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红了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10:06:13   关注人次[]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柿子红了 ]

  红红的叶子衬着更显秋意的浓重,映在路边小池塘的倒影里,犹如一幅梵高的油画。

  

  

  

  

  

  

  

  

  

   五月的澳洲珀斯应该是晚秋或是初冬的季节了。周末和老公带着孩子进山游玩,正在悬崖边的一家咖啡屋外喝着咖啡看着风景呢,接到好友问候的电话得知我所在的位置,告诉我们那附近有家“水果山庄”,现在柿子已经红了,水果甜蜜、景色怡人,可以去那里逛逛。喝完咖啡后我们就往那“水果山庄”进发了,大概转悠了十多分钟我们就顺利地找到了目的地。

  

    说是“山庄”,其实也就是个小型的水果农场。从主路上转入一条窄窄的单行车道,对面如果来车的话还需要相互让一让才能通行。车道两边满是结满了果实的柿子树,红红的叶子衬着更显秋意的浓重,映在路边小池塘的倒影里,犹如一幅梵高的油画.

  

    我的祖籍是

湖南

,成长在

广东

,这两个地方很少能见到新鲜的柿子,只是快到过年的时候,家里会买柿子饼,这东西很好吃,上面有一层白色粉霜,甜甜的,后来才知道好象是一种析出来的糖份.我对柿子的好感是一直有的,特别是那种甜蜜的记忆。一直到了珀斯,才在一个朋友家吃到鲜柿子,脆甜的味道让我更爱上这水果,到了柿子红了的季节,我会成箱成箱地买回家吃个够。

  

    以前听相声(好象是侯宝林说的),柿子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吃的,我的老公就特别喜欢“喝”柿子。买回柿子后,放一段时间,等柿子熟透到捏起来发软的时候再小心翼翼洗干净,然后在柿子皮肤上面咬一个小口,轻轻地捧着把果汁吸干,没一会儿,手中的柿子就变的干瘪,手上则干爽如初,满口柿子的香甜。

  

    老公经常向我叙述他童年时代和母亲下放到

河南

荥阳的故事。一到秋天,那地方漫山遍野都能看到红透的柿子树,柿子树叶全掉光了,只剩熟透了的柿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红红的柿子红的透亮,如同一个个透明的红色晶体一般晶莹剔透,走在柿子树林中间,抬头看着那些柿子,禁不住会不自觉的流下心馋的口水来。于是乎老公和他的小伙伴们一人骑上一棵柿子树,在树上一边吃一边说说笑笑,唱着“柿子童谣”:一盏小灯笼,两盏小灯笼。我家后院有棵树,上挂许多小灯笼。西风紧,露水浓,树叶片片落,灯笼盏盏红。爷爷前来收柿子,笑脸照得红通通。熟透了的柿子一口咬下去汤汁四溅,弄得手上、脸上、脖子里、衣襟全是柿子汁。“柿子的那个甜啊,能从头顶一直甜到脚指甲”,老公幸福地回味着。柿子在老公的童年里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一棵棵柿子树的成长,使得那个年代成长着的孩子们因柿子而精彩,更因柿子而让孩子们留下了许许多多成长的童年乐趣。(来源:《

澳大利亚

时报》,作者:周丹)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