,当然我们也是带着遗憾看着她离开澳大利亚的——没有在圣诞节前好好吃一顿!

  

  有了这些鼓励或者刺激,我更加奋发在吃的方面,以至于夕阳担心地对我说,我每次在QQ上跟她说要离开一会儿目的都是吃,不是做饭就是吃饭,不是吃水果就是冰激凌。说得我大汗….. 我确实有计划要在这几年里,把这边市面上所有可以用来吃的东西都尝试一便的,但是没想到我表现得这么露骨。我知道你们会为我的体重担心了,放心吧,我每天上学下学在烈日下骑半个小时的车,还带上山的,能消耗不少能量。

  

  对了,和我们每天一起吃中饭的一个女生曾指着我很羡慕的说,——她以后肯定能攥得住男人,我转达给夕阳,并且跟她说我每周教小猫做一次饭,已经教了怎么做馅饼和

意大利

,这家伙气急败坏,“我0靠!!! 为什么不教我!!!你想让我抓不住男人吗??!! ”对待这种女人,我只能幽幽的说“我主要怕你抓得太多……”

  

  我一直在努力,我要争取在这些年内,掌握西餐的主旨,不放弃对中餐的研究,待我归来之时,再与冰凉之老公较量…….

  

  (天天看人得瑟,我想我也得瑟会儿吧,不得白不得!!)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