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鹏“立业”办个人商演 郭德纲助阵只说不演
澳华中文网 2011-08-08 21:03:26   关注人次[]

岳云鹏“立业”办个人商演 郭德纲助阵只说不演

郭德纲上台后,岳云鹏激动落泪

昨晚,德云社演员岳云鹏在民族宫剧场举办了首次个人相声专场,郭德纲也早早赶到,给徒弟捧场。

昨天的演出对岳云鹏来说意义重大,他说:“都说男人要先成家后立业,今年的3月25日我结婚了,那算是成了家,今天打这场商演开始,我就算立业了。”说到动情处,他不禁流下眼泪。

现场亮点

用口误砸现挂 博得满堂彩

昨晚,能容纳1100人的民族宫剧场几乎座无虚席。岳云鹏请来老搭档史爱东,合作了《学歌曲》和《拴娃娃》两段相声,并和现任搭档孙越表演了《当行论》和《汾河湾》。

在说《当行论》的时候,岳云鹏出现了口误,把一个包袱“铜草帽,救火用的”错说成了“旅行用的”。搭档孙越“不依不饶”,接下来的每个包袱都带一句“旅行用的”,和观众一起起哄。

眼看自己落了下风,岳云鹏也一脸的害羞样儿,赶忙认错:“人家错了还不成。咱都好好儿的啊,我今儿可是专场呢。”

这种砸现挂的方式逗乐了现场观众,博得了满堂彩。

老郭最后现身 现场教徒儿

演出的高潮出现在返场阶段,郭德纲的出现令观众掌声雷动。为给徒弟捧场,他在演出前两小时就赶到了剧场:“真是比自己演还紧张。”

看到台下观众坐得满满当当,郭德纲也很欣慰:“孩子不容易,之前做保安、当跑堂,吃了不少苦,打今儿起他算是立业了!”岳云鹏这时再也绷不住了,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郭德纲当众说起自己如何教育徒弟:“有时候他也膨胀,我就给他举例子。咱是一桌席,我好比是水煮鱼,其他演员好比是宫保鸡丁、拍黄瓜、花生米,咱们攒到一起这桌席能卖10万。可花生米有天膨胀了,端走了,换上个白菜心,咱照样卖10万。而花生米单卖可就不值钱了。”“我是教育他,不要轻举妄动,菜端出去可就凉了!”郭德纲说。

对话师徒

郭德纲:来捧场,不演出

FW:听说岳云鹏本打算请你来攒底演出,你给拒绝了?

郭德纲:这是要卖他自己,我来演算怎么回事。干这行就不能强来,能行则成,不行别干!

FW:你觉得今天他表现得怎样?接下来还有什么动作?

郭德纲:看到台下那么些观众,我就有底了。他今天超水平发挥!当然,从节目理解,在相声的人物表现上还是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都是不断调整的过程,甭说他了,我也一样。

我给他留了作业,让他以他的经历为背景创作新段子,分三步走,“我在保安队”、“我在面馆跑堂”、“将相声进行到底”。大的架子都搭出来了,大概下半年与观众见面。

FW:听说你昨天又收回一个徒弟?

郭德纲:对,张云雷,当年是继何云伟(微博)曹云金之后我的第三个徒弟,老观众都知道,他当年就非常火,一般都是他倒二,我攒底,可因为倒仓(男孩变声)走了,昨天重新回来的,我心里特高兴。

FW:这么说德云社还是欢迎离开的人回来?何、曹还有可能么?

郭德纲:我们有我们的艺委会,是要表决的,像张云雷当时是全体表决通过的。当然从我个人来说还是有师徒感情的,但现在说这话还忒早。(笑)

岳云鹏:立业了,很激动

FW:刚才看你哭了,被师父感动的?

岳云鹏:主要还是激动,今天我立业了,你可能不知道立业对我有多重要。家里穷,需要我站出来。

FW:今天是你的专场,也有师兄弟们来助演,可只要你一下台,观众就出去上厕所抽烟了。

岳云鹏:他们来助演在我们的术语里叫“掖场”。我当年在上海给我师父“掖场”还被人家轰下来过呢,确实自己心里难受。但这对演员是个激励,只有长本事,才能留住观众。哪天上台后观众不动窝了,就说明可以了。

>>栏目内容