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澳洲移民政策
澳华中文网 2011-05-08 09:57:49   关注人次[]

  自从5月19日《广州日报》移民留学专版刊登了一篇名为《移民官失业影响几大?》的文章后,一时间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关注,针对大量来电来函询问有关澳洲移民的最新近况,我报记者专程采访了澳洲移民资深人士、澳洲持牌移民代理人、澳洲太平绅士李敏女士,她从不同角度重新给我们解读了最新澳洲移民政策和移民官失业的问题。
                   


  技术移民配额调低 --- 金融危机的滞后效应

  首先李敏女士谈到“技术移民配额一再调低,显然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滞后效应”。新政策的出台早在预料之中,并非一蹴而就。2009年年初,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澳洲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失业率上升,澳大利亚移民部长CHRIS EVANS就宣布:将2008-2009年度的永久技术移民配额从13.35万个缩减至11.5万个。当时,已经可以预见到金融危机可能对澳洲移民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5月12日,新调整出台的澳大利亚移民政策中,政府更明确地说明了,为确保澳洲国内的就业率,技术移民配额在下一个财政年度里将进一步减少,可能从11.5万个降至10.8万个。

  全球金融危机从发生到现在已有一段时日。由于移民行业不像金融行业(如美国AIG,雷曼兄弟等)那样与之紧密相关;所以,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对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非相关行业的影响,自然也会滞后。当然,根据目前美国黄金期货的蓄力待发和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多少都预示了世界经济已有逐步回暖的迹象。一旦全球经济开始复苏,相信移民行业的春天也不会太远,利好政策的出台也将指日可待。目前,申请者最需要的两样东西就是耐心加信心!

                  

  移民局裁员--变相促进移民申请的审核效率

  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最新预算中,预计移民局将消减10%的职位,裁员会波及澳大利亚本土及世界100多个地区的办事处,总体将裁员700人左右。通常在申请人眼里,移民局总是那么高高在上,大权在握;掌握申请人“生杀大权”的移民官,在申请人心里更是有着很重要的地位,遥遥不可及。可如今,连移民局都要裁员700人,移民官都将面临失业的危险,于是许多申请人对于澳洲政府开始产生怀疑,更为自己的移民申请感到惶惶不可终日。李敏女士告诉我,澳洲移民局虽然属于政府部门,但在澳洲为政府工作的人并非像中国的公务员,有个“铁饭碗”。在澳洲,即便是没有发生全球金融危机、技术移民配额也没有减少的前提下,移民局每年也会因为完善管理体制而调整雇员人数,进而更有效地为大众服务。

  记得,李敏女士曾经在与一位澳洲技术移民签证官谈话时,对方非常幽默地说:“我在处理移民案例的时候都会很仔细,一来是对申请人负责,二来,如果我也失业了,还不如那些申请人,我连申请技术移民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在澳洲技术移民的紧缺行业列表(MODL)中根本就没有移民官这个职位。”由此可见,第一,移民官也是普通人,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第二,移民官的工作并非终身制,他们内部同样面临优胜劣汰的考核。所以从另一个角度看,此次澳洲政府10%的裁员,反而会预示触发移民官之间的良性竞争,从而可能会提升移民局处理移民申请的效率。

          

  失业移民官再就业 VS 专业移民代理笑应对

  至于有人预测,“失业的移民官”将会流入移民中介的行列,对现有的移民行业多多少少会有影响。而且,那些“失业的移民官”很可能打着‘曾供职于移民局X年’的旗号,吸引众多申请人的目光。很多移民申请人潜意识里总觉得在移民局工作过的人似乎要比一些移民中介更了解移民申请程序,更可靠,也更能顺利地获得签证。正如英语中的一句谚语‘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fence.’中文意思就是‘外国的月亮总比中国的圆’也正表达了这些申请者的想法。

  李敏女士耐心地解释道:其实,这些“失业移民官”未必‘近水楼台先得月’。首先,移民局虽预计将要裁员700人,但并没有说这700人将从什么职位什么部门裁减?可能其中包括有某些部门的签证官,也可能更多的是一些行政、助理等做辅助工作的人员。这些普通员工虽然曾就职于移民局,但所做的事完全涉及不到签证本身,对于各种签证流程及申请程序一无所知,和一个普通文职人员没有任何区别。其次,即使被裁员的人中有签证官,一来,可能因为他们本身的能力业绩并不特别出色而导致被裁员;二来,即使他们是某一签证类别的专家,也未必十分清楚其他签证类别的申请流程。相对的,作为一个专业的移民代理机构,不但拥有多年的移民代理经验、更拥有持牌移民代理、持牌移民律师、诸多资深的移民顾问、专业的团队及优质的服务,无疑是申请人更好的选择。

            

  普通技术移民签证 PK 其他类别移民签证

  话又说回来,近期澳洲一系列针对技术移民的紧缩政策对移民申请人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技术移民申请将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新政策,我们还是能看到不少希望…”,李敏女士面带微笑地说。例如政府将增加家庭移民配额3800人,其中包括:配偶移民新增2500人、付钱父母移民新增1000人、子女移民新增300人。

  另外,虽然下个财政年度的技术移民名额减少到108,100个,但其中有“雇主担保类移民”及“政府担保类移民”的配额将与“无担保类的独立技术移民”配额各占50%。而本财政年度“雇主提名类”及“政府担保类别”配额占总技术移民配额的43%;如此算来,下个财政年度,这两个类别的签证配额数量反而是有增无减。此外,从李敏女士旗下移民团队最近几个月申请的实际案例来看,商业投资移民和雇主担保移民的审理进度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有加快的趋势。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