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的逼近和逼近的恐慌(八)
澳华中文网 2011-05-07 09:49:30   关注人次[]

>>原采访实录

 

>>查看英文原文<<

Peter Mares:最近几天,公众的注意力都投向了78名乘坐海关船舶来澳寻求庇护的人们。的确,在公海上发生的一些闹剧总是能够抢到头条,但这却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澳洲移民计划的其他发展变化中移开。而恰恰是这些变化有可能从本质上改变我们的国家。

去年年底,移民部长Chris Evans公布了一个“紧缺职业列表”,列出了澳大利亚一些非常紧缺的职业,并宣布具备这些技能的移民者能进入优先审理程序。今年3月,部长修整了紧缺职业列表,上个月他又进一步对永久居民申请的优先审理程序做了一些调整。

这一结果导致许多移民者要面临至少2年的等待后,他们的申请才能被审理到。

我们邀请了悉尼移民代理、现任澳大利亚移民机构行业委员会委员,Mark Webster先生来到我们的现场,为我们谈谈移民政策现状。

Mark Webster先生,欢迎来到《国家利益》栏目组。

Mark Webster:谢谢,Peter, 大家好!

Peter Mares: 同时,坐在我身旁的还有来自墨尔本的Zuleika Arashiro博士,从巴西来澳读书,在La Trobe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她本人也受到这些变化的影响。Zuleika Arashiro,欢迎您。

Zuleika Arashiro:大家好,感谢本节目给我这个机会来到现场。

Peter Mares: Mark Webster先生,目前技术移民的队伍有多长?

Mark Webster:目前,有140,000人正在排队,每年移民局批准签发65,000个普通技术移民签证,这就意味着在这个系统内的申请者至少要等上两年的时间。对于那些在紧缺职业表中的申请人们,他们已经很快的被分配到签证官进行审理了。但对那些不在紧缺职业表中的申请人们,没有人能告诉他们要等多久。可能至少两年,也可能更长。

Peter Mares:您是说在澳大利亚境内和境外的申请人们吗?

Mark Webster:是的。

Peter Mares:所以包括在澳取得学位的学生,也包括那些在英国或是其他国家的家庭申请移民到澳洲,对吗?

Mark Webster:是的。在岸申请的国际

生和离岸申请人几乎是一半对一半。在澳洲境内申请的人们——他们大部分是国际留学生——可以在澳洲一边持有过桥签证,一边等待。

Peter Mares:他们能工作吗?

Mark Webster:他们持有过桥签证时,享有一切工作权利,但是对他们的其他行为有很大的限制。譬如说,他们要想离开这个国家可能就有些麻烦。

Peter Mares:如果他们想离开这个国家,必须持有另外一种签证。

Mark Webster:是的,他们需要所谓的——当他们递交申请,他们获得的是“过桥签证A”。若想离开这个国家需要获得“过桥签证B”。他们只有获得过桥签证B,不然他们就要被困在澳洲。而且他们还需要提供很充分的离开的理由。比如说,他们结婚或者家庭近亲属结婚。

Peter Mares:他们还是需要在3个月内回到澳洲,因为如果他们在澳洲境外逗留超过3个月,他们的签证就会过期。

Mark Webster:是的。他们人在澳洲是获得签证的条件之一。如果他们离开这个国家太长,移民局就会说,你不在澳大利亚,而本人在澳是做出决定时的要求。抱歉我们将拒绝你的申请。

Peter Mares:那我们再回到紧缺职业列表上(CSL),我希望在这上可以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如果我现在申请,而我的职业在CSL上,我实际上就能排在队伍的前面;而那些已经递交申请的人,就必须等待更长的时间,对吗?

Mark Webster:这个系统正是这么运作的。每个在CSL上的申请人的审理都可以优先于其他人。你可能已经递交申请,已经在那等了12、18个月了,但是你不会被分到移民官审理你的案件,直到在CSL上的每一个人的案子都审理完了。

Peter Mares: Zuleika Arashiro,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Zuleika Arashiro:我是在2009年的2月份递交的申请,我考虑过一段时间后才决定递交申请的,当时他们告诉我,我将需要等上6到9个月的时间。

Peter Mares:当您在递交申请时,他们告诉您6-9个月后他们就会对您的申请作出决定吗?

Zuleika Arashiro:是的,基于我的其他朋友的经历,我算了下实际上可能会需要一年的时间。是的,大概6月份的时候,我发现我将要等上更长的时间,很有可能要超过18个月。然后,我持过桥签证B离开澳洲回到巴西,呆了三个月,但是基于过桥签证B的限制,我必须回到澳洲。等我回来我发现,从现在起,我可能还要等上至少两年。

Peter Mares:您是怎么发现的?是移民局联系您,告诉您“我们感到抱歉,您现在要等待的时间不止是6个月或9个月,而是至少两年吗”?

Zuleika Arashiro:不是,是非常随意的。实际上我发现这个新的消息是在我刚回到澳大利亚后,9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我浏览了移民局的网站,想看看我是不是要告诉移民局我已经回到澳大利亚了。当时我看到有新的政策,我点开文件后发现的。

Peter Mares:就是说是因为您浏览了他们的网站,您发现这个队伍在壮大,您等待的时间也在延长。移民部本身是没有联系过您、告诉您的?

Zuleika Arashiro:没有,没有,因为我以前联系过移民部,我知道可能要等的长一些,但是2011年的估算日期,是我在网上发现的。

Peter Mares: Mark Webster先生,移民部以这种方式不告诉您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正常吗?

Mark Webster:有时候他们会写信给那些受影响的人,但这是非常例外的,而不是常规,事实上,他们的政策变化的非常快,如果他们那么做的话,那他们几乎每周都要写信给你。

Peter Mares: 如果人们有一位像您这样的移民代理人,我猜您一定会通知他们,告诉您的客户的,对吗?

Mark Webster:绝对的。我们今年一直在疯狂的给我们的客户发邮件,因为他们几乎每周都会改变政策。目前移民前景是非常的不确定,很难预测未来,像审理时间,甚至是一些人的移民资格。

Peter Mares:现在我也得说,就移民计划而言,移民部长有绝对的权利决定就移民计划而言什么是符合澳洲的国家利益,因此如果他觉得澳大利亚需要化学工程师而不是面点师,那我们就应该顺理成章地优先审理他们。

Mark Webster:你说的很客观。但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你越是小心翼翼的想为移民计划选择最佳的途径,它就会愈加的变形。我们因此已经遇到了许多问题。例如,在CSL之前就有个移民职业需求表(MODL),这个表列出了我们需要移民者从事的所有职业,以填补我们这些职业的需缺。如果你的职业在这个MODL上,你也会因此得到一些额外的加分。现在的状况是因为像厨师、发型师这样的职业在MODL上,你会发现,许多澳大利亚学校像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开设发型师和商业厨师课程。然后,成千上万的国际留学生最终选择了这些课程,出台CSL的初衷主要就是为了更正移民计划中产生的一些畸形现象。

【专题阅读】

2010澳洲移民新政策意向解读 恐慌正在逼近?

[1] 

[2]

 

[3]

 

[4]

 

下一页

  

本文是唐林律师为澳华中文网.com撰写的独家专稿,其他任何类型媒体或网站如需转载必须征得本站及原作者书面许可。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