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帕斯的温暖邂逅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10:06:33   关注人次[]

     我们从

悉尼

飞帕斯,从飞机上向下看,澳洲的土地是一块块整齐的荒草地的颜色,深浅不同象百家衣缝缀在一起,飞

越南

太平洋时,一大片的兰色,和陆地相连的海岸线是清晰绵长的一道白色,空中的白云到象是浪花朵朵。到帕斯是晚上七点半,天色已渐暗,夕阳西沉的天边透着幽兰与绛红,透明而深沉,茂密的大树在黄昏勾勒出暗夜的沉静,可是那些看不见影子的鸟儿的喧闹声让人怀疑是快要黎明了。

  

  坐上出租车向城中进发,帕斯看起来不大,到了市区的马路上,几乎是见不到人和车,心里觉得不好受起来。我们住的NORTHBRIDGE是夜生活繁华的地区,渐觉人声鼎沸,找到YHA,因为要在帕斯住四天,可以比较省钱,这里每天进门都换不同的密码,相当人性化的设施,简单干净,卫生间浴室是共用的,但位子比较充裕,另外还可洗衣服和烘干,是投币的。

  

  另外有一间大厨房,你可以一日三餐自己动手,第一天早上进去的时候,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一会儿也操作自如起来。大厨房里有几个很大的冰柜,沿墙放着,里面是许多挂了标签的食品袋,客人自己买来的,操作台上放着免费提供的早餐,面包,牛油,果酱等,不过早上的时候牛油很快就一扫而空。灶头有很多,锅碗瓢盆,一应俱全。

  

  厨房外是几间相连的房间,沿墙放着看起来就很舒适的桌椅,墙上挂的都是

澳大利亚

的旅游风景照,动植物相片,这所房子是由老建筑改造而来的,所以很高,扶手走道墙壁都有些许古意,在这里不论哪国人对面走过的时候,都会点头微笑,所以有家的温暖,再看墙上和留言板上密密麻麻的帖子,图片,又有行走天下的快意。

  

  当天晚上,因是周末这一带的酒吧饭店很热闹,许多年轻人狂欢一直到深夜。第二天我们说好了不去赶时间玩景点,而是在城里信步走走。帕斯的天气很热,太阳直射而下,一直到下午3点以后也不觉得日光的渐变,那时我们做上火车,这条线路是沿着夕阳海岸停的,我们打算坐到夕阳海岸开始的一站,火车站没有人工售票,站台设计的更是简单清爽,没有栏杆围着且和城市的四面都是通的,每一站也没人检票,也没什么进站出站的,下了车穿过铁道上矮矮的铁丝网的门就可以直上马路,我们这些从向往共产主义国家来的人也算是体验到了一次。

  

  坐在明亮宽敞的火车上让人心旷神怡。英文的报站名并不能听的很清楚,有一站到的时候我觉着象,就提醒老公看一下,他度到门口,把头向外探了探,又走上站台,忽一回头向我喊就是这站,这时门慢慢的关上了,老公眼睁睁看火车把我带走,我心里到也不急,反正我没钱,到下一站下来等他便是,只是担心他不能和我想到一起。

  

  一个老妇人走到我面前说他们到了下一站可以把我送回去,我忙感谢,却也不知他们要如何送,下车穿过铁道,他们有车就停在道边,原来是特意开车送我回前一站,我又担心等我回去,老公已经坐下一班车来找我了。又一想应该不会,每两分钟停一站,每十五分钟才一班车。公路和铁轨站台都是开放的一览无遗,所以很快就看见老公穿的白T恤的身影,他们本想开车带我们去下一站,我说我们是到这一站,他们有点失望,临走拼命挥手做别,老公也在那头挥,那股温暖却久也挥之不去,后来看

地图

,其实前一个

海滩

也不错,后悔没和他们一起,夫妻俩都是极和悦的人,尤其是那妇人,我喜欢的。

  

  很快就找到

印度

洋的海滩,阳光下的澳洲每一个角落都是那么简单自然,阳光仿佛蒸发了人性的水份,也为那些发霉,阴暗处晒干消毒,所以他们把生活中的暖意也波及他人。

  

  恰逢周末,波光粼粼,人头攒动,海鸟翔集,白浪拍岸,外围一圈草色树木郁郁青青,想起海子的诗“面朝大每春暧花开”,但这海也分明有夏的热情,大概是澳洲的环境使这儿的女人唯恐穿的太多,衣服定是露脐与腰甚至一小部分臂,背最好是-,胸亦是要呼之欲出,坠坠荡荡,身材好的女子又极多,肤是麦粉色,健康而自信。

  

  我们沿着海岸走下去,老公很雀跃,早在出国前经他仔细研究,帕斯夕阳海岸之中有一名叫SWANBOUM的裸体海滩,书上有一句话写的我还记得:每有游人到此都会忘情的四下张望。

  

  老公说就是这个了,他开始了忘情的张望,夕阳海岸据说比

黄金海岸

还美,我没去过黄金海岸,但一路走来颇以为然,海滩人不多,游人更是没有,沙白而细,海水幽兰青绿,丰富动人,沙滩的另一边却不见高楼,只是原始的澳洲内陆风貌,远山如黛,怪石突兀,草木如团,沙地隆起,白云如清晨扫过的大路抹出的大大几笔扫痕,把兰天扯的更寥阔,而山边的云朵又如排了队,一层层悬在那里,又空旷的游荡开去。

  

  突然老公说“真是有的”我没有马上回头,但觉老公的声音是透着失望的,便回头看去,几步之遥一男子双腿叉开,仰面躺着,正对阳光也正对我的眼,举目一望,只见全是三三两两的裸体男人或躺或站,一时又有从四面走来的一丝不挂之男人,有在稍远处沙石灌木边躺下的复又站起的,我不觉加快脚步,老公却在后喊慢一点这样不自然,一想也是,只是一阵乱笑,后来我四下张望了起来,戏谑的对老公说不如我们一起脱,也享受一下目田民主。老公哭笑不得。顿觉自已人生境界又有提高―――有女权的思想了。

  

  一直沿着海滩走了很长的路,捡了很多贝壳,那些贝壳多是夕阳的颜色,我说一定是夕阳染的,这就是印度洋的颜色。夕阳渐渐西沉,我们在海滩上的身影被拉的很长而清淅,我们就对着相拥的影子拍照。形影相随真有说不出的浪漫。

  

  垂钓者的鱼杆在这海天之间连出一条长长的弧线,我们去问垂钓的“有没有钓到鱼”,他们说“这里很少能钓到”,老公笑说“那就ENJOY吧,”他们笑着点头。我坐在沙滩上的时候,背着鱼具的垂钓人走来问我可有所收获,我说NOTHING,老公却聪明的说BEAUTIFUL VIEW,渔者说原来你们是游人祝我们玩的愉快。这样的对话在这海阔天空中平淡道来真有一丝云淡风轻的喜悦。夕阳沉醉的一刻,海边垂钓的人在夕阳下的剪影就成了一道动人的风景。

  

  夕阳没入大海,天边升起新月如钩,天空幽兰明亮,近海平面的还有绛紫红色的光的残留,渐渐地融化入这幽兰的天色当中,直到这幽兰亦不明亮而有夜的深沉,满天的繁星遂来上演这夜的续曲。

  

  也不知我们走到哪里了,就往大路上靠,是一处叫CITY COAST海滩。地图上没有火车通过,沿路没什么人和车,看见海边有一所亮灯的大房子,有很多车停在外面,就去打听路,进去里面象个大教室,有人把行李堆在一角,前面有木板铺的一片空地,好像晚上用来打地铺睡觉,很多家庭在房前房后走动,孩子们串来串去。不尤想起自己小时在大院里过节的情景,也是这样。

  

  有个吧台,我们买了点饮料顺便问吧台后面的小伙子车站在那里,他告诉我们就在上面,走一会儿就到了。我们找到车站,坐在木桩上等车,等了很久,有满天的繁星和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大房子心里到觉安稳。

  

  后来我对老公说还是再去问问吧,看见他在大屋前和几个人交谈,过了一会儿向我招手,就跑过去,他告诉我有人开车送我们回去。我们忙谢谢周围的几个人,上了车。开车的是个女人,旁边坐的是刚才酒吧后面的小伙子。他一路和我们聊起来,小伙子觉得我们能说英语简直是太聪明了,竟然能够说另一个国家的语言,还可以出来玩,对中国也不太知道,更不知有

上海

,他竟如生活在世外桃园一般,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他还告诉我们明天火车司机-,又是国庆节,晚上6点就要到斯旺湖边占位子看烟火表演,到时会有二百多万人。心里有些不相信,平时不见人影的小城,还须提前占位子?一直把我们送到饭店门口,拼命挥手做别。人生的这种邂逅有如雁过无痕微有惆怅的喜悦。

  

  第二天因为只能坐船游玩,回来的时候就停在斯旺河的码头,下午四点多果然有许多人涌向这里。晚一点的时候远处的金斯山头也全是人。开始是飞行表演,直到入夜放起烟火。配着帕斯的湖光夜景,人群欢笑,异常绚烂美丽。人潮退却的时候,我们向外走,斯旺河边有一个大草坪,其实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大草原,还有大街小巷,全部是人潮涌动,但秩序井然。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个空空如也的小城,忽一天二百多万人齐齐涌现在你眼前,真是人生如戏。回YHA到厨房吃掉冰霜里的两只芒果,就回房安睡了。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