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岛亲密接触
澳华中文网 2011-01-30 10:02:37   关注人次[]

    

27日早,经过10多个小时的飞行终于看到了澳洲大陆。十点不到一些,飞机在悉尼机场降落了。我们订了下午去阿德来德的飞机。一打听,原来我们在国际候机楼,去国内候机楼还要搭乘公共汽车。上了公共汽车,司机兼售票员是位中年妇女,黝黑的皮肤,非常胖,很热情健谈,不过短短的5分钟车程,一人居然要收5澳币。

离起飞的时间尚早,我们在国内候机楼里买了午饭,然后找了个靠窗的沙发,边休息,边欣赏窗外的景色。大厅里很安静,每个人都怡然自得。两个小孩,像是混血儿,趴在窗前,边吃着饼干,边看着窗外的飞机;有一些大人在玩报纸上的拼字或者数字游戏;还有一些人在读书,看报。澳洲人很喜欢阅读,很多人都会在包里放一本甚至几本书,在旅行的闲暇读一读。看着窗外碧蓝碧蓝的天空,窗外一架飞机接着一架飞机,滑行然后起飞,我也渐渐忘却了昨天的繁忙,慢慢体会澳洲悠闲的空气。

下午3点多(阿德来德时间,阿德来德和悉尼有半个小时的时差),我们到达阿德来德。在机场找到问讯处(Visitor Information Center),拿了张阿德来德的地图,顺便问了一下去市区的线路。电梯里碰到一位黄帽子,也许看我们像游客,问我们去哪里,然后他解释了半天,我也听不明白,最后他索性一直把我们送到公共汽车站。澳洲人的英语口音很重,不容易听懂,好在他们都非常乐于助人。机场离市区不远,公共汽车也只开了20分钟不到。

阿德来德是南澳(South Australia)的首府,虽说是澳大利亚的第四大城市,但是人口只有100万。整个城市看不到高楼大厦,都是一些2层或3层楼的欧式建筑。阿德来德被称为教会城,这里随处可以看到一些教堂。这些教堂看上去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这是一座安静平和的城市。到了晚上7点多,几乎所有的商店,饭店都关门了。街道上的行人非常少,路灯也很昏暗,马路上时不时传来摩托车轰鸣的马达声,这让我们两个习惯了喧嚣的都市人,有些不适应和害怕了。

袋鼠岛:亲密接触动物

袋鼠岛是我们这次游玩的第一站。一早我们搭乘Sealink的通勤长途车(connecting coach),由阿德来德市区前往渡口。司机兼导游是一位中年男子,平头,两鬓有些白发,高高瘦瘦的,带有浓重的澳洲口音。每到一处,比如,弗林得斯大学,葡萄酒庄园,他会略为介绍一会一下,可惜咱啥也听不懂,只是偶尔能抓住几个关键字。

我们乘坐的是“袋鼠岛精神号“(Spirit of Kangaroo Island)渡船。这是一艘货客两用船,有两层甲板,上层载客,下层载车。海水非常蓝,船开的并不快,也许是为了观光的缘故,据说如果运气好的话能看见海豚和章鱼。甲板上的风很大,但是比我们想象的要暖和,也许这就是澳洲天气的特点,只要太阳出来了,就不冷了。同船碰到一对墨尔本的华人夫妇,他们是到这里来度周末的。先生个子不高,福建口音,非常热情,还给我们留了电话,邀我们到墨尔本时联系他;那位女士话不多,一直在用剪刀修剪她的头发(常见到女士会拿着镜子补补装,剪头发倒是头一次见到),偶尔而看看外面的风景。两人都非常平静温和,这是澳洲人给我的整体印象。

袋鼠岛离大陆最窄处约15公里,长约155公里,宽约55公里,面积相当于新加坡的七倍。全岛有长达540公里的绵延崎岖的海岸线,据说02年悉尼大学在全澳州举办过一次最美丽的海滩的评选,Vivonne Bay 位列榜首,Vivonne Bay就在袋鼠岛的南海岸线上。岛上最吸引人的是,保持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和丰富的动物种群。岛上一半的丛林和原始森林仍旧保持它们在1802年袋鼠岛被发现时那样。英国《星期日电讯报》(UK Sunday Telegraph)把袋鼠岛誉为“地球上最后的处女地(unspoilt refuges)”。

我们在岛上租了一辆车,Budge的。Budge是个大租车公司,但是在岛上,却像个夫妻老婆店,接待我们的是一对有意思的老夫妇。老太太负责登记资料;老头负责向我们逐项讲解合同的每一条款和注意事项。老头的口音也很重,还好他刻意的放慢了语速。但是我还是有些地方不清楚,就在老头重复解释某项条款时,也许是觉得有些被冷落,老太太抢过合同一边比划一边给我解释。只是,老太太的口音更重,但是看到老头尴尬的脸色,我也不好意思,只能不住的点头,yes,yes的算了。看来全世界的夫妻都差不多,这让我们倒更有亲切感了。

Paul’s Place:与动物游戏

发动汽车,我们在和煦的阳光下开始了袋鼠岛的游程。第一个目的地是个动物园,Paul’s Place,显然男主人的名字叫Paul;但为什么不叫Paul’s Zoo or Paul’s Park呢?后来才明白那里不仅是动物园,更是他的家。

在岛上开车是一种享受。道路两边是参天的古树,阳光像被筛子筛过一样,你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却不会被晒到;海风夹着青草的芳香吹拂在脸颊上,沁人心脾;车窗外时而闪过一片片草地,成群的牛羊在阳光下低着头,吃着草,一派田园风光;一脚油门,我们在主干路上奔驰起来,这里没有红绿灯,需要注意的只是要过马路的袋鼠。

在路边我们时常能看到注意袋鼠出没的标志,开始我还不以为然,但我们真的两次碰见了袋鼠。第一次,在一段山路中我们远远的看见一只袋鼠,然后我放慢了车速,慢慢的靠上去,它并不害怕汽车,也许是见多了,直到我们到了跟前才一蹦一蹦的窜入林中。第二次就惊险许多了,一只大袋鼠带着一只小袋鼠从右向左过马路,天色已暗,我并没有注意到它们,直到跟前了才急刹车,好在车速不算太快,大袋鼠正好从车前跳过去了,小袋鼠还没动。我停下车回头看那两只袋鼠,它们似乎没有惊慌,小袋鼠悠然的三蹦两跳的过去了,我们倒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从出发地到Paul’s Place 大约有120公里,开始估摸着2个半小时足够了,所以开始时走走停停看看了,但是没想到最后一段是石子的小路,根本无法开快,所以1:15才赶到,比关门时间晚了一些(早就听说澳洲人慵懒,没想到下午一点就收工)。在门口喊了半天没人应,我就自己打开大门把车开进去了。

Paul’s Place不是公园而是个农庄,所以没有售票处。进了农庄我们碰到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像夹着个麻袋一样抱着一个小女孩,后来才知道是老板娘。老板娘的身材高挑,穿着一条牛仔裤,说话声很响亮,一看就像一位豪爽的女牛仔。她说这里已经关门了,最后一批是一队春游的学生,才开始不久,如果我们愿意,可以加入他们。当然愿意,我们奔驰了120公里难道再回去吗?

农庄非常大,南北的一条大道把农庄分成两块,东面是一个很大的草场,里面放养了许多牛、马;西面是住家和一些饲养动物的院落。鸡和孔雀一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小袋鼠(Wallabies)像小狗一样在人群中荡来荡去,等着别人给他喂食;鸵鸟、梅花鹿和羊群们一起在围栏里奔跑;只有各种各样的鸟儿被单独关在鸟棚里。

游客不是在看动物,我们是和动物一起游戏。Paul设计了许多游戏,使我们能尽情享受和动物一起的快乐时光。我想这些游戏他已经玩了数百数千遍了,但他依旧非常热情,丝毫没有倦意,他的热情也感染了每个人,让每个人都兴奋异常。树袋熊被从桉叶树上请下来,每个人都有机会抱一抱这个胖胖的家伙;鸵鸟成了洗头工,我被Paul拽上去示范了一下,稻谷洒在我的头上,一只鸵鸟从我的头上把这些稻谷啄走了,感觉就像干洗加按摩;鹦鹉被我们顶在了头上,铜头蛇被我们围在了脖子上;绵羊、梅花鹿和鸵鸟围着我们追逐我们手中的稻谷;还有针鼹鼠、刺猬以及一些说不上名字的鸟儿。这里的动物并不多,也不是什么珍希异种,但是我们却在这里感到了和动物在一起的快乐。

企鹅半岛(Penguin Peninsula ):夜访企鹅

晚上我们住在企鹅半岛上,那里有个企鹅中心。到了晚上七八点钟,企鹅们会从海里回到岸边的巢中休息。企鹅中心就建在海岸边,靠着企鹅的巢修了一条栈道,这样游人可以近距离安全的观察企鹅,企鹅们也不会受到影响,它们可以从栈道下穿越,回到自己的巢中。企鹅的巢非常简陋,大都就着地形而建,有的就是一个水管,有的就是三块石头拼一拼。导游拿着一个红光的手电筒,一边寻找着企鹅,一边讲解。据说夜间活动的动物一般感觉不到红光。到了八点多的时候,企鹅渐渐多起来,它们三三两两、摇摇晃晃的从海里上来了。我们尽量保持安静,别吓着他们。有两只企鹅在洞穴里打情骂俏起来,导游说他们在互相Massage,引得我们压着声音大笑起来。还有些企鹅就不走运了,孤独的守在洞口,发出阵阵鸣叫,不知道是在悲叹,还是在嚎叫,吸引异性。据说企鹅们是不睡觉的,它们就一直站着,然后不停的打盹。每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的时候,企鹅们就又成群结队的奔向海里去了,这该是更壮丽的一幕吧。。。。。。

海豹湾(Seal Bay): 海豹的阳光沙滩

澳洲人很会发展旅游经济。开始以为澳洲不会像国内的旅游景点,到处都要门票,但是到了袋鼠岛,还是发现很多地方都要门票。但是澳洲人更注意保护动物。不管是海豹湾还是企鹅中心,都有一个宗旨:尽量不打扰动物,所以每日接待的游客都是有限制的。钱是永远挣不完的,但是生态系统一旦被破坏了,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的。只有保护了原始的生态系统,才能吸引更多的游客,才有挣不完的钱。澳洲人似乎深谙此道。

海豹湾每天只接待四批游客,早上一批,中午一批,下午两批。我们赶在了中午的一批,据说人比较少。在讲解员的陪同下,我们一组大约8人,走向了海豹聚集的沙滩。海豹虽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是野生的海豹还是具有攻击性的。为了安全起见,讲解员要求我们一组所有人尽量靠在一起,以整体一起移动,据说海豹在陆地上的视力不好,如果是一个人,它会感到受到威胁了;如果人多挤在一起,它会以为是一个小沙丘。

当日的阳光非常明媚,海边的风也很大。沙滩上,海豹们有的三三两两的一组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有的则仰天长啸,不知道是在呼唤挚爱,还是在感叹海里又一次成功的搏击;有一些小海豹则在追逐海鸟玩,海鸟们一阵一阵的群起群落,像海边飘起得一根白丝带,似乎也在和海豹们游戏;有一只小海豹面朝大海,触了几下浪头又退回去了,似乎还没有做好下海的准备。沙滩上,平和安静却又充满着生机勃勃的气息。

同组有个小女孩,约莫一两岁,对沙子的兴趣似乎比海豹更大。当我们惊呼几米外的一只小海豹时,她却专注于玩沙子。这只小海豹开始时在我们身后的草丛中睡觉,也许被我们吵醒了,它翻了个身朝我们挪动过来。讲解员示意我们让出一条道,就在距离我们1米左右的位置,小海豹挪动着它的身躯,它身上的绒毛,嘴角的胡须都清晰可见,真想向前去抚摸抚摸它可爱的脑袋,它似乎睡够了,想到海里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Flinders Chase 国家公园(Flinders Chase National Park):海狮的栖息地

豹喜爱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但是模样相似的海狮却喜欢在背阴的岩石上栖息。在各种介绍中,我们事先并不知道在Flinders Chase国家公园能看到海狮,所以在Admirals Arch发现海狮时让我们兴奋不已。

Flinders Chase是一位英国的探险家,据说是他最早发现了袋鼠岛。这个公园就是为了纪念他。Admirals Arch位于公园的尽头,靠近海边,岩石向着海的方向伸出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拱形。沿着人工的木道,我们向海边走去。大海在这里似乎特别的有力,巨大的海浪冲击着岩石,激起几米高的浪花,让人不由得想起,“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诗句。顺着扶梯蜿蜒而下,巨大的拱形突然映入眼帘,让人赞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但是更让人惊喜的是,拱形下一只只懒洋洋的海狮。在另一侧的岩石上也有许多海狮,也都在躺着睡觉。远处的海面上,浪头一层层的向岸边卷来,时而能看见一个黑影在浪头上一跃而过,那是海狮在中流击水,只有到了海里,这些海狮们才会变得生龙活虎。

阿得莱德:乐于助人的澳大利亚牛仔

从袋鼠岛回到阿得莱德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们预定的是一家背包客旅店,Annie’s Place,这类旅店到晚上九点后就没有服务人员了。房间是我们去袋鼠岛之前就订好的,订房间的时候,老板娘(我猜就是Annie)给了我们两个密码,一个是进大门的,一个是进房间的。我们的房间是在另外一套公寓里,显然这套公寓的密码锁设计的非常也不友好,在输入密码之前要按一下C键,所以我怎么也打不开大门。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又是深夜,我和老婆被锁在门外,街边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街道上极其安静。我们有可能要露宿街头了,老婆有些着急了,不过我还是显得很镇静。我想到去主楼里求助,我们到达阿得莱德的第一天就住在主楼里。

Annie’s Place 的主楼离我们的公寓楼只有几百米远。主楼也有密码锁,不过这个密码锁要简单的多了。进了主楼,我在厨房房间看到一位小伙子在煮东西,便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小伙子并没有直接回答是或不是,也许他看出来我们需要帮忙,便问:“有什么他可以帮忙的?”我解释了碰到的困难。他立刻拿出手机,然后在墙上开始寻找求助电话,很快在门后找到了Annie的手机号。接通Annie后,我知道了开锁的诀窍。谢过小伙子后,我们又回到了公寓楼,并且顺利的打开了大门。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解决了。进了公寓,我发现我的房间门上,留了个条,说是我的房间换到3号房间了,然而我用老的密码怎么也打不开3号房间。尝试了几次,我决定再次求助澳洲小伙子。这次他仍旧非常热情,并且我知道他叫Will。接通Annie的电话后,我才知道她把房间的密码写在了字条背后。我真是蠢啊,如果玩寻宝游戏,我肯定什么也找不到。跟Will告别时,他非常热情,并且嘱咐,如果有问题还可以再来找他。

也许,真应了他的话。回到公寓里我撕下字条,在背面果然写着一串数字。然而,不幸的是

这串数字仍然打不开房门。于是,我又再次找到Will。这次Will什么也没说,拿起一杯酒就和我一起出门了。路上我们聊起了他手中的酒,他说这是Roadey(不知道拼写对不对),澳大利亚人的传统,意思就是边走边喝的酒。早就听说澳大利亚多酒鬼,又多学了一个单词。到了公寓里,Will也无法打开房门,于是他再次给Annie打电话,也许Annie也有些愧意,她决定立刻赶过来一趟。

在Annie赶过来之前,Will决定陪着我们。于是,他来到客厅,烧了一壶开水,像主人一样为我们每人泡了一杯茶。我们就在客厅里喝着热茶,聊开了。Will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人,所以他把我们两个中国人当成了客人。Will的家里是开牧场的,据他说家里有成百上千匹牛马,他就是个地道的牛仔。他目前在读大学,他是随同学一起到阿得莱德来参加橄榄球比赛的。我们还聊了茶道,聊了中国,聊了中国的发展,聊了我对澳大利亚的印象等等。那是一次非常愉快地聊天。

聊天让我们忘却了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Annie赶到了。她非常歉意。本来我也有一肚子的怨言,不过愉快地聊天化解了一切。本以为Annie会非常感谢Will,不过他们只是互相平淡的问候了一句,也许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应该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之后,Will也礼貌的告别了。

在阿得莱德的这个夜晚本是个不顺利的夜晚,但是与Will的萍水相逢,令它变得难以忘怀,也让我们的旅行多了一个闪光点。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