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万就能投资移民 市民叹买套房子不如做老外
澳华中文网 2011-05-08 21:55:10   关注人次[]

   

 

150万就能投资移民 市民叹买套房子不如做老外(图)

  卖套房子当“老外”:新的“幸福泡沫”? 岛城每月有千余市民办理投资移民 最低门槛150万元人民币 普通百姓不宜盲目跟风移民热潮

  【核心提示】

  拥有150万元人民币意味着什么?一家中小加工型企业的启动资金,亦或是东部某高档小区内一套不算宽敞的房子……不同的人对此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而对于有的人来说,这笔钱意味着一家人的异国安家梦。

  抱有这样梦想的人,在青岛越来

  越多。从今年6月份开始,一股“投资移民热”从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逐渐刮到了青岛,主营投资移民业务的出国中介也从当初的十几家迅速增至近40家,以此途径实现自己异国梦的家庭,也以每个月上千人的数量激增。这场新兴的投资移民热潮,被业界戏称为移民界的“第三次浪潮”。

  投资渐成移民主要途径

  “这的确是咱们国家的第三波移民潮,主要特点就是依靠投资来实现移民目的。”开发区金吉鑫因私出国中介公司负责人杜宪存认为,在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两次移民潮之后,第三波移民潮的到来早已在大家的预料之中。

  老杜告诉记者,第一次移民潮出现在改革开放之初,国门打开之后,大批人力支援以劳务输出或投靠亲属的方式,成为第一批安居异国的国民。“当时还沿袭着中国一些老传统,叫他们‘洋插队’,去了国外之后主要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老杜”说,那时候也不存在中介机构,大部分在出国形式上依靠部分国营单位组织,或者依靠海外亲属关系。随后,在90年代初又兴起了第二波移民潮,以留学作为移民的主要手段,主要人群是国内部分高等学府的公派留学生,其中一部分学成之后留在国外生活工作,后来带动了家人陆续出国,而到了90年代末,在留学移民热的带动下,技术移民也日渐火爆,一批掌握高精尖技术的人才,凭借着自己的行业领先优势,走上了技术移民的道路。而目前这波移民热,最大的特点就是,投资成为了移民的主要途径。

  各国放开投资移民闸门

  老杜告诉记者,现在办理留学移民和技术移民远比八九十年代困难,“以前技术移民还挺好办的,现在美国、欧洲、加拿大都在技术移民上卡得很严,单纯依靠自身的学问出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不现实了。”老杜介绍说,相对容易的移民途径就是留学,然后在当地取得永久居住权。而随着近两年,各国放开个人投资移民的闸门,这种单纯资本输出以换取国籍身份的途径,逐渐成为了实现移民梦的“康庄大道”。

  最早向异国民间投资敞开国门的要算美国,标志性事件就是美国通过的关于投资移民的“EB-5”法令。根据该法令,只要在美国当地投资,并能够解决5个或以上美国人的就业问题,投资者就可以移民美国。对于美国来说,这项法令能够借助外力解决建设资金短缺、就业率低下等社会问题,而对于中国国民,这就意味着移民美国已经明码标价,惟一的问题就是手里有没有这笔钱。继而,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相继推出了投资移民的规定或法令,一股“花钱买国籍”的游戏就此开始。

  “相对于留学移民和技术移民,投资移民标准明确,手续简单,而且可以全家移民,一推出就受到了热捧。”老杜介绍说,在目前的出国中介业务中,投资移民还不能说居于主流地位,但投资移民的数量逐年增加,而且速度惊人已是不争的事实。

  每月千人办理投资移民

  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徐科长告诉记者,因为办理出国移民时不会纪录途径和目的,目前对于岛城投资移民的人数没有准确的官方统计,“数量肯定是在增加,但具体增加了多少,我们无法进行量化统计。”而根据岛城中介机构的业务量及所占市场份额来计算,通过我市中介机构办理投资移民的人,每月都要超过1000人。

  “虽然不算准确,但也差不多吧。”对于这个数字,和中移民青岛分公司移民顾问金珊表示,基本能够反映目前青岛投资移民市场的规模。金珊告诉记者,以前上海、北京等地的分公司业务量最大,可从今年开始,青岛、杭州等一些二线城市的业务量突飞猛进,虽然还赶不上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但单纯从业务量的增长速度上来说,青岛在全国都得数一数二。而在移民方式上,投资移民也占据主导地位。“投资移民的业务量占我们公司总业务量的八成以上,这个份额还在不断增加。”金珊说,投资移民之所以这么火爆,不单纯是因为“游戏规则”简单,还因为其面向的消费群比较宽广,那就是城市居民中的白领阶层。

  据金珊介绍,最初通过投资移民出国的,大部分是民营企业老板,为了追求更高的生活环境,或者处于私产保护的角度出发,办理这类业务,可现在办理投资移民的主力军,则是城市中产阶层。这部分人毕生接受的都是西式教育,也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强烈熏陶,有的还有在外资企业工作的经历,本身具备移民的强烈诉求,对于移民的理解也比普通学生或者民企老板更加深刻和理性,更重要的是,随着青岛房价的飞升,一大批中产阶级已经具备了移民出国的经济实力,“现在只要在青岛有一套以上住房的,可以说就具备投资移民的经济实力。”金珊说,相对于以前来说,投资移民离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近。

  150万成投资移民最低门槛

  多少钱才能完成投资移民呢?简单说,你最少拥有150万元人民币才具备参与这场游戏的资格。

  金吉鑫杜宪存介绍说,目前投资移民非常火爆,加上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商业移民国家,因此各国的投资移民门槛都在不断往上提,今年6月份,加拿大就上调了投资移民的门槛。目前国内较热门的投资移民国家有5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其中美

  国投资移民需投资100万美元,创造10个美国人的工作机会,或者在经济落后、失业率高的地方投资50万美元。而加拿大投资移民需投资80万加元;澳大利亚投资移民个人资产不得少于25万澳元,投资金额不得少于7.5万澳元,再加上中间办理的各种费用17-18万元左右(人民币),总共大约需220万元左右;投资移民新加坡需要直接投资150万新加坡元。

  “目前还是移民加拿大的比较多。”杜宪存介绍说,该国的个别省提名项目最低只需要100多万人民币的投资,加上中介等其他费用,15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搞定一切。此外,加拿大靠近美国,未来发展空间也比较大,“现在每10笔业务里,就有6个以上是移民加拿大的。”

  投资移民 流失的不仅仅是金钱

  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移民输出国,而投资移民所占的比例也逐年增加,投资移民给青岛带来了什么?这个问题也成为学者和专家关注的焦点。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讨论,在投资移民数量激增的现实面前,已经显得非常单薄,但更多的专业人士还是对此有些担忧,他们担心的不单纯是建设资金的流出,更关注的是社会中坚阶层的断档,以及投资移民大众化对城市发展所带来的震波。

  经济腾飞的必然结果

  在经济发展全球化的时代,当国民的个人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投资移民的火热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世通移民机构总裁WinnerXing博士是一位从事移民投资已12年的资深业界人士,他认为目前国内的投资移民热是与中国经济腾飞密不可分的。“根据这几年国际投资移民发展来看,当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在3000美元至10000美元之间时,该国的投资移民将出现井喷现象。”Xing博士表示,在1998年之前,国内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未达3000美元,国民不具备投资移民的实力,而自2001年之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民个人财富也出现了激增,移民的诉求和投资的需要,自然催生出投资移民热潮。

  “10000美元是个门槛,当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过10000美元时,这种投资移民的诉求也许迅速衰减。”Xing博士认为,目前的投资移民只是阶段性现象,虽然目前还不能预测会热到什么时候,但如果中国一直持续目前的高速经济发展模式,那冷淡期也指日可待。

  大众化投资移民不可取

  尽管青岛目前的投资移民规模在不断扩张,但仍处于国内移民二级城市的地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天王的地位目前不可动摇。但就像杭州一样,青岛的投资移民呈现出来北上广深所没有的地域特色,那就是投资移民的大众化倾向。

  来青做投资项目说明的美国区域中心投资主席伯伦(音)先生表示,原本投资移民的目标针对的是新富人群和成功人士,但在一些房价涨幅超过经济增长速度的城市里,目标人群已经远超出了既定阶层,许多没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的普通老百姓,也凭借着在城市化建设中积聚的地产财富,硬挤进了投资移民的队列中。“成功人士在投资移民时更加理智,凭借着自己的经营和管理经验,他们在出国以后可以灵活运用自己的资金和优势,让生活更上一层楼。”但一些普通百姓出国之后面临的却是生活质量的下降。他们虽然手里有钱,凭着一股对国外生活的向往走出国门,但发活的向往走出国门,但发现这里其实是“地狱”。没有企业管理经验,缺少语言能力基础,他们只能从事一些在国内根本不愿接触的简单工作,虽然享受到社会福利,但无法为移民国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最终还是会被排斥在这个国家之外。此外,从投资移民的流程来看,大众化的趋势也是不可取的。投资移民的申请周期很长,短则一两年,长则五年十年,普通百姓冒着降低生活水平、放弃生活保障的风险盲目移民,对于投资移民行业的发展也没有任何益处。

  更担心的是人才流失

  针对目前投资移民热的现象,市委党校管理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刘文俭表达出自己的担忧,这种担忧不单纯是对于资金的外流,更主要的是社会中坚人才的流失。“对于投资移民对城市建设资金的影响,学术界一直在讨论。但对社会影响更严重的,还是人的因素。”刘文俭表示,目前投资移民的主流人群仍是社会上的精英人士和新富阶层,他们掌握着巨大的社会财富,对于国家经济发展的贡献也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当下社会转型期不可或缺的。刘文俭表示,中坚阶层的流失造成的,不仅是大笔资金的外流,更重要的是,当这些人出国之后,他们往往会带走很多隐形资产,比如自己的经营管理经验、社会人际资源等等,对于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这些无形因素更为重要。 (撰稿 记者 官华晨)

  百万元换张绿卡并非易事 房价飞涨让投资移民渐趋大众化 移民后生活面临诸多问题

  在电影《北京人在纽约》中,一句台词成为了中国人异国梦的生动诠释:“如果你爱他,把他送到纽约,因为这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把他送到纽约,因为这里是地狱。”不论大洋的彼岸是天堂还是地狱,当这些国家重新审视中国国民的个人经济实力,并将此作为开启国门的砝码时,汹涌的太平洋已经无法拦阻源自中国民间的移

  民热情。与往年不同的是,这一次,中国人带着一沓沓的现金跨越大洋,中国人的底气更足了,腰板更硬实了。他们或是为了子女的人生规划,或是为了低税收高福利的社会环境,或是为了能够提供多种便利的外籍身份,种种因素推动着投资移民这艘“黄金船”,向彼岸加速航行。

  人物 :梁先生 态度:一切为了女儿的教育

  在目前选择投资移民的群落金字塔中,梁先生无疑属于塔尖的那一部分,数千万元的身家,早期留学芝加哥的经历,让梁先生的移民道路几乎看不到什么路障,之所以选在当下这个时期,利用投资这个方式,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十几年前,梁先生曾与美国国籍擦肩而过,当时还在芝加哥攻读MBA的他,脑子里压根没有更换自己心里那面国旗的想法。“对于我个人来说,那个时候的美国不适合我。”梁先生告诉记者,虽然自己在芝加哥生活学习了两年,但那时美国的移民政策非常严格,特别是对亚裔人士。所学不属于技术短缺职业,又不愿从事低级劳动行业,梁先生当时回国时,心里没有丝毫的纠结。回国的生活证明梁先生的选择是正确的,作为较早一批MBA留学生,梁先生很轻松地就在经济处于腾飞期的青岛找到了定位,从一名外企员工到部门主管,再到高级主管,如今的梁先生已经成为了某跨国信息事务所里惟一的亚裔合伙人。

  直到前不久,梁先生才产生了移民美国的想法,这种想法主要来自于女儿。梁先生的女儿已经到了上初中的年龄,他决定让女儿跟自己一样,接受美式的高等教育。在美国,梁先生的女儿享受到的不光是贵族学校,还有直报哈佛、麻省等国际一流大学的便利,更主要的是,可以躲避高考所带来的压力和折磨。最终,梁先生在接受了移民顾问的建议之后,选择了一劳永逸的做法,用投资的方式,把整个家庭搬到美国。梁先生表示,到了美国,也许他还会再跟妻子生一个孩子,因为他更喜欢男孩。

  “现在一半投资移民的家庭,都是为了自己的子女教育。”世通移民公司青岛分公司移民顾问刘小姐介绍说,投资移民针对的就是中国社会的新富阶层和精英人士,他们往往有一定的事业基础,在国内拥有稳定的家庭关系,子女也都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在移民的时候考虑最多的,还是子女的人生规划。

  仅以加拿大为例,如果单纯办理子女出国留学的话,一名高中生的留学总支出少说要约40万元人民币,但通过投资移民的方式,不但可以享受加拿大从小学至高中的免费教育福利,以及医疗福利和社区福利等,也可以解决子女在接受异国教育时,缺少家庭亲友关怀,旅居国外的失落等。

  人物 :老马 态度:变卖家产寻求异国“第二春”

  单纯从资金量来说,只要在青岛拥有两套或以上的房子,就具备了投资移民资金基本资格。投资移民不再是国内富豪的金钱游戏。

  老马是一名非常普通的青岛市民,从小学到技校没有离开四方区一步,毕业后面临70后一样的就业尴尬,在经历了一串串人生变故之后,孑然一身的老马面临着人生的困境:一个拥有14间客房的小旅馆,两栋四方区的房子。在2008年的一次移民讲座上,老马产生了出国的念头。没有留学背景,不属于短缺职业,没有外国亲属关系,什么都没有的老马最后选择了投资移民。也可以说是投资移民选择了他。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危害还在动摇着所有美国人的信念,他们需要的是建设项目,是就业率,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为一个字“钱”。这时候,像老马这样的中国人出现了,在略显火热的移民头脑里,老马对于投资移民的理解很简单,“就是拿钱买国籍。”

  2008年下半年,当老马申报美国投资项目时,一切都是那么宽松,就像2009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一样宽松。老马没有什么现金,他需要付出的是自己的旅馆和两套房子,所有加起来约180万元人民币。“我把这笔钱给移民公司的时候,没有别的要求,就要求成功率和速度。”老马说,在那个时候他的生活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讲座,大部分的讲座都是同样的场景,一名大胡子外国人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述,投影仪显示着花花绿绿的图表,自己填写着一张又一张调查表格,以获取下一次讲座的资格。最后,老马选择的是美国爱荷华州推出的金矿投资项目。在众多的美国房地产投资项目中,这个金矿项目尤为耀眼,对于并不了解美国国情及金融形势的老马来说,这个项目最起码能让他感觉心里踏实些。

  接下来就像是一个闯关游戏。首先,投资意向书及其他材料需要经过美国大使馆及移民局的审核,然后还要考察主申请人的家庭资产、资金保障、大企业管理经验及其他,然后还要接受国内各部门的层层审批,最终,就是无休止的等待。在填写完无数的表格,与记不清面孔的面试官交流之后,2009年,他独自一人,拿着两年居住权的临时绿卡,来到了美国的西雅图,“我要在这里生活两年,然后才可以申请接解除限制,拿到永久居住权。”距离真正实现移民梦,老马仅一步之遥了。

  但这两年的生活并不好过,老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语言。今年三十多岁的老马早已错过了学习语言的黄金时期,至今他还是操着一口青岛腔的美语,一手拿着便携词典,一手比比划划,在咖啡馆里跟别人交流。尽管身在咖啡馆,老马并没有机会品尝美国咖啡的香醇,他要应付的是一碟碟面包圈、地面上的口香糖以及后厨的杯碟。没有任何语言基础,老马的生活与在国内时相比,直线下降。但对于这样的生活,老马还算满意,靠着白天在咖啡馆和晚上在健身房的两份工作,在美生活了1年多的老马已经买了一辆二手SUV,有了自己的固定住所。“听说5年之后,我们就可以享受金矿的分红,那时候我的日子会更好过一些。”

  现在的老马已算是半个美国人,因为他已开始适应透支生活。“在国内没有固定工作就感觉天塌下来了,而在国外没有工作很正常。”老马计划明年停止打工,专心学习美语。在国外,这样专门面向移民群体的免费机构很多,老马说,里面很多都是投资移民的中国人,他们有同样的特点:文化水平一般,学习困难,总在课堂上重复 “I begyour parden。(对不起,我没听清楚。)”

  人物 :刘先生 态度:做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

  乍看上去,没有任何人会想到黑头发、黄皮肤的刘先生是一名澳大利亚人,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每天起床之后,刘先生会开车到在黄岛的船运公司上班,下班之后到幼儿园接孩子,然后回家吃妻子做的一桌美食。唯一不同的是,每隔几个月,刘先生要去趟澳大利亚,办理缴税、移民官审查和参与社区活动等。然后,一切又周而复始。

  作为较早投资移民澳大利亚的一批青岛市民,刘先生享受的是低成本的移民方式房地产。在本世纪初,澳大利亚拥有成千上万空置的别墅,传说那个时候只要买一栋别墅,就可以拥有澳大利亚的永久居住权。“没有那么夸张,但大概其就是买房子移民。”刘先生说,在今天看来,这样的投资非常划算。2006年刘先生移民澳大利亚的时候,湖光山色的一栋套三房已卖到百万以上,而刘先生在澳大利亚的这栋别墅也只是花了他300万元人民币。在澳洲居住了四年之后,刘先生顺利通过了移民署的审核,拿到了绿卡,成为了一名地地道道的澳大利亚人。但这时,刘先生却选择了回国。

  2010年年初,刘先生回国之后和老朋友合伙开办了这家船运公司。因为外籍人士的身份,刘先生的公司创立伊始便享受到外商投资企业的高级待遇,不光是税额的大幅削减,还有政策审批上的绿色通道,以及地方政府甚至街道提供的各项服务。既享受着外资企业的优惠,又兼具本地企业的地方优势,这些让刘先生的公司比同行更快地进入正轨,目前主要经营国际航运。

  而刘先生的妻子和孩子,目前仍然是中国公民,对于已经拿到澳大利亚国籍的刘先生来说,暂时让妻子和孩子在国内是更好的选择,“将来我可以让妻子和孩子以亲属关系移民,办理起来非常容易的。”刘先生说,他享受的不单是“一家两籍”所带来的便利,还有是外国人身份给他带来的安全感和平常心。 (唐志顺/图) (本文来源:青岛新闻网 )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