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称演唱会像电子花车秀 将上演冷艳摇滚(图)
澳华中文网 2011-07-23 19:25:40   关注人次[]

伍佰称演唱会像电子花车秀将上演冷艳摇滚(图)
受英国游历见闻启发,伍佰尝试化浓妆等“有趣”的表达方式。

伍佰称演唱会像电子花车秀将上演冷艳摇滚(图)
伍佰的摄影作品。

伍佰称演唱会像电子花车秀将上演冷艳摇滚(图)
伍佰的摄影作品。

  台湾摇滚前辈伍佰4月18日将在工人体育馆举行个人演唱会,届时将上演舞蹈式冷艳摇滚,号召北京歌迷一起跳舞,以下为本报采访内容:

  演唱会堪比电子花车秀

  新京报:5年前来北京时崔健(听歌)做嘉宾,这次怎么想到谭咏麟(听歌)

  伍佰(伍佰称演唱会像电子花车秀将上演冷艳摇滚(图) 听歌 blog):我帮他写过一首歌,叫做《接受我的爱》,这次在北京我们会唱一些他的经典名曲。我们说要合作已经说很久了,前不久在香港我请了罗大佑(听歌),跟谭校长一起唱歌很畅快。

  新京报:你以前给人感觉风格是臭脸苦情范儿,但是这次为什么会以各种舞蹈为卖点?

  伍佰:其实我最近很想做一种Modern Rock,我称之为冷艳摇滚。主要特点是会在演唱会的声光舞美部分都有比较艳丽的感觉,有特别的装扮、特别有节奏感的东西。演唱会里面我会带来我的花朵舞,在台湾、东南亚都是跟万人一起跳,很有趣,我希望北京的歌迷也能动起来。

  新京报:听起来跟华丽摇滚有点儿接近。但是实际演出又特别台,猛一看还以为是电子花车秀。

  伍佰:对,其实有好多部分,包括跳舞、冷艳摇滚、还有台客电音,我有一些歌有电音的感觉。不过还有一个部分是“彩虹”,这个部分就是优雅的慢歌,还有一个“忆当年”的环节:“Live A Go-Go”,十五年前我跟我的乐队表演的一个Live House。很多人在那里看到了我们,而认识我。在Live A Go-Go里面唱的都是《浪人情歌》、《爱你一万年》,我们把它重现。

  新京报:突然间热衷冷艳摇滚,跟你去了英国有关系吗?难不成你看了大卫·鲍伊(听歌)的演唱会?

  伍佰:没错。英国的摇滚乐我觉得应该算他们的国乐。有很多派别,民谣的、朋克的、哥特的,很前卫,很新鲜。它甚至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朋克随处可见,在街上也经常可以看到有朋克打扮的人在比萨店卖货。那是一个很生活化的世界,跟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把一个很炫的很前卫的拿到日常生活中,就可以接触到,因为这些本来就没什么了不起。所以摇滚乐应该用这种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在生活里面体现,我们也应该可以有这样的试探性的东西,所以我写了这些歌之后想用这些方式表现。

  摇滚嘉年华就是在撒种子

  新京报:9月份要出新专辑,冷艳摇滚是新专辑的风格吗?

  伍佰:应该会延续这个风格,冷艳摇滚是我目前演唱会的试金石,让我可以看看会有什么出来,现在我意识到摇滚音乐的可能性其实是超过我想像的,英国之行让我有一些新想法,我会把它放在我的音乐上,现在的我想要尝试更多的奇怪的歌曲。

  新京报:听说你跟一些女性独立音乐人一样,喜欢摄影?

  伍佰:我还曾经出过摄影集《伍佰 风景》,里面都是风景,这次收入的都是黑白的人像图片。我拍照并不是想记录什么,而是想去创造一些东西。我喜欢用底片,不喜欢数码相机。底片有神秘感,你不知道你拍出来的会是什么效果。设备不重要,那样总要去擦拭它,供着它,我喜欢的是摄影的本身。

  新京报:现在出来新的台湾乐队,前辈有什么要教导的吗?

  伍佰:有很多乐队,去台湾的Live House会看到很多团,虽然都不好听,不过我对他们抱着很大的希望,很多不可预期的结果会在未来产生。台湾的音乐的气氛很好,大家都去买吉他,每个人都可以做音乐、录音,看起来还不错。首先要认清自己,借着音乐来认识自己,是首要的。认识自己然后才能跟别人说话。

  新京报:台客摇滚嘉年华近年来影响渐增,作为召集人之一,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伍佰:基本上,我不觉得那个东西是非常成熟的。而且不应该只是音乐,应该包含到服装、视觉效果、代表一个全面性的文化,让它表现另外一个更极致的现代化社会的节奏,所以不应该只是音乐。当然音乐的部分很多人继续把那个东西延续下去,但是应该要更全面去做。这不是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只希望能把这个种子撒下去,让很多人看到它,自己去感受。

  采写/本报记者 贾维

>>栏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