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移民官出怪招打手机突击核查亲人团聚险受阻
澳华中文网 2011-05-07 09:53:18   关注人次[]

移民官核查儿童(移民)(AH类别)签证申请人的学历出怪招,打申请人的手机,向对方查问,令对方一时无法准备答案,故此被拒申请;申请人在澳洲有居留资格的母亲提出上诉,证明在中学毕业后仍然读私校准备考大学,符合18岁以上女子移民团聚的规定。

“101”儿童移民签证1994年移民规例规定,“儿童”必须仍然依靠父母,不能有工作和结婚,并且如果上了十八岁,第“213”节规定,18岁或完成相等于澳洲第十二班后6个月内或合理时间内在一间教育机构接受全日时间制课程,可以达到获颁专业,行业或职业训练的资格。申请人L君,1983年出世,今年 3月申请“101”签证,移民官半个月后决定不批,理由是不相信申请人在有关的时段内上学。

申请人在申请时填报1999年9月至2002年7月读中学,2006年9月报读哈尔滨现代公共关係职业学院,课程至明年7月。由2002年9月至2005 年7月,则在哈尔滨职业科技学院修读。申请文件还有街保委员会证明书,证明申请人在2005年7月至2006年6月“在家温习功课”。

申请递交澳洲驻上海总领馆后翌日,当申请人仍在上海时,移民官突然打申请人的手机查问申请表格一些内容。当时申请人在上海街头,环境噪杂,所以申请人敷衍回答,结果惹来麻烦。申请人在手机中指出,在2005至2006年这段时间他毕业后留在家中温习功课,准备考大学,但不能完满解释为何不能在上一年应考,只能说这段时间内没有工作。审裁处今年8月给予申请的母亲解释机会。后者将申请表格填写遗漏归咎澳籍的未婚夫,其实这段时间儿子读私校补英文和大学预备班函接课程,因为中国不承认私校,所以没有着街保证明。

申请人的母亲供称,自己在2003年11月离开中国时,留下7万元人民币给儿子,因为儿子并非离婚的丈夫所出,虽然儿子仍住在前夫名下的住所内,其实这住所她也有一半。所以儿子一直是靠她过活。

L君的母亲还责怪移民官打手机的问话方式,对方问得很快,而且儿子听不清楚,因为不能记起一切,所以没有充分回答问题。至于儿子为何没有在早些时考入学试,原来黑龙江省有规例,不准学生在十二个月内报读教育机构同一程度的课程。

审裁处今年9月开庭,申请人的母亲及女方的澳籍未婚夫和移民代理出庭作供。据移民代理供称,在中国文凭和学士学位课程当同一程度,所以大学入学试包括学士学位学生和文凭学生,而申请人读的是一间职业学院,因为申请人想继续文凭课程。申请人读的英文课程相当于澳洲的函授课程。

审裁处要考虑的是在申请人18岁或完成第十二班后(即是由2002年7月起)至他在2006年9月开始在哈尔滨现代公共关係职业学院开始上学这段时间,是否“合理的时间”。审裁处阐释案例,认为规例的条款容许在申请人仍然要依靠父母时,可以连续修读多种全部时间的课程,故此裁定申请人满18岁以后或完成第十二班后的六个月内或一段合理的时间内,在一间教育机构修读一个导致获颁专业、行业或职业资格的全日课程。因此将此案发还移民部,予以批准。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