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移民新政下中国留学生nbsp;为梦挣扎甘苦自知
澳华中文网 2011-07-12 13:53:01   关注人次[]

澳华中文网讯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鲁迅先生当年这句话是赞扬那些反抗北洋军阀统治的仁人志士,为建立一个民主国家而流血斗争。几十年后,在万里之外的澳洲,也有一群“真的勇士”,为了当初赴澳

的一个重要目的——永居身份在苦苦努力。不过,随着7·1新政的实施,他们的命运也无可避免地打上了典型的时代烙印。

还在为“身份”而苦苦挣扎的留学生中,有的在苦等申请进入审批程序,有的为适应新的职业清单不得不辗转攻读,还有的选择了最简单有效的方式,通过“另一半”实现“梦想”。方法不一而足,但个中艰辛,唯有甘苦自知。 

“总要给自己和家人一个交代”  

今年是小吴来澳洲的第5个年头。2007年2月,背负着家人的期望,满怀对新生活的向往,小吴来澳攻读时长一年的计算机硕士学位。“之所以只读一年,是因为当时打算毕业后就回国。”不过,结束语言课程后,小吴的想法却有所改变。“很喜欢这个国家,希望毕业后能留下。” 

读语言的那段日子,小吴在餐馆找到一份工作,工友都是西厨专业学生。“他们说读西厨容易移民,学费还不贵,说得我有点动心。”同年8月,小吴转入悉尼一间TAFE,开始为期2年的西厨课程。她说,放弃计算机硕士的录取通知,只因为不仅学时达不到移民要求,学费也比西厨高出不少。  
可小吴不知道,澳洲移民局当时正在酝酿一场针对职业教育的大变革。就在9月份,移民局颁布规定,TAFE学习中的900小时实习必须是付薪工作,自此释放出官方第一个缩减TAFE移民配额的信号。为早日完成实习,递交移民申请,小吴放弃了当年回国探亲的计划。也就是从那时起,小吴与国内男友的感情出现了裂痕。  

2009年12月,顺利拿到西厨的4级证书和高级文凭后,小吴递交了移民申请。“当时觉得之前的辛苦付出还是值得,接下来只剩等待了。”可这一等,就是18个月。直到小吴本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其签证仍未进入审理阶段。  

“2010年5月公布的新职业清单中,西厨、美发师和翻译等之前的热门职业都被下榜,那时候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知道可能还要等很久。”小吴说,那段时间是她最意乱心烦的日子,一边是“无期徒刑”似的漫漫等待,一边是和相恋了8年的国内男友正式分手。  

“迟迟等不到申请结果,这应该是(分手)最大的原因。每个人都要为所追求的东西付出代价,感情也是其一吧。”小吴无奈地告诉记者,“我还是会继续等,否则之前的辛苦也都付之东流,对自己和家人无法交代。”  

从去年8月起,小吴又开始了新的求学生涯,在纽卡素大学攻读一年的人力资源管理硕士。选择继续读书,一是为当初放弃计算机硕士课程“还债”,二是给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多一个选择。

七一新政后申请技术移民将受到哪些影响?

2011年7月1日澳、加移民新政正式实施

澳移民七一政策系列一:打分系统的对照

[1]

[2]

[3]

下一页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