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父母移民风波终降帷幕(律师专题)
澳华中文网 2011-05-05 20:41:33   关注人次[]

2003年3月5日,澳大利亚任职最长的移民部长Philip Ruddock在获悉联邦参议院通过了由移民部起草并报送联邦议会的《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草案2002》的当天,迫不及待的将这一讯息公布于众。至此,起始于1998年的父母移民风波以反对党工党大败、执政党联盟党大胜为结果,终于降下了帷幕。

在澳大利亚移民法史上,就我们唐林律师行观察,执政党与反对党对某一移民法案的分歧,大概从没有像对在世纪交接之际父母移民法案上的分歧这样深刻、这样持久、这样难以调和。

一、父母移民风波的由来

1996年,联邦联盟党(Coalition)即联邦自由党与联邦国家党的联盟在大选中击败了执政党工党成为执政党。自由党一上台即调整其父母移民政策。

首先,自由党出台移民条例,试图引入更为严格的家庭成员平衡测试,将由工党创造的只需要家庭有一半子女在澳父母即可申请移民的定义改为必须有一半以上子女在澳父母方可申请移民。工党与民主党在参议院联手,顺利阻隔了该条例最终成为法律。

其次,自由党成功地引入了新移民必须等两年方可向政府领取救济金的法律。

第三,将1996-1997年度的父母移民配额限制在7,600人,并于次年突降至1,000人,与两年前工党一年发放近九千张父母移民签证形成鲜明对比。

上述三举措构成了父母移民风波的前奏曲。1998年底,自由党出台新的父母移民签证,将经济担保金由$3,500(主申请人)和$1,500(副申请成人)分别增至$4,000和$2,000,将健康服务费由$800多增为$5,000,并承诺如申请该新签证,则每年发放额升至2,800。这套方案比起这次新近出台的法案,要便宜得多也有吸引力得多。不知该庆幸还是该诅咒,几个月后,这套移民条例由工党联合民主党在参议院成功阻隔住了。原因是这套条例会给移民父母和担保子女造成经济上的困难。简言之,是太贵了。该项移民条例被最后否决,使得对该条例顺利通过抱有极大希望的移民部长恼羞成怒,一气之下行使自己的行政权利,将父母移民的发放额限制在每年500名。我们唐林律师行曾为此于1999年初专门撰写整版长文《父母移民的是非曲折》,将其中沟沟坎坎告知读者。

二、父母移民风波的延展

移民部长宣布每年只发放500张父母移民签证时,已经有上万父母递了父母移民签证申请。照此速度,第一万个申请人拿到签证须等待整整二十年!不难理解,急切等待签证的父母申请人及其子女是何等的焦虑、担心和无奈。为此,移民社区也展开了有关父母移民的讨论。讨论的观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工党的公平说,二是自由党的负担说。

公平说的观点主要有:

(一) 移民的父母也是澳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父母,他们应该有与他们子女欢聚一堂的权利。
(二) 老一辈不纯粹是政府负担,他们所承载的文化和价值对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是一种无法计量的贡献。
(三) 老一辈来澳洲有利于下一代的成长。经济上,老一辈的到来可以解脱子女带孩子的时间,使子女可以去上班,从而交税,而不是呆在家里照看孩子,成为政府负担。
(四) 有钱的子女和无钱的子女应该有同样的与父母团聚的权利。

负担说的主要观点有:

(一) 父母移民经济上是一个负担,并且是个不小的负担。因为大多数父母不再是劳动力,从而无法交纳税收。而且健康状态每况愈下,因而给政府的医疗服务带来昂贵的费用。
(二) 不能不考虑经济问题而敞开大门欢迎父母移民。父母移民放宽的前提由父母自己承担一定的医疗费用。
(三) 并非主张只有有钱父母才能来,经济条件不宽裕也可以来,但不交钱不行,当然借钱也可以的嘛!

持负担说的自由党握有提出移民法律草案和制定移民条例的权力,持公平说的工党对这种权利有说"不"的可能。持公平说的说了有效的"不",持负担说的便翻脸说:"好,你不让父母移民自己花钱来,那就谁都别来!"毕竟每年500个名额实在是过于象征性了,技术移民从来就是每年四、五万的呀。

在这样的争议环境下,联邦政府于2000年向议会提交了名为《移民成文法修订(父母及其他措施)草案2000》。该草案的主要措施有:

(一) 主申请人的经济担保金由$3,500增至$10,000,副申请人经济担保金由$1,500增至$4,000;
(二) 健康服务费(也叫第二笔申请费)增至$25,000,但能提供充分私人健康保险的申请人例外;
(三) 每年发放4,000张签证用作该类别。

其结果,工党联合民主党在参议院又一次成功击败了联盟党,顺利阻隔了这一草案。

众所周知,依照澳联邦政府体制,获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执政成立政府。因而政府草案在众议院不存在通不过的现象。只有在参议院,执政党不再拥有多数席位,而反对党工党凭自身的席位也无法在参议院占多数,从而民主党这样的小党,在一些有争议的草案的取向上,常常是那些草案能否顺利通过成为法案的关键。截至到2002年底,联盟党所有修订父母移民草案或条例的意向,均在工党和民主党的联合阻隔下成为泡影。其结果当然不会改变固执的联邦移民部长的决定:继续"每年500"政策。

三、父母移民风波的终结

2002年12月5日,联邦移民部长又一次向联邦议会提交最新的父母移民提案,即《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草案2002》。这一次,部长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急。原来他事先就将一个讨论稿拿出,工党还是一如既往反对,但民主党这次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支持政府草案。这样部长在草案尚未进入议会辩论之前就知悉该草案会顺利通过。2003年3月5日,《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草案2002》成为《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法案2002》,移民部长喜形于色。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本次通过的成文法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父母移民方案中最昂贵的方案。更准确地说,据我们唐林律师行了解,这次《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法案2002》提出的移民申请收费额,超出了1997年制定的《移民(签证申请)收费成文法1997》中所规定的最高移民申请收费额$12,500。为了该法能顺利实施,不得不同时制定并提交《移民(签证申请)收费修订草案2002》,修改《移民(签证申请)收费成文法1997》,将最高额提升至每人$26,745,并与《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草案2002》同时通过。

《移民成文法修订(交费父母移民计划)法案2002》其主要内容有:

(一) 健康服务费(也叫第二笔申请费)涨至每人$25,000;
(二) 经济担保额涨至主申请人$10,000,副申请成人$4,000;
(三) 增设一临居签证,交健康服务费$15,000可获颁发,两年后交$10,000可获永居;
(四) 无论永居还是临居签证都享受Medicare并有无限工作权利;
(五) 每年给3,500名并外加500个名额给现行签证的等待者。

具体内容我们唐林律师行将另外撰文详述。

四、父母移民风波的评说

父母移民风波,前后长达四年多时间,以工党与民主党的联盟为前提,轰轰烈烈地开始,又以工党与民主党的联盟为条件,风风火火地展开,最后,以民主党与工党的联盟瓦解和民主党与联盟党的握手言和为基础,匆匆忙忙地收场。整个过程中,真正的输家只有一个:那就是苦苦等待移民的父母及其子女。澳大利亚移民,因为在议会中没有自己强有力的代表,到了不知该怨谁、恨谁或感谢谁的地步。

先看民主党。民主党是父母移民风波开始的源动力,也是父母移民风波结束的关键逆动力。民主党这次的倒戈无法不让人感叹"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当初,如果不是它在参议院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工党联合阻隔,1998年底出台的条例就不会在1999年初被否决。以当初的$5,000的健康服务费,一年2,800名额,贯彻至今,父母移民早不该是大的问题,也不至于会引发什么风波。民主党反对当初条例的原因是它会造成申请人经济困难,但赞成本次草案的原因呢,是因为它会造成申请人大的多的经济困难?还是屈从于自由党的"每年500"的诡诈政策?怨不得工党有议员咬牙切齿地骂民主党是买不来的,只能租用上几小时呢。

工党呢,"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要反对就反对到底,昨天如此,今天还是如此。坚持的是公平公正,反对的是一张签证造成对穷人的歧视,对富人的宽待。理该受许多移民尊敬,虽然客观上造成了近五年父母移民的停滞。有人会说,要不是工党反对,我父母早就来了。但也有会说,如果工党执政,你父母来得更早,而且不用花这么多钱。一个严峻的事实是:工党没有执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执政。

自由党到底是执政党,有权。法上玩不过,玩行政的。"一年500"狠招。工党中招,硬撑着,寄希望自己上台后翻案。民主党中招,挺不过,招(安)了。

感谢民主党?毕竟从2003年7月1日开始,多了一条路,可以分出去一大部分人,管它是富人还是穷人,而且还多了500名额一年呢。但是,正是因为有了民主党,前四年中才来了两千个父母。

感谢自由党?它是肇事者,是前四年中才来了两千个父母的直接原因。

感谢工党?原则是坚持了,但造成的结果是一样的:前四年中才来了两千个父母。

有怨、有恨,有感谢。只不知怨谁、恨谁、感谢谁。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是唐林律师为澳华中文网.com撰写的独家专稿,其他任何类型媒体或网站如需转载必须征得本站及原作者书面许可。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