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碧海环抱,处处绿荫
澳华中文网 2011-05-25 13:26:02   关注人次[]

  在北半球, 二月是早春, 大家不都唱着“二月里来…” 企盼春天的来临吗? 可在地球的南半球, 又叫做地球底下(DOWN UNDER)的澳洲, 二月却是夏末初秋。 南太平洋温和的阳光, 照耀在四季不那么分明的澳洲原野上, 你仿佛觉得你就是在美国西海岸, 根本没有离开过北美大陆。 难怪美国人要认为澳洲是最像他们的国家, 是他们在世界上最亲的表亲, 比老宗主国英国都还要来得亲近。
  
  一 穿着美国服装的英国姑娘

  一百多年前的澳洲, 是英国的殖民地。悉尼作为新南威尔士州(N.S.W.)首府,建在南太平洋西部伸入大陆25公里的杰克逊湾两岸的丘陵地带。市内林木繁茂,道路依山势起伏,海港曲曲弯弯,港口船艇汇聚,景色十分优美。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在游历澳洲时写道:悉尼像一个“穿着美国服装的英国姑娘。”
  如今悉尼的乔治大街或伊丽莎白大街上,高楼林立,商场连绵,车水人龙,熙熙嚷嚷,一派现代化大城市味道。加之碧海环抱,处处绿荫,更显得吸引人。
  澳大利亚之有悉尼,如美国之有纽约,中国之有上海。 悉尼是澳洲的经济文化旅游中心,据悉澳大利亚十大富豪有八家在悉尼,许多政界名人如前总理基廷和现任总理霍华德都来自悉尼。
  悉尼闻名于世的, 首推悉尼歌剧院和悉尼海港大桥。 歌剧院以其优美独特的造型吸引音着全世界的建筑艺术爱好者, 而海港大桥则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闭幕式上出尽了风头。
  在悉尼, 许多观念都需要转变, 或许多挺自然的事会变得不那么自然。 前面已经讲过这里七八月是冬天, 一二月是夏天。 但你有没有想过, 寒冷的北风变成了寒冷的南风, 平常在我们脚下的东西却搬到了我们的头顶。 有意思的是水流的漩涡, 它不再朝作顺时针方向旋转, 而是按反时针方向旋转了。 而真正被正了名的东西呢, 却是指南针。 在这里, 指南针是真正的指南, 不象我们北半球的人偏要把指北针说成是指南针。
  悉尼不但漂亮, 而且十分干净, 可见悉尼人的环保意识很强。举个例子,悉尼的环形码头地处闹市,是个旅游中心。右边去标志性建筑悉尼歌剧院, 左边去名胜岩石区。中间无数条航线通往曼尼海滩、动物园、海港岛、达令港等地,还停靠海外班轮,船来人往,络绎不绝,然而码头边的海水深彻见底,大鱼小鱼游来游去,可说是“鱼游深港”,比古人说的“鱼游浅底”更胜一筹。
  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 当然只能用姑娘来形容, 但是不是英国姑娘, 穿没穿美国衣服, 那就两说了。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如今的悉尼姑娘, 衣服倒真的穿得不多。 不信你到海边看一看, 这里的姑娘, 身材虽然没有南美姑娘那么令人血脉喷张, 但高佻的体形加上南太平洋水的浸溋, 还真是养眼得很。

  二 悉尼歌剧院

  悉尼歌剧院(The Opera House)应该是每个人游澳的首选。坐落在环形码头前方一座细长半岛的尖端, 背倚绿树成荫的国家植物园, 三面濒临碧兰色的海面,歌剧院宛如一片片光滑洁白的大贝壳插在沙滩上, 形体独特; 又像一张张白帆从海上航行而来, 风吹帆满。 对歌剧院的形容和描述很多, 有人说她像一只秀丽的天鹅欲飞向天际,伸张的羽翅正掠过海湾; 又有人说她像一个穿着婚妙的新娘席地而坐,洁白的裙裾正随风拓展。 对我来说呢, 这悉尼歌剧院就是一个字, 美。
  据说从天空向下鸟瞰是欣赏歌剧院的最佳角度, 你可以在港湾机场坐直升飞机游览。 好像是三十分钟五百澳元。 太贵, 消费不起。 也有点害怕。 因为有的直升飞机驾驶会从海港大桥下面钻过去以博取游客的赞叹, 目的是多拿一点小费。 不敢领教, 敬谢不敏。 不过我从海港大桥桥头的瞭望塔上眺望过,她洁白的身躯确实象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独立在海中。也许可用周敦颐爱莲说里的“出淤泥而不染,浊清涟而不妖”来形容, 但不那么贴切。 因为这歌剧院洋气, 而爱莲说相对古典。
  当然也可以从海上瞻仰。 若有钱又有时间的话, 可以租一只游艇, 按小时计费, 随你游遍整个港湾。 稍次, 可以参加港湾游, 就是那种上层甲板开放的大游船, 好象是45澳元一人,你在海港大桥上会经常碰到这样的游船从你脚下通过。 我选择的却是乘坐去曼尼海滩的渡轮。这渡轮便宜, 8。5澳元来回, 班船还多。就象在意大利威尼斯坐水上巴士就可以饱览大运河一样, 不但方便,还节省费用。这渡轮来回都经过歌剧院, 可以仔细地观看, 同时还多去了一处景点。
  如果上天下海都看了还不满足, 可以参加“歌剧院一小时观光团”, 走近它的身边和里面,细细张望观察, 来个亲密接触。它体内有一个可容2600人的音乐厅和歌剧厅、还有话剧厅、电影厅,以及化妆室、画廊、展览厅、咖啡厅、接待厅、图书馆、排练场等等, 多达900多间屋子, 在外面还真看不出来。歌剧院内可同时容纳6000多人,其室内装饰设计上乘,材料讲究,新潮音响灯光设备其全, 一派富丽堂煌的景象。
  最吸引人的, 还是她晶萤透亮的外墙。 南半球的阳光,映着港湾的碧波,把每一块乳白的瓦片都照耀得白中透莹。 一百多万片不同形状的瓦片, 镶贴在园拱形的外墙上,仿佛是纯洁的少女在圣洁的光辉中,在阵阵轻软的南太平洋风中,舒张开来, 苏醒过来。
  有人赞美悉尼歌剧院是个非凡的建筑,可以和中国的万里长城,埃及的金字塔比美。但我觉得长城和金字塔,古老凝重,一望就是历史, 一说就是过去。 而悉尼歌剧院则似乎是一个有生命, 有感情的物体,是现在,更是人们希望的将来。无论是片片洁贝,几点风帆,一只天鹅,一个新娘,还是一朵盛开的白莲,都是生命,都是生活, 都是未来。这么来比不知道恰不恰当, 如果把她们比作诗篇的话, 长城金字塔是古老的苍茫的塞外古诗,这歌剧院则应该是现代的抒情诗了。 最恰当的比喻, 她就象她身体内上演的那些歌剧, 茶花女, 卡门, 蝴蝶夫人, 也许, 公主杜兰多…

  三 设计师乔恩 · 里特荪

  如今悉尼歌剧院已成为悉尼的象征, 也是澳大利亚的象征。 在这里, 每年要举办超过3000项的各类话剧、歌剧、交响乐表演和活动。 一年四季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节目和表演。这里已成为世界文化的展览台、交流地,给人们提供了美好的艺术享受,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在世界上的许多歌剧院中, 悉尼歌剧院建筑之美勘称第一。
  但歌剧院的设计和建造都得来不易, 其设计师乔恩·里特荪的故事还很有几分悲情。
  生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设计师乔恩·里特荪是在海边长大的。 他从小就立志成一名建筑师,把能够在海水中展现出来的美移到陆地上来。这一构想看似简单, 听似简单, 但其对建筑艺术的冲击和启迪, 胜过东方与西方的结合, 美过现代向古典的借鉴,是一大跨越。 因为她把人们见惯了的美再艺术地展现出来, 开辟了建筑艺术的新篇章。 在当时, 也许只有西班牙建筑家高第的作品能与之比美。
  悉尼歌剧院可以说是把乔恩童年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她也是已知第一个受有生物启发而设计出来的著名建筑艺术作品。乔恩的造型很简单:几个不同大小的贝壳以钢筋为支架,以瓦片覆盖其表,仅此而忆。
  一九五九年三月二日, 悉尼歌剧院破土动工。首先, 在结构问题上遇到难题: 怎样使这座庞然大物矗立起来? 怎样使几个“贝壳”之间互相衔接起来? 因为每个“贝壳”的大小线条曲线都是不相同的。结构工程师宣布无法解决,断言说要建造它是异想天开。乔恩自己也很着急,后来一天他用刀子把橘子切成一瓣一瓣以后,突然灵感来临,建筑物不是和一瓣瓣的橘子相似么? 外壳是橘皮, 由里面的橘瓣支撑。 于是, 问题迎刃而解。
  接着遇到的是资金问题。歌剧院耗资巨大,单是墙体表面的100多万块瓦片,就是在瑞典特别烧制运来的。最初的预算是390万英磅,到1963年1月,单是建造顶棚就花掉了650万英磅,当预算超过1300万英磅时,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成了朝野两党斗争的焦点之一。1966年,工程部长休斯拒绝付乔恩的费用,乔恩被迫含泪离开,以后再也未回过澳洲,以后又经过无数困难,直到1973年歌剧院才告建成,历时14年。共计耗资一亿澳元以上。现在乔恩寓居在西班牙地中海边一所自己设计的别墅里安度晚年。现任州长卜卡邀请他回来看看自己的杰作。乔恩回绝了,说自己太老了,也不需要再看一看歌剧院了, 因为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了。话说得又有滋味又不是滋味, 令人遗憾。 不管怎么说, 乔恩的名字将与歌剧院一样永垂不朽, 这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四 岩石区和海港大桥

  环形码头的左前侧是岩石区(The Rocks)它是悉尼最早的海港码头区。1788年第一批英国囚犯和军队就由此登陆, 并聚居在这里。所以这个岩石区, 其历史意义有点象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朴茨茅斯, 是近代澳洲的发祥地。 但其内涵却相差很多, 一个是宗教避难地, 另一个却是囚犯流放地。 当初看起来相差很远, 今天却觉得是殊途同归。
  悉尼港是世界有名的深水良港。海湾曲折隐蔽,港口隐藏在一堵墙壁似的高岩后面,岩长几英里,似乎没有缺口,其实有个缺口但不容易发现。另外还有一个假缺口,和真缺口十分相像,常给夜航的人带来灾难。《邓肯·邓巴》号的惨剧就是其中之一。那是100多年前的事了,那故事至今还在人们口中流传不绝。当年马克·吐温的《赤道环游记》中也有记载。
  漂亮的快帆船《邓肯·邓巴》,是一艘航行于澳洲与英国之间的定期班船。那天从英国开来,船上有许多海外求学归来的姑娘和陪伴在她们身边的母亲,因为澳洲人习惯把女儿送回英国学习和培养。悉尼人在岸上掐算着时间迎候他们的妻女,码头上挤满了兴奋期待的人群。
  《邓肯·邓巴》号快速地向悉尼海岸驶近。但天黑了,还未见到海岬。 船长有开进海岬17次的经验,自信熟悉地形。谁知把假缺口当成真缺口对直开了进去,帆船立即被石墙撞得粉碎。200多位乘客,仅有一名水手意外地生还。
  岩石区现在还保留着19世纪的文化遗产,那条当年风貌的老街还完好地保存至今。就是今天乔治大街最北的一段。街面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古老建筑物。旧教堂还在,老邮政局也在。1864年建成的供水手住的旅馆改成了悉尼旅客中心, 陈列着岩石区的历史文物。海事局成为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油画,电影等现代艺术家作品。木偶小屋成了玩具博物馆。一个大仓库也成了豪华餐厅。然而它们的外貌都保持着古朴的旧容颜。还有不少传统如酒吧、小膳食旅馆和庭院咖啡厅等,依然一派古香古色。走在这里,仿佛街头苍灵还处处是那些焦急等待从英国乘船返回的妻女的人群,引起人们万千感慨和联想。
  现在海港码头已经搬迁了。西边原来伸出海面的一条条泊位已改建成新的餐厅、旅馆和住宅。成为观光景点。和悉尼歌剧院隔海相望的东岸沿海滨一带,建满了星级宾馆,豪华饭店和高级餐厅,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十分繁华,岩石区广场上,爵士乐队正在欢快地演奏,吸引着众多游人驻足围观。但不知怎么的,古朴的码头老街和海港的陈年旧事,久久萦绕脑际,挥之不去。
  悉尼海港大桥(Sydney Harbour Bridge)也是岩石区一景,是从岩石区修到北峰的。
  乔治大街北端一直伸延到悉尼海港大桥下面。大桥的确宏伟壮观,高134米,长502米,宽48。8米,重52800顿,全部用铆钉构件组建,不用焊接,显得十分牢固。1923年开始兴建,1932年竣工,历时10年。大桥由德卫士甬伸延至北岸迈尔森角,连接悉尼市区南北两岸,高速公路从桥上通过,为南北交通要道。
  桥头堡沿着斜城建成绿草如茵的休憩地,不少游人在这里跑步锻练。最有趣的是有一排人影正猫着腰爬行在高高的大桥上面的弧行拱顶上。据介绍是大桥攀登团(Bridge Climb)的“运动员”们。攀登团分为日间团和夜间团。攀爬全程3小时,是旅游又是运动,更是令人刺激的冒险活动。 参加的人还很多,需提前预约时间和缴费。 喜欢的说是重在参与, 不喜欢的说是花钱受罪。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