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我对悉尼的印象
澳华中文网 2011-03-04 10:13:32   关注人次[]

     气候

  这个时节在

悉尼

是初夏,温度总在25度左右,很干燥,几天下来,手都皱巴巴的,有在冬天去

北京

的感觉,稍好些。

惠灵顿

就比悉尼冷多了,我们到的那个晚上只有7度,而当地人说那不是冷,只是风大而已,我的天,他们的风听说是从南极直接吹来的,没有一点遮挡,那可是每天24个小时能把我吹倒的风呀!

  

  如果说惠灵顿因其“Windy Wellington”而闻名的话,那么我觉得悉尼可以说是"Sunny Sydney"了。当然其实他们两地的太阳都一样的SUNNY,这倒是和在

洛杉矶

旧金山

的感觉一样,在太阳底下,被烤得不行,象在

青海

的高原上,紫外线很强,有灼伤感,而一旦到了树荫下,立马就冷了起来,而且是到处找外套的冷。

  

  他们的空气很洁净,这也是和华府和旧金山一样的,一切都是那么通透,没有隔膜,回到

上海

,才发现走在上海象是走在雾里云里,隔着一层总是擦不干净的玻璃,象是我的眼镜片。

  

  泡吧

  在悉尼时我们住在Darling Harbor边,那是个著名的景点,但主要原因是我们开会的会议中心在Darling Harbor边上,就在我们住的Novotel对面。这是个港口,夜晚灯火澜姗,沿着港口到处是酒吧。晚上音乐很吵,但仍能听见人声鼎沸。

  

  西方人喜欢泡吧,而且喜欢泡那种很吵的吧,这是我最受不了的,也总是不明白。我总以为他们在吧里面并不会说很多,只是喝酒,结果开了几次会下来才明白,原来他们不仅喜欢热闹的吧,不仅喜欢在吧里喝酒,而且喜欢在震耳欲聋的场所进行hospitality,相互大叫大嚷地进行社交活动。说心里话,晚上的大型hospitality是我最怕的,上千人挤在一个巨大的厅堂里,乐队编制着永远不停的不知道什么音乐的吵闹,人们小心翼翼地挤来挤去,却又大叫大嚷着,我因为总是把嗓子喊哑了才能回来,所以极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而每次我们老板则总是兴致盎然。在惠灵顿的后面几天,可能是因为风吹,可能是因为疲劳,也可能是因为话说太多,反正一到晚上就嗓子疼,后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以这个为借口,才可以在12点回到自己住的房间。

  

  在惠灵顿的一次hospitality上,遇到一位中年

英国

律师和他的夫人,他们显得很疲惫,我说我不喜欢在这样吵闹的地方说话,他很绅士地微笑着说,他也不喜欢,只是年轻人比较喜欢一些。虽然我也看到不少上了年纪的外国人在这样的酒会上乐此不疲,但暂且假设他们出于无奈吧,人怎么可以在这样吵的地方保持头脑不发昏呢?我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头脑发昏。

  

  

悉尼歌剧院

  Sydney Opera House可以说是

澳大利亚

的象征之一,有人把它列为世界第八大奇迹,虽然我觉得它还不足以和其他的那些相提并论。外观看,它一如既往的优美,见证着20世纪以来的历史,然而它也已经有些沧桑,进入歌剧院,你会发现它的墙壁已经发黄,有些许的破旧,虽然我相信他们已经经过了整修。与上海大剧院和演奏一年一度新年音乐会的

维也纳

歌剧院相比,悉尼歌剧院的大音乐厅显得有些小,因为没有包厢。

  

  比较特别的是,它有一排巨大的大小不一的管风琴,悬挂在大厅的正前方,管风琴师坐在很高很高很高的地方,用他的十指控制着巨大的管风琴组。开了灯,音乐厅依旧是最富丽堂皇的地方,虽然,它已经有点象十八世纪的古董,不过也正因此,才得以使我们暂时离开浮世的喧哗,回到上个世纪的遗风中去。

  

  shopping

  悉尼晚上商店6点就关门了,只有

-街

才有到10点半的。听说悉尼的商店只有在每周四才会开到晚上9点左右,因为每周的那天是悉尼人的发薪日。惠灵顿则更糟,我们到那天是周日,商店下午3点4点就关门,4点以后就只能找到些Metro之类的超市了。街上非常之冷清,只有些挂着“狗牌”的如我般的Avocats在晃悠。听说惠灵顿的第一家大型超市是1993年才建成的,在惠灵顿,花一个小时可以逛遍市中心的大街小巷。

  

  两地除了羊毛制品,也没什么好给我们shopping的,衣服款式都比较旧,式样单一而且很少,价钱还贵,不要说和

香港

,和上海比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在澳洲,很容易发现衣服、箱包、玩具等等都是Made in China。当地人衣着都很简单,T-shirt,运动外套,牛仔裤。在惠灵顿,当地人真的都很不怕冷,我穿着在悉尼买的皮衣瑟瑟发抖,他们却欢快地迎着大风穿着超短和无袖T-shirt勇往直前。真让我感叹,吃泡饭和黄油长大的真是有天壤之别的呀。

  

  不过说没什么可买的,我还是买了不少东西回来,发现抽时间偷偷溜出来shopping真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特产

  澳大利亚有很漂亮很漂亮的Opal,但是都很贵,总体来说,比钻石还要贵些。色彩以蓝色和绿色为主,也有红色,但红色因为少而极为名贵。最好的Opal是black opal(其余还有white opal, crystal opal, boulder等),色彩深而透明,象是五彩的水晶,又象是斑斓的钻石,非常漂亮夺目。通常好的opal饰品都以钻石相衬,因为相比较而言,钻石比较便宜。

  

  我还买了张

袋鼠

皮,因为有根长长的尾巴,让人觉得特别好玩。惠灵顿的羊毛制品就比悉尼贵了,听说因为

新西兰

的羊毛产量少于澳大利亚。

  

  两地的黄油啦、白脱啦、奶酪啦、葡萄酒啦都是享有盛名的。听说澳洲的葡萄酒比所谓的名贵的

法国

葡萄酒好很多,而且价格又很便宜。在悉尼开的是欧洲律师协会的年会,那些欧洲人疯狂喝葡萄酒。我当然也吃了很多黄油和白脱(我不喜欢吃奶酪),真不知道胖了几许,不过话说回来,还是喜欢吃中餐,我吃西餐的极限是5天,过了五天说什么也要去找中餐馆或吃

越南

菜或Tai Food了。

  

  新西兰有一种很漂亮的饰品,是贝壳类的,但不是到处都有的那种,非常漂亮,也是色彩变幻莫测的,但与opal相比,便宜很多。如果说Opal是喜欢炫耀身价的贵妇人,那这种新西兰独有的shell饰品就是清纯亮丽的灰姑娘。

  

  首都惠灵顿

  怎么看,惠灵顿都不象个首都。市中心只有一点点大,若干个小小的街区很快就逛完了,我在一家叫“乐陶居”的中国餐馆吃饭时,一个打工的上海女孩告诉我,平时和朋友约会,只要说一句在“市中心”碰头就可以撂电话了,而在上海,她感慨,这怎么可能呢?

  

  来惠灵顿之前,听悉尼人说惠灵顿是个hilly的地方,到了之后发现,这也算是个山城吧,和旧金山不同的是,旧金山是整个城区都是起伏不平的,而惠灵顿则是downtown在平地上,在港口边上,居民则多居住在半山腰和山上。那住房一幢幢的真是让人羡慕,很漂亮,象童话里的房子。

  

  惠灵顿有很漂亮的港口,港口上有很多高高桅杆的游艇。人们周末通常驾艇出游,或是到

海滩

晒太阳,吹大风。发达国家的人和发展中国家的人就是不一样,付出同样多的劳动,得到的报酬却更多,于是生活质量就高起来。说到这些不免想到亚洲人被西方人歧视的状况,其实这也是我这次出差感受最深的一件事情,那天下午,我一个人回到房间,满脑子在想,总有一天我要他们和我说中文!这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慢慢再聊。

  

  新西兰的首都原本是

奥克兰

,去之前就听很多人说奥克兰比惠灵顿可漂亮热闹繁华多了,可是后来因为地理位置和政治上的原因,把行政首府和首都迁到了惠灵顿,这才有今天的惠灵顿。

  

  这是一个多么安逸的地方呀,夜晚到了8点,在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影,人们懒懒散散的,穿着西装背着运动包上班,也有office小姐穿着套裙和运动鞋赶班车的。去做firm visit时,也不多谈什么工作,很容易地就把话题扯到了到哪里去玩上面,这时候主人往往会两眼放光,滔滔不绝起来。

  

  “乐陶居”的老板和我说,他在奥克兰和Queenstown都呆过,最后发现还是惠灵顿更清净、更安全、更安逸,于是决定把家安在这里。这漂泊异乡的人,在

美国

和澳大利亚也呆过几年,他说,相对而言,新西兰的种族歧视更少些,所以他决定留在这里。这种族歧视的印记是这样深的烙刻在异乡人的心里,然而他们依然不愿意回家。

  

  种族歧视

  和一个外国人在一起,谈几句话基本就可以猜出他/她是否到过中国。没有到过中国的外国人,用嘴和你说话,到过中国的外国人,用心和你交流。当然这也不绝对的,有些人始终会有很深的歧视,就好象不少上海人对外地人一样,这样的偏见有时候是极其可怕地根深蒂固,这让我很伤心,因为我总和人说,事情早已不如你们所想象的那样了。

  

  如今我觉得更悲哀了,因为发现,其实整个世界都是这样。“乐陶居”的老板说:其实想想都是正常的,就好象我们懒得搭理

印度

人、

巴基斯坦

人一样。好友Tara说,她在美国,看到

墨西哥

人和黑人会躲得远远的,我说,那是因为他们的眼神,有些黑人确实让人害怕,可如果我们很友好地对待别人,别人也一样冷漠甚至打心底里鄙视你,你的自尊心又如何去承受呢?

  

  有些外国人其实眼界很狭小,没有到过亚洲,没有到过中国,以为真是张艺谋片子里的落后样子,以为中国人真的野蛮无礼,以为自己真的很进化。

  

  总有人问我,你英语那么好,在国外哪里读的书,我会告诉他们,我只在上海接受教育,没有出国读过书,而且我身边的朋友英语都和我一样流利,你们可以来上海看看。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有自己的骄傲,我相信中国人真的很聪明,只要用心,只要努力,可以比西方人做得更好。

 

123123
<v:imagedata 报料电话:+(612)9744 1188 <v:imagedata 社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