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中介? 澳洲最大移民制假案谁埋单
澳华中文网 2011-05-07 09:52:22   关注人次[]

澳洲移民学会(MIA)上周曝光,位于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本超过60家中介机构涉嫌伪造虚假学历、证书和工作经验,以帮助申请者获得澳洲永居签证。人数众多的学生被牵涉入内,其中据称相当大部分为中国

生,不少为在澳攻读职业教育及培训课程 (VET)的学生,规模号称史上最大。

移民局已全力介入调查,相信不少人会为此付出代价。至于为这起沸沸扬扬制假案埋单之人,恐怕也不仅仅是无良中介或无知学生那么简单。

无牌中介贪婪敛取不法财

因为敏感的行业性质,中介在教育行业所收获的利益往往被放大。在制假案中,他们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第一责任方。澳洲移民学会执行主席荷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未经注册的无牌移民中介向学生和移民申请人描绘一幅“蓝图”,称只要在他们的帮助下完成特定课程,便可高枕无忧获取永居签证。她指出,对教育中介而言,这种“兜售”课程的行为已经触犯了联邦移民法;而对性质更为恶劣的无牌移民代理来说,他们更是赤裸裸向学生出售伪造的证明,并从中谋取不法暴利,涉及移民签证刑事犯罪。据荷德主席较为委婉透露,涉案中介多集中在市中心佐治街周边,且“非常多华裔学生被卷入”。

早几年在悉尼闹得满城风雨的“神奇中介”案,曾得到移民局和联邦警方的密切重视和介入,姚姓当事中介也多次被调查,但至今该案似乎仍未有最后落案。姚据称能在私校和移民局“呼风唤雨”,通过非正常途径,办成了不少棘手的移民个案,当然最后在网上讨得骂声一片。不少受害人在网上透露自己的遭遇,称姚君“ 骗钱骗色”,有称自己被骗7万巨款者。一位叫May的北京女生曾差点被投入羁留营,她在律师沈寒冰的陪同下向媒体讲出自己的遭遇,称几年间被骗 40000元。据她所言,姚与数家私立学校关系甚密,“神通广大”。考试不过交500元能搞定,甚至一万元明码标价出售移民用某技能证书。姚因敛财掠色引发民愤,最终成了被枪打的出头鸟,但整个悉尼乃至全澳,这样的中介想必不在少数。对于那些想走捷径的昏头学生而言,这些行业“潜规则”甚至是心照不宣的。

在澳洲移民代理管理局(Mara)网站的“被制裁中介”清单中,记者清点后发现147家移民中介曾被停牌或吊销执照,而根据公布的姓名拼音,至少有36人为华人。不仅如此,这些数据仅限于注册移民代理公司,无牌经营的中介可能数目更巨,如今次的60多家。

图走捷径学生或知法犯法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60多家无牌中介或许还只是冰山一角,大规模制假售假更是基于学生和移民市场广泛需求的基础之上。从澳洲移民局年报数据中可看到,为报读VET类课程的海外学生开出的学生签证,在2007/08财年为68382人,相比上个财年的43404人激增了57.55%,留学生人数以中、印、韩、泰居多,占留学总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记者日前在跟进一单相关私校调查访问时,与前来举报的中国学生座谈。来自江苏的Kevin坦白告知,在他所就读的私校中,约有千人以上是中国学生。而大家选择职业教育及培训类课程的初衷,“99%以上就是为了移民”。试想,绝大部分中国留学生在中国属于千分之五的富裕家庭,不远万里而来,2年内连学费加生活费耗资近5万澳元。如果说中国留学生仅仅为了一张厨师证或美发文凭,则太明显违背国人的价值观。籍贯东北的Bruce辗转新西兰来澳,毫不讳言选择某私校VET课程的原因无非两点:学费相对较低且毕业可移民。对很多学生而言,VET课程只是移民跳板而已。数据显示,印度和尼泊尔是VET课程的另两个重要生源。2007年,共有超过12万国际学生报读澳洲此类课程。

然而,随着就读人数的增长,另一个现象不容忽视。在2006/07财年,学生签证逾期不归和非法居留比例激增了近3倍,因出勤率不够被遣返的学生比例也从0.26%增至0.48%,翻了近一倍,均远超就读人数的增长比率。学生年龄的年轻化和移民目的的功利性,应该是造成此现象的重要因素之一。 VET学生和语言学校学生的违纪率在所有留学生课程中所占比例居高不下,学生不思学业或无所事事混日子的现象在个别管理散漫的学校尤其普遍,而无良中介的信口承诺也是间接原因。在涉及制假案人数众多的学生中,相信有部分是抱着走捷径的心态,知法犯法或者是根本就不明就里地跟风行为。学生自律性的下降和心态的不端正是其卷入风波的主观原因,但若要深究,学生家长的盲目施压乃至整个社会病态的盲目移民观念,都或多或少在背后间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新闻回放]

华裔假中介售假证明MIA吁打击无牌移民代理

“澳洲移民学会”(MIA)执行主席荷德(Maurene Horder)指出:悉尼不少未经注册的“假移民代理”,向国际留学生出售“黑市”证明文件。这些所谓“移民代理”其实是一群“男女骗子”,在悉尼、墨尔本、布里斯本等地招摇撞骗。

荷德日前在《悉尼晨锋报》说:这些躲在阴沟里的“假移民代理”,专向天真无知的中国或印度籍留学生兜售伪造证明、每纸索价高达数千元。其中,不少做法涉移民签证犯罪。

荷德说:MIA去年查出60多宗“假冒移民代理个案”、并已上报联邦移民部长。前何华德政府对此并不重视,现任政府至今的行动也极少。MIA统管“注册移民代理”,但“未经注册或已被除牌的所谓移民代理”则逍遥法律之外。移民部长伊云士(Chris Evans)称:移民部正在调查此60多宗假冒移民代理案例。墨尔本的移民部官员和联邦警察(AFP)联手调查1年多后,对当地其中一宗最大的移民代理诈骗案采取行动;上月,他们突击搜查了9个“移民代理机构”、检获不少证据。

初步结果发现:1家华裔办的“商业咨询处”,其实专营虚假的“移民代理服务”,向欲申请永久居留的外籍留学生收费高达2万多元,从中兜售虚假、伪造的教育资历和工作经验证明,企图“瞒天过海”骗取永居资格。申请永居时,如上交虚假或伪造证明,已构成“移民诈骗罪”。去年的调查结果还发现:墨尔本 1家由印度裔开办的培训学院,每份伪造证明索价3千多元;1家华人公司在华文报上刊登“提供移民咨询业务”广告,其实此公司根本没有“注册移民代理编号 ”。荷德说:MIA现时执行的“移民代理管理条例协定”将于今年3月期满失效,故支持联邦政府在移民法检讨中提出修改移民代理行业管理规定的建议。

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本超过60假中介机构,伪造虚假学历、证书和工作经验,以帮助申请者获得澳洲永居签证,除了无牌中介肆意敛财,某些学生为了走捷径而知法犯法外,部分无良私校也唯利是图,钻政策的空子。而能让人轻松钻空子,政府也难辞其咎。

学校唯利大发“政策财”

在近年发生的多起私校倒闭、停课和留学生安全事件里,校方均难辞其咎。究其原因,有“时效性”地最大限度敛财是根本。

澳洲的移民政策频繁修改和调整,使得部分唯利是图的私立学校不得不抓住政策“空隙”,抢在移民条款进一步调整前,尽可能实现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作,大赚学生钱。据莫纳什大学最近的调查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澳洲各校招收的这两个专业的国际学生数量,几乎是2004到2006年度的3倍之多!

2007年底,悉尼国际商学院(SIC)涉嫌违反移民法,被移民部查办,并被指向学生出售职业技能证书。SIC是近年来首家被移民部处理的较大规模私立学校,数百名国际学生受影响。2008年初,悉尼环球学院(Global College)再度被查,其VET课程被封杀。移民部官方说法是,该校招生人数远超自身教育消化能力。又有上千名国际学生受影响,绝大部分为中国和印度学生。环球学院事件一度在社区乃至澳洲社会掀起轩然大波,在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的介入下,相信绝大部分学生案例得到较为完满的处理,但个人情况不同,无法尽善尽美。有消息称,全部或至少大多数厨师专业的学生被转学到另一所学校Meridian。

记者日前陆续接到中国学生投诉,在悉尼某私校攻读厨师和美发专业的他们,因课时设置达不到移民局要求的92周,已递交的移民申请不是被拒就是被拖延,至今尚无成功获批者。除课程设置外,许多学校硬件设施也无法满足学生需求,如去年四川女学生坠楼案生前所在学校,校方仅能安置120个住宿床位,但光中国学生便多达千人以上,相当部分为10几岁的孩子,却不得不在校外自行租房,安全状况堪忧。另有部分学校向学生“兜售”技能证书,这便是上文“神奇中介”的 “魔力来源”了。一旦中介与学校在利益的驱使下泯灭良心,学生往往防不胜防。

记者在全国培训信息网上看到,目前全澳范围内共有各式已注册的提供培训类课程的学校和公司约4750家,其中维州最多,有1342家,昆州和新州分别以1309家和992家紧随其后,其中超过3000所为私立学校。而2005年,这个数字仅为1950家。3年翻了一倍多,巨大的经济利润是最重要原因。

移民政策不完善 当局难辞其咎

2000年左右,全澳厨师移民人数仅为8人,5年后达884人。移民部数据显示,上年度共25833名海外学生成功拿到学生签证,另有 22505名学生成功移民,其中攻读厨师等VET课程者占大部分。2006年入学的43000多名攻读VET课程的国际学生,将在今年迎来移民高峰期。但有消息称,厨师和美发两大“移民金牌专业”将在今年从紧俏职业榜上撤下,约有数万名学生可能在耗费2年时间及数万元学费后,最终与永居签证失之交臂。澳洲移民政策的修订缺乏提前量,以及历来遵循的“不追溯”惯例,是移民部对海外学生不负责任的直接表现。

从联邦教育、就业和劳资关系部提供的数据可见,2007年所有的职业教育和培训课程,共有119797人注册入读(澳洲国际教育部网上数据为 121422人),其中国际学生多达109000人,且报读三大热门课程的人数竟然高达总人数的半数以上。数据显示,攻读护理专业者多达30101人,高居第一;商业管理以17932人位居其后;厨师专业排第三,也多达7276人。记者查到全澳VET课程有近30种,这三门课如此高的报读比例自然不是偶然,课程评估满足移民要求是重要的原因。近几年来,为解决澳洲医护人员、厨师和会计等专业人士严重不足的问题,移民部为攻读这些课程的学生大开移民绿灯。

几年过去,几万学生转永居留下,现在回头一看,情况并非当初理想中那么美好。公立医院中的医疗事故仍然频频发生,孕妇在医院厕所流产的案件屡见不鲜,位于猎人谷的Maitland医院甚至爆出4宗此类事件,令人发指。相关部门一如多年前一样陈词,称这是因为医护人员人手不够造成,宛如数以万计的医护类学生从未存在过。

至于厨师的情况,则更令人失望。数据显示,全澳共有15423间不同类别的餐饮场所,绝大部分集中在各州的主要大中型城市,其中新州占 36.3%,约5600间。以07年厨师多达7000多人的入读率来看,不难发现,经过几年的培养,其实澳洲餐饮业理论上不缺乏厨师,相反早已饱和。然而,厨师仍在紧俏职业榜上高居不下。造成“紧缺”和“饱和”这一尖锐对立矛盾的原因只有一个,即大部分攻读厨师课程的学生毕业后并未走上相关工作岗位。多名学生都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率地表示,“只要能移民,读什么专业不重要”。如此说来,在部分学生们眼里,厨师切切实实成了一块千军万马蜂拥而过的登陆跳板。澳洲的移民政策频频调整,对市场反应何其敏锐。但对移民部而言,厨师课程经年累月的“紧俏”,到底是为了吸纳专业人才还是推销教育产业,相信明眼人都能洞察秋毫,心照不宣罢了。

日前有调查小组就高校制度检讨和改革向联邦政府递交报告,指出各大高校因为经费匮乏,严重依赖向海外留学生输出教育产品。报告曾呼吁政府拨款60亿元,缓解高校危机,但至今未有下文。有报道称,澳洲教育出口产业的年产值已接近60亿元,成为全澳第三大出口产业。

以身试法 到底有多危险?

据和华利盛沈寒冰律师称,无论中介还是学生,在类似案件中以身试法都将被严惩。无牌中介向申请者给出移民建议或提供移民代理服务,最高可被判入狱10 年。若涉及制假售假,将根据具体行为另加控刑事罪名。有牌中介若涉及作假,移民代理管理局将可能介入调查,控以刑事罪项,并停牌或甚至吊销执照。

他指出,上文中提到的姚姓中介所有财产一并充公,经手办理的签证申请全部被重新核查,其中发现多处伪造学历和其它材料的证据。据称他已逃至中国,只要返澳将被逮捕。

对于涉及用假材料递交签证申请的学生,除非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是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卷入,否则均可能被处罚。若递交的伪造材料属于移民申请最基本材料范畴,如学位评估所需的学历证明,则移民申请极可能被拒,同时该申请人可能被联邦警方以“假证罪”起诉,最高可判入狱2年。即便逃过牢狱之灾,申请人档案中也会留下不良记录,影响到以后的其它签证申请。

沈寒冰律师呼吁学生以正规途径办理移民申请,同时自行严格核查所委托的中介公司的代理资格。学生可登录移民代理管理局网站(

www.themara.com.au

),上面可查到所有注册代理机构的详细资料,以及他们是否曾有被吊销拍照或停牌的历史记录。

[1] 

[2]

 

下一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