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图]澳洲海港:海水教会我浪漫
澳华中文网 2011-05-09 23:37:11   关注人次[]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多图]澳洲海港:海水教会我浪漫]

      

凯恩斯

巧遇婚纱

  

      凯恩斯海港停泊着许多游船,大大小小,桅杆耸立,相互交错,其中不乏价格不菲的豪华游艇。在澳洲,游艇才是身份的象征。从格林岛回来已经是下午了,夕阳西下,阳光给白色游船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晚餐的时间还早,我们沿着岸边散散步,领略海港景色,顺便拍些照片。

  

      海港很美,边看边行,忽然发现一对新人,新郎穿着黑色西装,没打领带,衬衫的领子翻在外面。新娘穿着白色婚纱,胸前绣满粉色花朵。他们在拍婚纱照。旁边还有伴郎伴娘各三人,男士妆扮与新郎相同,女士穿着白色的裙子,只是没有粉花。摄影师是个女士,以海港为背景,为他们留下倩影。我一时高兴,难得一遇!怎么拍呢?如何跟人家交涉?我一边盘算着一边往前走,已经来到他们旁边。

  

  就在我手搭快门想端起相机时,两位伴郎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笑着冲我打招呼,让我给他们拍照。我很高兴,抬手就是一张。那位伴郎很兴奋,站起来继续让我拍,两人还摆出了风趣的姿势,真是太好了。他们的笑声引来了同伴。那位伴郎又拉过一位伴娘一起照,故意做出亲密动作。年轻的伴娘有些不好意思,笑弯了腰。

  

      好机会,我很兴奋,手也很忙,刚想对那位伴郎说,能否给新郎新娘拍张照片。另一位伴郎走过来,拉着我问,能否跟两位新人一起合影?正合吾意,当然可以。走向新人,本想挨着新郎站,新郎却从中间换到另一边,让我挨着新娘。这时我才想到了自己的狼狈:刚从岛上回来,穿着T恤、短裤、沙滩鞋,一副休闲的打扮,又背着个摄影包,与婚纱的场合太不和谐。我犹豫了。新郎看出了我的意思,把我按住说,没关系。一位伴郎走上前来为我整了整T恤的领子。我意识到,相机背带弄乱了衣领,这样也不见得整齐。三位伴娘走过来,全站在一边,我正好站在中间。她们递过两束鲜花,一束放在新娘手中,一束交给了我。没有了过路人的感觉,反倒觉得成了贵客。这是礼节和友好。摄影师按响了快门。这时伴郎也都走过来,集体来个合影。大家狂呼着,做出了各种姿势,站在两边的伴郎更是抬腿举手,做出标新立异的动作。真开心,他们哪里是拍照,简直就是狂欢。那位女摄影师也乐了,照了好多张。她刚要停下,我立刻把手中的照相机递过去说:替我拍两张。之后,我把摄影师叫过来说:我给你们所有的人拍个合影吧。之后,逐渐减员,就剩下两位新人,婚纱照片也就顺理成章。

  

      每个人都是满面笑容,也很兴奋。我在想,可遇而不可求,能在国外沾到新人的光很难得,便走到新郎身旁说:能与你们一起拍婚纱照很幸福。

  

      他说:能有你参加拍照也感到很幸福。

  

      一位伴郎过来问:你是哪国人?

  

      我说:中国人。

  

      他显得非常熟悉地大声对我说:中国,

北京

。而后兴奋地喊着:北京,北京。可能是奥运会开过后的影响力吧。

  

      那位伴郎指着我头上戴的高尔夫球帽的图案说:画的那个观澜湖很熟悉,参加过在中国举办的观澜湖高尔夫球比赛。

  

      我说:有机会再去中国。

  

      走出去很远,两位新人还在海港拍照,只是没有了那种狂欢的气氛。看来,我的加入确实为他们的婚纱照增添了欢乐的色彩。

  

      天空暗下来,蓝天中的白云,不知不觉中,部分变成了乌云,凯恩斯天气就是富于变化。忽然云边出现了彩虹,一直垂进大海。不一会儿,彩虹变成两道,渐渐连成半圆,太美丽了。我举起相机,在想,那对新人如果没走,定会留下这难得的瞬间。

  

      我忽然想起了那句歌词: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可能是有了格林岛上的游泳,经历了人生的风雨,也会出现彩虹。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多图]澳洲海港:海水教会我浪漫]

      情系情人港

  

      情人港的英文名字是Darling Harbour,又被音译为达令港。查了字典,darling的意思是心爱的人,叫成情人港就简洁生动起来。我不知原来这个名为Cockle Bay的普通海湾何时出名的,一定是海港的景物人情发生了变化而有了这个名字。

  

      海港迎来送往人们聚集,也是亲友离别的地方,如果是恋人,那更会两情依依难以分舍。前苏联有一首老歌叫《海港之夜》,歌词很有意境:当天刚发亮,在那船尾上,只见蓝头巾在飘扬。曲调也是典型的

俄罗斯

民歌,充满忧郁和伤别。一听这首曲子总想,那个时节一定很冷,天也是阴沉沉的,起码心情如此。

  

      我也在想,为什么叫情人港,不叫恋人港,这里有差异。恋人缠绵,对于出海远航的人来说能令人动容。而情人港的意思就不同了,让人觉得阳光,浪漫,名字恰如其分。

悉尼

的天气很少阴天,一年大多阳光灿烂。海港周围布满各种现代设施,可以带着情人去逛商铺、进餐厅、泡酒吧,也可以到咖啡馆伴着浓香漫谈。

  

      想像中,悉尼的情人会聚集到这里谈情说爱。其实不然,并没那么多的情人依偎,但又确实很浪漫。这种浪漫体现在明媚的阳光,悠闲的表情,舒缓的行走,以及个性的服装。你可以不进咖啡馆,坐在岸边的茶座上,要上一杯饮料,去欣赏海港的景色。海湾里停泊着各种各样的游船。白色的船,蓝色的海,远处是高大的建筑。而眼前走在海边甬道上的行人,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与海港的景色融为一体,增加了画面的生动和色彩。

  

      也有年轻男女牵手相扶走过,没有联成一片成为“港”的感觉。倒有一位年轻姑娘吸引了我的视线,金黄色的头发披在肩上,坐在岸边的木条凳上,好像在等什么人,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通话,认真地说着,时间很长,变了不同姿势,不知通话的另一方是谁,也不知说些什么,只是面带微笑的表情很迷人。在情人港让人引起美好的联想,去为她祝福。

  

      现代的情人港没有了那种长年的远行,也没有驾驶渔船出海的生离死别。多是乘坐游船去欣赏沿岸的旖旎风光、现代建筑、宏伟的海湾大桥。标致性的

悉尼歌剧院

,以前一看到外形,总觉得华而不实,甚至哗众取宠。近距离观看,才感觉到了美丽和别具一格,像一组扬起的风帆航行在海上,又像是一簇洁白的莲花盛开在港湾,还像是晶莹的贝壳矗立在

海滩

上。设计者

丹麦

人J·伍重太有才了,在233个方案中脱颖而出。外观不仅好看还实用。88258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包括大音乐厅、歌剧厅、剧场和小音乐厅,还设有排演厅、接待厅、展览厅、录音厅,同时容纳6000多人在里面活动。设计者不管结构,把理想转化为现实,在施工中还遇到了很多麻烦,费了很多心思,工期长达十几年,开支也增加了很多才建成。悉尼歌剧院的设计很有道理:陡峭光滑的外表贴上亚光的瓷砖,使这里成群的海鸥无法着落,也就没有了鸟粪,否则不堪设想。建筑外表的尘土,一经雨水,很容易冲掉,省去了擦洗,可永保洁净,真是想得长远,一劳永逸。

  

      短暂的分离,并无久别的兴奋。远距离打量情人港,那色彩、那情调确实很迷人,令人思念。不能想像,现代、繁华的背后,当年曾经是出口羊毛的港口。码头上的仓库造船厂面粉厂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商铺、酒吧、咖啡屋,人们往来再不是搬运货物,而是在享受生活带给人的美好。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